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靖苏abo】【au】万无引力 四

都市向来不缺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和爆炸性新闻,无论科技进步到什么地步,只要人类依旧,那么几千年的美与丑,善与恶也一样不少地传承性下来。

看新闻的载体从布告到报纸,从电视到网络,内容倒是来来去去就那些花样,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运行了几十亿岁,她太老了,老得好像不会再有什么新鲜事发生了。

所以那天晚上许多人的手机、手表或眼镜弹出最新新闻时,大家也当是一场政界与娱乐界相互勾搭的一条丑闻罢了。

新闻不出奇,画面倒是十分香艳。

当事人是当今某政要的儿子,名叫邱泽,这位邱公子酒后一左一右搂着一对双胞胎omega去酒店共度良宵,而这对omega似乎正在发情期,他们从地下车库上来刚到大堂那一层电梯门一开,馥郁的信息素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堂引得许多人侧目,就在这时其中一个omega挣脱了出来,又哭又喊地叫“救命”,当时就有年轻气盛的alpha冲了上去,邱泽酒喝得不少也趁着酒意与人大打出手,于是旁边又是叫保安又是叫警察的,十足乱哄哄一场闹剧。

新闻配图正是衣衫不整的美艳omega少女瘫倒在地的画面,许多人认了出来,这对omega双胞胎少女正是前阵子刚刚崭露头角的娱乐新星心柳心杨,不由让人感慨了几句娱乐圈潜规则要上位还是先要陪睡。

这原本是一则桃色八卦,当晚也就八卦论坛热闹了一阵,有知情人说酒店原本是有VIP专用电梯的,从地下车库直达VIP楼层,里面发生些什么没有人会知道,偏偏那天VIP电梯被两位客人占了,卡在电梯门口在那儿表演情侣吵架,而这两位VIP客人的身份又是酒店不愿得罪的,保安和服务人员也只能好言相劝,可能就是耽搁的那段时间让邱公子等不及了才用了酒店的普通客梯。于是更多人相信此类事件一定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只是这一次因为电梯的缘故才在人们的视线下露出了冰山一角。

令人意外的是,这则桃色新闻在审讯后变成了一则社会新闻,心柳和心杨在去医院接受检查后声泪俱下地说出自己是被用了反抑制剂才被迫跟着邱泽走的,于是权贵公子泡小明星的花边新闻顿时升级成了娱乐公司使用反抑制剂控制艺人换取利益的丑闻。据说心柳心杨所在的娱乐公司总经理何文新已经被带去问话,而关注娱乐界的人们都知道这家娱乐公司和事发现场的那家酒店都是萧氏旗下由萧景桓管理的。

既是萧氏旗下,萧氏集团下面这么多公司子公司这么多员工,仿佛都和这件事扯上关系显得尤为关注,萧景宣管理的公司员工自然幸灾乐祸,而萧景琰旗下员工们乐得做一群吃瓜路,反正和他们的老板没什么关系他们看个热闹就好。

可是他们的老板并不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他约了梅长苏去了顶层的办公室,一开口就劈头盖脸地问:“这是你安排的?”

梅长苏镇定地坐下,反问:“不然呢?”

萧景琰皱起眉头:“这算是投名状吗?”

梅长苏笑了:“当然不是。”他调整了下坐姿,“无论我们会不会合作,我都会这么做的。”

萧景琰的眉头拧得更紧,沉声问:“如果那天她们求救没有人搭理呢?或者电梯没有停,直接到了VIP楼层?那会发生什么你想过吗?”

梅长苏微笑地看着他:“你觉得我没有预备方案吗?”

萧景琰点头承认:“是,你能让VIP电梯停运,当然也会有预备方案,可是,”他顿了顿,紧紧盯着梅长苏,“如果他没到酒店就标记了那两个omega呢?”

梅长苏的神情依旧镇定,镇定到几乎让人觉得有些漠然,他冷静地回答:“他不会,心杨心柳做过训练足够引导一个酒醉的alpha,最多不过临时标记,她们有能力处理。而且她们有充分准备,最糟的结果就是把他化学阉割了。”

萧景琰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愣,原本的火气消退下去,他靠回到椅背上,疲惫地问:“下一波呢?下一轮该是萧景宣了?”

梅长苏看着他:“你不需要知道。”

萧景琰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好,不过你要答应我,无论做什么都不要伤害无关的人。”

梅长苏的笑容扩大了些显得更为讽刺:“涉及到这些事的,本来也没有什么无关的人。还有,我们既然未曾结盟,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们alpha都是这样习惯指使人的吗?”

萧景琰扭开头,很快又重新看着他:“我答应你。”

梅长苏满意地笑了笑:“可是我要考虑一下。”

萧景琰被噎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是被调戏了,于是他也无奈地笑了笑,低声说:“好,听你的。”

梅长苏跟着笑了出来,他真正笑起来的样子与平日里习惯性维持的礼貌性的微笑截然不同,眼睛弯起来形成一个近似甜蜜的弧度。

萧景琰看着他,本能地摸了摸鼻子抿住嘴,不知为何他觉得有些尴尬,仿佛不习惯这个云山雾绕的人突然在他面前露出本来的样子。

但是梅长苏浑然不觉,他显得更为放松了些,自然地去旁边的咖啡机倒了杯咖啡,说:“楼下的alpha太吵了,在你这儿偷会儿懒,你不介意吧。”

“你们beta不是感觉不到信息素的吗?”萧景琰问。

“不用感觉信息素,听声音就够吵了。”梅长苏一挥手,显得不堪其扰的样子。

萧景琰笑笑没接话。

梅长苏也没管他的反应,捧着咖啡杯走到玻璃墙面前,轻声说:“嗳,要下雨了。”

萧景琰跟着走过去,接口说:“是,天气预报说这周这个点都要下雨。”如今的雨天都是人工降雨,望着天空还有淡淡日光露出半朦胧的一丝蓝,可是雨就这么下起来,并且越下越大前赴后继地撞击着玻璃墙,有点奋不顾身的意味。

梅长苏看着雨景像是入了神,萧景琰想上一次他也是在这里看落日看得认真,这个人还真有些奇怪的嗜好。就在他这么想着时,冷不防梅长苏突然开口:“你标记过人吗?”

“嗯?”萧景琰一时没反应过来,半秒后才意识到他在问什么。这问题非常私人,他完全可以拒绝回答。

但是梅长苏又问了一遍:“你有标记过别人吗?”他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他。

萧景琰想了想,坦然回答:“没有。”同时也坦然地问,“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

“没什么,突然想起来。如果有人对你使用反抑制剂,而你没有标记过别人的话,可能会更危险一点。”梅长苏说,神情有些奇怪的黯然。

“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萧景琰说,“你上次提醒我别在车里放抑制剂也是担心这个吗?”

梅长苏重新看向雨幕,模糊地回答:“算是吧。”他轻轻地补充说,“很少有alpha像你这样稳定地使用抑制剂。”

Alpha对抑制剂的使用大部分人都是为了避免自己在易感期太容易受omega信息素的影响,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omega使用抑制剂,在他们看来omega管好自己的信息素和发情期就能避免大部分alpha的冲突,这是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虽然被omega平权组织抗议过多次,但大众认识始终停留在这里。

而萧景琰则是少有的长期稳定使用抑制剂的alpha,他抑制的好像并不只是omega产生的吸引而更多是alpha的激烈竞争本能。

“alpha们在一起很容易头脑发热,总要有人保持冷静。”萧景琰说。

“就是这样?”梅长苏问。

“就是这样。”萧景琰斩钉截铁地回答,然后他转了个话题,“柳岚建议我直接去做手术转化为beta算了,也免得老是用抑制剂。”

“至少在你成为萧氏的继承人之前别这样。”梅长苏说。

“我以为你会说是个不错的主意。”

“后天转化的beta会被人歧视的,”梅长苏淡淡地说,“他们会觉得alpha转beta的都是胆小鬼,而omega转beta则是痴心妄想摆脱身份。社会不公,你还是暂时别轻易尝试,谁知道你的支持者里有没有保守派呢。”

“你被人歧视过吗?”萧景琰接着问。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一定觉得我是个omega转化的beta,可能我说的那个朋友就是我的恋人,他死了我失去了标记,转化为beta替他报仇,狗血大戏都是这么演的。”梅长苏冷冷地说。

“唔,我可没这么想。”萧景琰笑起来,“我倒觉得你更像个alpha。”

“为什么?”梅长苏一愣。

“因为alpha才会这么有攻击性,而omega的教育都是如何保护自己不挑起冲突和矛盾。你从来不怕激起矛盾,不是吗?”

梅长苏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像是要从他的眼睛里找到些什么,几秒钟后,他垂下眼:“是,算你猜对了。”

他再度转向玻璃墙,外面的雨势渐收,精准的半小时内集中降水绝不影响大部分人的出行,是这城市精打细算的体贴。

“那你还是个alpha时,标记过别人吗?”萧景琰虽然长期使用抑制剂却也免不了要在言语上回敬对方。

梅长苏的目光变得遥远起来像是在回忆什么遥不可及的过去,然后回答:“标记过的。”

萧景琰没料到这个答案,一时之间倒不知怎么接话收场,又不想接着问探听人隐私。

梅长苏没让这尴尬继续,笑了笑:“年少时候谁没做过些蠢事。好了,我该走了,咖啡不错。”他举了举咖啡杯示意,然后把咖啡杯随手放在办公桌上,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开。

是啊,年少的时候谁没做过些蠢事呢?萧景琰失神地想。

十几年前的夏天,他和林殊试图在对方颈后留下标记,可是两个年轻alpha的犬齿在对方身上只能留下两个无聊的牙印,咬对方一如咬自己,没有任何新鲜的反应。

两人丧气很久,最后林殊说,不标记就不标记了,反正我们也不是因为信息素吸引才要在一起。

年轻的萧景琰点点头,心想,何止不吸引简直就是排斥,他得每天用抑制剂才能控制两人在情绪激动时不打起来。

要是没有信息素也挺好的。林殊说。

萧景琰再点点头,那就不用抑制剂了,省钱省事,省得每天定个闹钟。

你除了会点头还会干嘛?林殊不耐烦地说,年轻的alpha非常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就冒火,况且他老是记不得每天用抑制剂,经常有一顿没一顿。

萧景琰翻了个白眼,一把拉过他,狠狠吻住他的嘴,松开后拿大拇指擦了擦嘴角,还会这个,他挑衅地说。

林殊眯了眯眼,整个人朝他撞过来,直接将他按在墙上,加倍挑衅地说,会得还不够多。

青春期的alpha,激素十分不稳,即便用了抑制剂也难以避免一言不合就吻到天昏地暗。

这感情激烈得横冲直撞,宛如星体相撞然后迅速陨落,却在心上划出一道漫长的灼伤痕迹。

萧景琰从抽屉里摸出今日份的抑制剂,苦涩地笑了笑。


评论(38)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