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ABO】【AU】万无引力 (一)

1、补偿文说到做到,说写就写

2、abo设定+很多很多私设,第一章基本就在交代背景

3、当然背景也没啥用,看看就算了,这主要还是一个不长的谈恋爱的故事

——————————————————————————

乱糟糟的周一例会,各部门经理和主管陆续端着咖啡进了会议室,人还没坐齐就吵吵嚷嚷起来。他们吵得投入,连萧景琰进来都没在意。不过也没关系,萧景琰素来也不在意这些,只在会议室闹翻天的时候无奈地想alpha相互间的攻击力实在是有些太高了些,大概是应该多招一些beta和omega员工来平衡一下。

他把这想法和hr经理柳岚提了下,柳岚是位女性beta,和其他的职业beta一样,冷静客观有判断力,不轻易受激素影响,这也是现今职场的趋势——职业beta在管理层是最炙手可热的性别。

自从人类进入到科技高速发展阶段,基因筛选曾一度风靡全球,有那么十几二十年几乎人人都选择了对胚胎进行人工干预的试管婴儿,排除掉各种疾病基因,然后出于几千年来的alpha性别崇拜,那段时间alpha的出生率高得可怕,而omega的出生率降到新低。

几十年后,alpha人数暴增,一跃成为人数最多的性别,连续多国政府出台omega保护法律以及各项福利政策,于是又有一些家庭冲着福利政策选择了诞生omega婴儿。最终倒是beta的人数变得最少——没有alpha的天生优势,又没有omega的福利,愿意生beta的家庭少得可怜。

但alpha的人数过多又形成了新的社会隐患,alpha之间的相互敌意由于omega的稀少而变本加厉并且对于omega的占有欲变得更难以控制,于是抑制剂被大力推广,更多omega呼吁人权,各国《omega权利保护法案》陆续出台。

而另一方面,alpha人数的增多使得科技发展更为迅速,人类迅速进入后工业时代,科技人员的数量猛增,大部分劳动力由机器代替。在这个阶段beta逐渐体现出新的性别优势——不受信息素干扰,情绪稳定冷静。相比才华横溢但存在致命弱点的alpha来说,优秀的且没有明显弱点的beta更适合成为领导者。

经过近百年的性别混战,beta悄无声息地逐渐靠拢了统治阶层,甚至有某些国家的alpha领导者为了避免自己的性别弱点带来风险选择割除性腺成为一个后天转化的beta。

后天转化的beta在割除性腺后,不能再进行标记或被标记,即便之前进行过的标记也会慢慢消退,除了要服用一两年激素调整的药物之外并没有什么影响。所以当今社会的变性手术也十分普遍,只是目前仅限于割除性腺转化为beta并不能由beta转化为alpha或omega。这也使得选择变性手术的人们更慎重考虑,毕竟几千年根深蒂固的性别观念,大部分人还是希望能获得一个能永久标记的伴侣。

因此,即便在职场和官场上广受欢迎,beta的人口基数决定了踏上高位的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的beta人数并不多。

而柳岚恰巧是一个天生的beta,更难得的是,她不是后期挖来的人才,而是跟着萧景琰创业打天下的元老,并与他私交甚密,所以对老板也不怎么客气。

她瞥了他一眼,说:“创业的时候最好个个都是alpha,指着他们当畜牲使,现在规模起来了就开始嫌alpha难管了,你们当老板的心怎么都跟皇帝似的。”

萧景琰的合理诉求被怼回来也不生气,他对跟随身边的老搭档一贯很纵容,举双手投降:“我错了,该怎么招人你说了算,这样行了吧?”

当时柳岚“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但在事后招聘的几个职位倒的确是beta与omega偏多一些,比如新来的总法律顾问就是一个男性beta。

柳岚在例会上说了一堆近乎夸张的履历介绍,然后那位衣冠楚楚的总法律顾问不疾不徐地用目光环视一周算是给每一位都打了招呼,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句“请各位多指教”。

萧景琰那时正在走神,也没开口说些客套的欢迎致辞,气氛就有些不冷不热。几秒后,萧景琰回过神,会议这才回到正轨。

可能就是因为萧景琰走神的那几秒,公司里迅速地传播出了老板不怎么喜欢这位总法律顾问的八卦,至少,并不怎么看中他,不信回头数数之前每一次重要职位新入职,他哪次走神过?

当然公司内八卦流传一般都传不到萧景琰耳朵里,一直到一周后,他偶然在洗手间听到隔间外面的八卦对话。

——“那个梅长苏装什么,整天冷冰冰的,难怪老板不喜欢他。”

——“能爬到这个位置beta都这样,都跟机器人似的。”

——“我看他这副样子,大概也不是天生beta,说不定是omega转的beta。”

——“说的是,我也觉得,哪有天生的beta能长成那样的。”

即便如今满大街都是alpha已经毫无性别优势可言,但持续了几千年的性别歧视依旧存在,在许多alpha眼中beta与omega总是低人一等,尤其是由omega转化的后天beta更是遭受了最多的异样眼光,可能敢于命运相抗争的人们总是要承受更多试炼。

那两个八卦的声音离去后,萧景琰才从隔间出来。梅长苏,他的总法律顾问,他边洗手边无辜地回忆,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表现出了对他的不喜欢。

“谁让你那天发呆啊。”柳岚在下班后和他吃饭时,毫不客气地说,“公司这么重要的职位入职,你带头发呆,当然让人觉得不重视。”

萧景琰喝了一口佐餐酒,慢慢地说:“我也不是故意的。”他在私下和柳岚相处时非常坦然,多年好友与战友,本也没什么可隐瞒,“我就是觉得他像一个人。”

柳岚没问他是什么人,一般萧景琰要说“一个人”“有人”这类虚指词汇的时候通常就指同一个人。这个人横在萧景琰与所有人之间,像一堵永远翻越不了的墙,阻拦着萧景琰与其他任何人产生更多的亲密关系。

包括她与萧景琰之间。

几年前他们原本可以在一起,共同奋斗拥有共同目标的两个人,多年相伴相随,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却偏偏就差了那么一点。如果那晚他差点亲吻她的时候没有想起另一个人的脸。

幸好没有迈出那一步,于是之后也没有反目成仇。他们依旧是战友同伴,公司里一度默认了他们是一对,直到一年前柳岚遇上了一个高帅富alpha,正式约会半年多后订了婚,荣升了她的未婚夫。人人都以为萧景琰被甩了,萧景琰也从未解释过,他在内心深处对柳岚颇有些亏欠,但柳岚觉得没必要。

“谈恋爱本来就是双向选择,没有谁喜欢谁就一定要对方喜欢自己的道理。”beta看问题就是这么理性,没有太多占有欲也不会被信息素冲昏头脑。

而现在冷静的女性beta看着他,认真地说:“萧景琰,我觉得你应该去谈个恋爱。”

萧景琰笑了笑:“怎么扯到这上面去了?”

“一个alpha对另一个alpha这么牵肠挂肚本来就很少见,按理说两个alpha之间应该是相斥的,何况……”

“何况他还死了。”萧景琰接口说,他的眼睛慢慢地冷下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柳岚说完这句拗口的话停顿了一下,“我就是觉得你还是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就比如如果你觉得梅长苏和那个人有点像就不妨试试。”

“不,”萧景琰打断她,“第一,我没有这个兴趣,第二,这对人不公平,第三,不可能真的有多像。”

“废话,”柳岚翻了个白眼,“梅长苏又不是alpha,我真不知道你们alpha的信息素到底是怎么搞的,不是说两个alpha之间只会相互威压吗?你有没有去查过你的体内激素有没有问题?”

“闭嘴,我好得很。”萧景琰说。

柳岚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吃你的饭吧,我不陪你了,我未婚夫快到了。”她不和他客套,径直拎包起身,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真不该浪费时间陪你吃饭。”

萧景琰目送她离开,继续在空无一人的员工餐厅吃他的晚餐。

科技进步到今时今日大部分人为了节省时间都选择了营养代餐,一包冲剂喝下去满足一餐所需营养,没人再愿意浪费时间做饭吃饭,一同进餐已经变成一个纯粹的社交场合。

所以尽管公司提供员工餐厅,但真正在餐厅用餐的人寥寥无几。这个餐厅几乎就是为了招待客户而设的,平时也只有萧景琰及少数几个人在不忙的时候才会过来吃个饭。

因此萧景琰在看到梅长苏进来时稍稍愣了愣然后想起今天听到的他不喜欢梅长苏的流言,他便主动向他打了个招呼邀请他过来。

梅长苏没和他客套,点点头,走过来坐在他对面。

“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萧景琰说,“平时这儿很少有人来吃饭。”

“我也是第一次来。”梅长苏说,他笑了笑,“早听说公司福利好,今天终于有时间来享受一下。”

萧景琰也笑了笑:“那就多点几个菜,评价一下我们的员工餐厅。”

梅长苏便毫不客气地点了餐。

菜很快被机器人送上来,菜谱复制于国家顶级厨师,材料大小以及时间油温被电脑控制得丝毫不差,应该是每一次都完美无缺的做法,却偏偏少了些说不上来的烟火气。

“味道不错。”梅长苏说,“就是少点人情味。”

萧景琰点点头,附和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没有亲手做的食物好吃。”

“不过总比代餐要好得多。”梅长苏把话锋转回来。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单独见面聊天,柳岚早就给他们单独介绍过并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几乎谈不上是面试的面谈。那次十几分钟的面谈中,梅长苏言语礼貌进退有度,让他印象深刻,却在最后握手道别时觉得有一丝奇怪的熟悉感。

Alpha的感觉有时太过敏锐,记忆力又太好,有什么一鳞半爪的地方与往昔旧人相似的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萧景琰曾经深受其扰,如今年岁渐长终于开始尝试忽视这些感觉。

而这一次,梅长苏依旧是个不错的交谈者,可能广泛友善的社交能力也是beta的天赋之一,不会像大部分alpha一样咄咄逼人富有攻击性,也不会像许多omega一样谨慎习惯性地与人保持距离。

一餐饭吃得总算愉悦。萧景琰原本想也许这就能有力地打破他不喜欢梅长苏这个人的谣言,然后突然意识到这餐厅一共也就他们两个人,没有目击者就没有传播者。

于是萧景琰发出了一个有点突兀的邀约:“还要加班吗?不加班的话我送你回去?”

梅长苏稍稍一愣,随即坦然接受:“好,那我回办公室拿点东西。”

评论(43)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