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靖苏ABO】【AU】万无引力(二)

暮星老师这么勤快,我也要勤快起来><

以及,tag是不是应该打靖苏abo,还是两个都打?



梅长苏与他出了餐厅,一同不紧不慢地走出电梯,一路上经过的几个部门都有人在加班——alpha们大多都是工作狂——梅长苏适度地提起了些有关公司内部做事风格的小话题,符合他新来的身份又让人觉得他是花过功夫来了解过公司企业文化的。

至少萧景琰作为老板,与他对话时觉得十分舒心,两人说得投机还稍稍停了一会儿多聊了聊,之后梅长苏回办公室取他的私人物品,萧景琰出于礼貌并没有进去打扰而是站在外面等了等,于是当晚留下加班的大部分人都看到了自家老板与梅长苏谈笑风生,然后还去梅长苏办公室等他一同下班离开。

两人心中都明白这样半真半表演是为了止住谣言,萧景琰有这个意思,梅长苏便接受他的好意,等到进入车库,他才向萧景琰道了声:“谢谢。”

萧景琰摇头:“你的麻烦本来就是我造成的,该我抱歉才对。”

“不关你的事,beta进高层总有些风言风语,我习惯了。”梅长苏平静地说。

他跟着萧景琰走近一辆车,不是什么巨贵巨夸张的豪车而是中规中矩的安全牌显得十分低调。

萧景琰想起来什么,问:“你自己有没有开车?”

“我视力不好,不能开车。”梅长苏说。

早几十年前连近视基因就都被当成不良基因删除掉,所以如今人群中很少有近视弱视色盲等眼疾患者,一般视力不好的都是后天因素造成的。萧景琰注意到他眼皮上的伤疤,轻声说了句“抱歉。”

梅长苏笑了下:“没事,我平时看东西都没问题,就是不适合开车或者飞行,现在驾驶对视力要求太高了。”

“也是。”萧景琰也笑了,他拉开车门坐进去,连忙把副驾驶座上被他随手摆放的杂物收起来扔在后座上,“不好意思,太久没载过人了,有点乱。”

梅长苏这才能坐进副驾驶座,体贴地说:“那看来今天是我运气好才有机会搭车。”

萧景琰取出护目镜戴上,又找出来一副递给他:“你也戴一下吧,就当保护视力了。”

梅长苏到了声谢便接过来,他的确是需要这个。

自从车轮进化为球形并改进成光悬浮驱动后,穿梭不停的城市道路几乎就像曾经的电子游戏画面一样,各式车辆疾驶而过拉出的炫目光线令人眼花缭乱,不得不戴上护目镜避免强光干扰视线,也防止视力损伤。

萧景琰等他戴上护目镜系好安全带才开出车库,刚进入城市主干道就有快车从他们身边掠过。

尽管政府已经出台了极其严厉的交规,但依旧不乏热爱刺激的alpha们为了炫技在道路上平移着超车,相比之下萧景琰实在是一个非常温柔的alpha。

梅长苏投过护目镜看外面的街景,原本光怪陆离的城市在经过滤光后显出一种莫名的疏离与沉稳来,仿佛任何事都与它无关,又仿佛不管发生什么事它都能承受得住。

“都说开车的时候最显人品,萧总真是我见过最温和的alpha之一了。”梅长苏突然说。

“哦?”萧景琰漫应了一声,带点微微的笑意。

“路怒症不分性别,大部分人多少都有点。”梅长苏说,“萧总这样的好气性很是难得。”

萧景琰笑了笑并没当回事,他想他总不见得是要来吹捧他的。

果然,梅长苏的下一句就有些凉意了。

“是不是因为这样的好气性才愿意就这么让萧氏集团拱手相让?”

萧景琰唇边的笑意慢慢凝固,但他没说话只无声地加快了车速。

他们的车像一尾游鱼般在车流中自由穿行,萧景琰瞄了一眼电子地图,一分钟后就通过最近的匝道出了主干线靠边停下。

“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萧景琰摘下护目镜,原本总是一派温柔的目光变得冷冽锐利,嘴角抿成严厉的线条,倒有几分冷酷意味。

“我要说的已经说过了。”梅长苏也摘下护目镜,眼神中有几分讥诮,“如果萧总还是那样好脾气恐怕我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这句话并没有成功地激怒萧景琰,他只是吐了口气显然是耐住了性子,低声问:“这是你进公司的真正目的吗?”

梅长苏并不否认:“算是吧,我只想知道萧七公子是不是真的像传言的那样是个与世无争的技术宅,是不是真的已经退出了继承人的争夺战。”

“结果呢?”萧景琰的神情看不出喜怒。

“结果并非如此。”梅长苏淡淡地说。

“哦?”萧景琰嘲讽地笑了笑,“我只分管了萧氏旗下微不足道的一家科技公司罢了,哪里有什么资本争什么继承人?”

梅长苏也笑了:“萧总,我虽然刚进公司不久,但也知道这家公司虽然挂名在萧氏旗下却是你一手打造出来的,你又何必如此自谦?”

“这和公司没什么关系,我向来就不讨父亲的欢心。”萧景琰平静地说,“如果你是来押宝的,那恐怕就押错了地方。”

“我不是来押宝的。”梅长苏亦平静,“我对豪门内斗争夺家产并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是不想另外两位萧公子获得继承权罢了。”

萧景琰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望住了梅长苏,等着他说下去。

“其他几位公子无心也无力早早就退出了竞争,人人都觉得继承人只会在他们两个之中产生,可是萧景宣和萧景桓都是眼里只有盈利和钱权的人,他们做的事情你不会完全不知道吧?”梅长苏冷冷地看着他,“萧景宣走私军火,萧景桓更糟,他做的也是黑市生意,制造和贩卖反抑制剂。”

萧景琰一愣,脱口而出:“反抑制剂?”反抑制剂近几年在黑市猖獗的事他自然有所耳闻,却万万没想到萧景桓会和反抑制剂扯上关系,他当然知道萧氏的生物科技公司是为政府制作抑制剂的,可是那几家公司目前正是萧景桓在接管……

萧景琰没让自己再想下去,虽然他知道萧景桓手下几家娱乐公司的生意有点不干净却也不能仅凭梅长苏这几句话就这么轻易认定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是黑市反抑制剂的源头。

可梅长苏似乎看透他在想什么,轻笑了一下,说:“我口说无凭你当然可以不信,只是恐怕你也明白这些事他们未必做不出来。现在做了和以后成了萧氏的掌门人再做,又有什么差别呢?”

“你又凭什么相信我不会做这种事呢?也许我现在没有,可以后的事谁说得准?”萧景琰冷不防问,他盯着梅长苏的眼睛等待一个答案。

梅长苏并不退缩,大胆地迎上他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因为你心里有火。”

萧景琰嗤笑了一声:“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个beta吧?”言下之意是一个beta怎么会感觉得到他的信息素变化,何况萧景琰多年习惯将信息素控制得滴水不漏。

“我说的火,是十二年前烧在你心里的那把火。”梅长苏静静地说,“如果你是那种为了继承权不择手段的人也不会和你父亲的关系闹这么僵。”

萧氏集团十二年前出过一桩丑闻,萧家大公子萧景禹联合集团大股东林燮窃取公司重大商业机密被发现,报警之后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两人从公司大楼上一跃而下,警方调阅监控后证实两人是畏罪自杀,从此萧景禹和林燮成了萧氏内部被禁止提起的名字。只有萧景琰无论如何不信他们会做这种事,一再要求彻查真相,几次之后终于惹怒了他父亲萧选,被冷遇数年直至现今父子关系也并没有多少好转。

这些事情并不算秘密,全城的人都知道,于是梅长苏说出这些来也并不能太让人吃惊,只是这话题实在很少有陌生人会在他面前这样轻易地提起。萧景琰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连护目镜都没戴就发动了车子,急速从前方匝道重新窜上主干道在车流中见缝插针地高速穿梭。

梅长苏似乎原本想戴上护目镜,但车速太快他不得不拉住了车顶拉环,刺目旋光绕着车身打转一道道地划过眼底让他本能地闭上眼睛。这顺风车搭的,倒像是玩了一场极速飞车,可他抿住的嘴唇却微微勾了一道苦涩的笑意。

萧景琰很久没有这样飙过车,梅长苏说的没错,他心里有一团火需要无暇思考的大脑和迎面极速扑来的风才能平息。幸好车技并没怎么退步,至少在他停下时车和人都安然无恙。萧景琰松开安全带,扭过头看副驾驶座上的人。梅长苏的脸色有些发白,但神情依旧镇定,看上去并不算太痛苦但也绝对称不上舒服,此时正闭着眼睛按摩眼球。

萧景琰这才注意到他刚才开得太突然,速度又太快,梅长苏根本没时间带上护目镜,当下便有些歉意:“抱歉。”这么多年了,提起这件事他依旧只能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却控制不了脾气。

“没关系,”梅长苏径直说,“你要是还那样好脾气我才觉得我刚才的话是不是都白说了。”

萧景琰垂下眼:“你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但是反抑制剂的事……”

“我有证据。”梅长苏直接打断他,“以后还会有更多证据。”

萧景琰抬眼安静地看着他,眼里却并非认同而是更多疑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梅长苏自嘲地笑了笑,“为什么不举报,为什么不找警方,可是这些证据本身就是用人命换来的,就当是我惜命吧。”他伸手去解安全带,萧景琰注意到他的手指有些发抖,不知道是情绪问题还是刚才飙车带来的不适竟然一下没解开,萧景琰忍不住伸手去帮他按了一下,两人的手指触碰到一起,萧景琰顿时发现他的手指冰得惊人。

“谢谢。”梅长苏收回手,闷闷地说。松开安全带后他做了两个深呼吸,脸色稍微转好了些,然后把护目镜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接过来,随手打开储物格往里一扔,梅长苏看到里面的东西,目光微微闪动,突然轻声说:“我有个朋友的父亲曾是萧氏的员工,我的证据就来自于他,后来他死了,萧氏这么大的集团,死掉个把员工也很正常只要给一笔抚恤金就算仁至义尽。”

“那你的朋友呢?”萧景琰问。

“他也死了。”梅长苏低声说,他停顿了一刻,声音又黯又远,“我曾与他,如同一人。”

萧景琰眨了下眼,似乎反应过来什么,神色一松。至此,梅长苏接近他的起因动机全部解释清楚也算是诚意十足,如果梅长苏毫无私心反而不可轻信但如今有了私人理由却多了几分说服力。接下来,他会去验证他所说的真假,他相信梅长苏这样的聪明人也会给他留时间去验证或者干脆会配合他核实。

萧景琰看了梅长苏一眼,那人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看着尤为单薄而落寞,几乎让人不忍打扰。

几秒种后,梅长苏转过脸稍嫌淡漠地说:“我家就在后面,萧总不送我回家吗?”

萧景琰没防备被人这样“颐指气使”,先一愣又觉得有些好笑但终究是没生气:“走吧,你指路。”


评论(29)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