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靖苏ABO】【AU】万无引力 五

沉迷游戏,不思进取,说的就是我

——————————————————————

虽然现代科技都市的四季已经很不分明,但对于萧氏来说这个秋季实在是个多事之秋。
萧氏旗下的几家公司陆续爆出大大小小的丑闻让人分不清是谣言还是真相,有人说是两位公子斗法,也有说是竞争对手故意散播谣言诋毁萧氏,总之在经济和八卦论坛里都好好热闹了一阵。
萧景颇有些好奇其中哪些是梅长苏的手笔但克制住了好奇心,即便他与梅长苏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再未提起过相关话题。
他不问,梅长苏就更不会提,彼此有了默契宁可聊些闲话也不提萧氏的那些事。而他们聊闲话的地点十分贫瘠,无非就是公司餐厅。
萧景琰原本以为那次梅长苏来餐厅吃饭是为了接近他,没想到后来倒是经常和他在餐厅遇上。只是时间不定,有时一个离开的时候另一个才来,但午餐时间终究是差不太多于是也就常常同桌吃饭。
“如今还愿意来餐厅浪费时间的人不多了。”有一次萧景琰如是说。
“是,可惜我受不了代餐。”梅长苏耸耸肩,他口味其实偏清淡倒是不像会因为口味而讨厌代餐的人。
萧景琰笑着说:“代餐我也不大喜欢,总觉得没有满足感。”
梅长苏表示同意:“是没什么真实感。”
萧景琰觉得有趣,梅长苏这个人好像特别喜欢和“真实”较劲,喜欢看平平无奇的日落是因为真实,不爱简便且口味选择丰富的代餐是因为不真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多年来都在求一个真相所以对事物的真实性特别敏感。
萧景琰的餐盘已空,他看着梅长苏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咖啡。
梅长苏跟着放下餐具优雅地擦了擦嘴:“其实来吃饭倒也没什么,做别的才是真的浪费时间。”
“嗯?”萧景琰不解。
“你没发现最近来餐厅吃饭的人变多了吗?”梅长苏说,神情有一点讽刺。
自从他们被遇上过几次同桌吃饭后,来餐厅用餐的人明显多了不少,很难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过来围观,也许是一点八卦心,也有来眼见为实的。
萧景琰连看也不看四周一眼,说:“无聊的好奇心而已,不必理会。”
“我看未必。”梅长苏没要咖啡手边一杯清茶还是饭前泡的,他端起茶杯看了一眼又放下了,“这里有些人是从萧氏科技部调过来的吧。”
萧景琰笑着摇头:“我父亲还没有无聊到要派人监视我。”
“我不是说这个。”梅长苏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在那种环境工作过的人往往特别在意上层的一举一动,尤其是alpha,他们可能也不是八卦而是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
“你倒是很有经验。”萧景琰按了电子菜单要了杯热茶。
“是啊,”梅长苏做往事不堪回首状,“大型集团公司都这样,派系斗争从不停止,大概因为alpha们生来就是排他性极强的生物。”
热茶很快送上来,萧景琰往梅长苏面前推了推,然后才说:“其实也不难理解,之前几千年alpha都是稀有性别,处于社会阶层的最顶层享受最多的资源,可现在的alpha不但需要和无数的alpha去竞争,还要和beta和omega们竞争,排他性和竞争性很自然就比之前强烈得多。”
梅长苏点点头:“所以我总觉得我们这一代的alpha多少都有点性格缺陷。”
他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微微一笑:“你不介意我这么说吧?”
萧景琰摇头,他当然不会介意,梅长苏说的也是事实,他们这一代的alpha几乎人人都处于焦虑中,被称为是“焦虑的一代”。
“也不只是alpha,”梅长苏说,“当今社会人人都很焦虑,也许是这世界太完美了,完美得像个假象,好像根本就不需要人类存在也可以完美运行。所以每个人都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存活的意义。”
萧景琰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喝了一口咖啡,他也没看梅长苏反而看着窗外慢悠悠地说:“你这个说法倒是新鲜。”
“哦,那你怎么看?”梅长苏微笑地看着他。
“alpha想维护住性别优势,omega想要早日实现真正平权,而beta悄无声息地爬上了统治阶级,三性战争比几十年前激烈得多,每个人都被天然划分到一个阵营中谁也不能置身事外,从小的教育就是要为了自己的性别而努力,你看前几天媒体上的性别骂战,全是煽动性的言论,在这种环境下谁能不焦虑?
萧景琰所说的性别骂战还是因为萧氏那桩反抑制剂丑闻引发的,omega先锋维权组织先是呼吁抵制反抑制剂,几天后就升华到了反标记上。
反标记这个事情几乎每年都要被拉出来吵一轮,omega维权的先锋斗士们认为标记是一件除了让omega受限于标记自己的alpha之外毫无意义的事情,那些标记了omega的alpha即便不标记别人也不影响出轨,法律只能保护omega的经济权益却不能改变被标记后的受制情况。
而部分alpha和omega则持相反意见,认为标记是基本人权,反标记就是反人权。两种意见争执不休演变成多天骂战。
各性别的权益一直是社会热点,因为涉及自身权益每个人都十分关注。萧景琰显然也不例外。
梅长苏似乎有些好奇他的态度,径直问:“上次你说你还没有标记过omega,你是谨慎派还是反对派?”
萧景琰垂下视线,自嘲地笑了笑:“我都不是。我根本不相信标记这回事,如果标记真的有意义,那我哪里来这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但是omega应当可以选择自己是否愿意被标记,有些人需要从标记中获得安全感,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干涉的。”
他沉默几秒,抬眼看他:“标记有没有意义,你比我更清楚吧?”
梅长苏先一愣,随即一笑:“你不说我都快忘了,beta做了太久,这些靠激素刺激的行为全都退化,我现在可没有发言权。”
他这显然是在敷衍,但萧景琰没再追问,一个礼貌的alpha不会向任何一个beta或omega死缠烂打。
梅长苏似乎也觉得自己敷衍得太明显,硬是换了个话题:“听说你要去参加这次在S市的AI科技峰会?”
萧景琰点点头:“大概要去个两三天。”
梅长苏抿了抿嘴:“或许大家是该想起来萧氏还有位七公子了。”
萧景琰明白他的意思,附和道:“战英他们团队会和我一起去。”

上一届AI科技峰会时,萧景琰在分会场有个发言,而今年不仅有主会场演讲还有列战英负责的产品展示环节。
产品展示反响热烈,萧景琰在第一天会后就被记者团团围住,后面两天也同样是媒体焦点,采访与应酬完全占满他的时间,比起往年来说今年这三天委实是累得多。
萧景琰虽然算不上是个过分的工作狂,但也不是随便给自己放假的老板,尽管出差到午夜才回家但次日一早还是准点出现在公司,只是他没想到刚到公司就被柳岚堵在办公室里。
萧景琰原先以为她是来问峰会情况的,不料他才说了两句柳岚就扯向了别的话题。
“这次露脸你爸不可能注意不到,既然如此不如再接再厉,你爸和董事会那群老古董一向不满意你喜欢的人是alpha,你要是带个beta回去可能还能再加点分?”柳岚看似随口一说,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笑意,她停顿一下似乎意有所指,“我觉得梅长苏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萧景琰无奈了:“你上次已经开过这个玩笑了,第一,他其实以前也是个alpha,第二,他还标记过别人说明他对omega更有兴趣,第三,我不会为了讨我爸欢心而去做这种事。”
柳岚静静地看了他三秒:“你上次说的三条理由第一条就是你没兴趣,现在却变成了你认为的客观障碍,是不是说明你现在其实没那么排斥这个建议。”
萧景琰一噎,也毫不客气地看着柳岚:“你从来不会同样的玩笑开两遍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柳岚笑了笑:“果然瞒不过你。不过这事你应该知道,就在昨天下午梅长苏在他办公室晕倒了,是突发的高热。”
大部分时候“突发的高热”都带有强烈的暗示性,这种情况大多是源于情热,所以几乎成了“omega发情期”的委婉说法。
萧景琰皱了皱眉,随即果断地否定:“他不会是omega,我相信他。”他原本可以举例反驳比如梅长苏从没有泄露过信息素,但如今帮助omega控制信息素的药物并不少见,让他这样肯定的反而是他觉得梅长苏对于真实性这样在意的一个人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柳岚在他脸上细细打量了一遍,突然一笑:“他的确不是。”她轻快地说下去,“我和他的助理把他送到了医疗室,但奇怪的是自动医疗机并不能判断他的高热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是感冒热,也不是情热。”自动医疗机是能帮助判断如感冒发烧肠胃不适等日常基础性疾病并能做出如自动体外除颤等紧急医疗措施的医疗人工智能机,但这种机器并不能诊断更复杂的疾病。
萧景琰的眉头皱得更紧:“然后呢?”
“我通知了他的紧急联系人,对方直接报了个医院地址,然后我们就把他送医院了。据说是一种罕见的药物热,换句话说就是药物产生的不良反应,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发生,院方和他的联系人都很有经验。今天早上他请了两天病假,不过他自己说已经没事了。”
萧景琰似乎松了口气,但神色不动,平静地说了句“没事就好”。
“你不去看看他吗?”柳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有医院的地址。”
萧景琰依旧神色自若一片坦荡:“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别人这样试探我。”
柳岚瞪了他一眼,直截了当地说:“那好吧,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他在昏迷时抓着我的袖子叫'景琰'?”
“不止我一个人听见,他的助理也听见了,所以你最好解释一下免得公司又满天谣言。”柳岚径直看着他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信息和秘密。
萧景琰突然有一种哭笑不得又百口莫辩的荒谬感。
“我没法解释,”他尴尬地捏了捏鼻梁,“把医院地址给我,下午我去看他。”

评论(29)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