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万无引力 6

梅长苏所在的医院是一家颇有名气的私立医院,服务好硬件好,更重要的是十分注意病人的私密性,除了几乎都是单人病房外,外客访问还需先经过病人本人同意。

所以萧景琰被带到梅长苏病房里时见到的已经是一个如平时一样近乎无懈可击的梅长苏了。

“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梅长苏坐在病床上,浅蓝色病号服衬得他的脸比平时更白了几分显得十分虚弱,只有一双眼睛明亮得像是有光。

“柳岚把你昨天的事说得特别夸张惊险,我当然应该过来看看。”萧景琰把带过来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自然而然地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怎么样,好点没有?”

“已经没事了,老毛病了就是看着吓人其实没什么大事。”梅长苏垂下眼,似乎对给同事添了麻烦而有些不好意思,“替我谢谢柳小姐,昨天麻烦她了。”

“没事就好,我会转告她。”萧景琰说。

寒暄结束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

萧景琰心想他总不能开门见山地问梅长苏“你为什么在会在昏迷时叫我名字?”,他要是这么问了出来,简直不敢想象场面会有多尴尬。所以,他这一趟大概也只能来探个病而已。

萧景琰这边在胡思乱想而梅长苏却因为这沉默难得地显出了些不安,下一秒他便主动开口:“我看了你在峰会上的演讲。”

话题一切换到工作,两人立刻自在许多。

真奇怪,萧景琰想,他们可以在工作场所谈些私人看法,却只能在私人场合谈工作。

当然这想法并未表露出来,他顺着话题开玩笑说:“还符合你的期望吗?”

梅长苏给面子地笑了笑:“成功的商业宣传。”

花一笔峰会赞助费打一个收益巨大的广告,这笔账人人会算,萧景琰也便笑着默认。

“不过我倒是蛮喜欢这个产品概念的。”梅长苏进公司时,新产品研发已经接近尾声,他刚好接触到最后成果展示,前期产品概念早已确定也就没有过多讨论。

萧景琰这次带着列战英在峰会上展示的是一款家用全能型智能机器人。AI技术发展至今,智能机器人早已进入各行业,然而在技术飞速发展的同时全能型机器人却迟迟不被市场接受。

大部分人们情愿选择多个专业型机器人而不愿使用一个全能型的,市场调研报告显示,民众对于AI发展持一种奇怪的警惕态度,似乎十分担心AI进化到某一天会形成自我意识从而无法控制。过于智能的全能型机器人无法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不够智能的则使用体验不佳,这个矛盾让家用机器人市场停滞不前了许久。

而萧景琰带去的这款机器人采用了全新的“割裂智能”概念,虽说是全能型机器人但用户可以根据使用需求开启或关闭其使用区域,换句话说,这款机器人的能力限制始终牢牢控制在用户手中,从而让用户获取最大的安全感和支配权。

“研发的技术倒没什么,我们之前已经尝试过几款全能型智能机器人,只是我始终觉得不能被用户接受并改善生活体验的产品都算不得真正成功,所以这一款注重了销售概念,说穿了不过做生意而已。”萧景琰说,然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科幻小说和电影带来的副作用结果让我们行业买单,我只希望这款产品能打开市场缺口,这个行业才能继续快速发展下去。”

梅长苏看着他,眼睛里满是笑意:“这可能是因为现在人们普遍都缺乏安全感。”

“我知道,焦虑的一代嘛。”萧景琰接口,“还有alpha的排斥心理。”

话一出口,大概同时想起了萧景琰出差前的那场对话于是两人都笑了。

笑完了,梅长苏才慢慢说:“其实我觉得这个割裂的概念挺有意思的,特别的,”他停顿一下,想了想,“人类化。”

他说的是人类化而不是人性化,萧景琰咀嚼了一下他的意思才开口,“你是说这种方式更像人类了?”

“不是吗?上班一张面孔,在家又是一张面孔,大部分人的生活本来就是多面的,在社会里总要被迫和自己的一部分割裂开来。”梅长苏的目光有些悠远,“还有许多人想割裂过去,割裂一切不愉快的记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黯然,让人觉得他也是这身不由己的一员。

萧景琰觉得气氛陡然变得低沉便伸手从他自己带来的水果中挑了个橘子剥了起来,故作轻松地说:“别把销售卖点想复杂,活得太累不是好事。”他把剥好的橘子递给梅长苏,梅长苏迟疑了一下才接过来,他又开始剥第二个,几乎是漫不经心地说,“我倒不觉得真有人能完全和过去或者另一个状态的自己割裂,人是靠经验习得而成长的,昨天经历过的一切造就今天的你,没人能凭空就成熟智慧起来。”他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片橘子,“你怎么不吃?挺甜的。”

梅长苏低下头吃了一片,点点头:“是很甜。”

萧景琰迅速解决了一整个橘子,最后总结陈词:“再说了,过去嘛,总有苦有甜,怎么舍得割裂呢?”

梅长苏怔怔地看着他,机械地附和:“是啊,是舍不得。”他似乎迅速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掩饰般地说,“萧总……”

“诶,你整天萧总萧总的不累吗?”萧景琰含笑看他,“叫我名字就行,你看柳岚他们不是整天连名带姓地对我大呼小叫吗?”

梅长苏一愣,随即点点头:“好。”

萧景琰满意地笑了笑:“行吧,你好好休息,等你回来还有一堆事等着你。”

他刚刚站起来告辞,门口却恰好冲进来一个人劈头盖脸地吼道:“梅长苏!你又活腻了是不是?!”

进来的人是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看见有别人在也没停止他的咆哮:“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遵医嘱就别找我治了!”

虽说这一听就是熟人来兴师问罪的口吻,但出于alpha的本能,萧景琰还是不动声色地挡在了梅长苏病床前制造一点存在感。

来人仿佛终于注意到萧景琰,盯着他看了一秒,突然随手抓到了一个可用的,冲着他说:“萧景琰是吧,来得正好。你是他老板,是不是该管管员工的健康问题?”

萧景琰虽不像自家两个哥哥那么出名但好歹也是上过经济和八卦周刊的,被认出也是寻常,他无辜地回头看了看梅长苏,只见梅长苏一脸生无可恋几乎想要拿被子盖住头,顿时觉得有点好笑,干脆配合地说:“是该管,要我控制他的工作时间吗?”

“那倒不用,那个你也管不了。”来人完全忽略梅长苏在萧景琰身后的咳嗽抗议,径直抓住萧景琰,“你只要管好他准时吃药就行。”他似乎是很不想萧景琰拒绝,言语间有些警告意味,“你要是不管好他,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以后一定会后悔。”

萧景琰被强行警告后有些莫名,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可以,没问题。”

“你等着,我把他的药单给你。”那人撂下一句话,又风一般地出去了。

萧景琰转身看向梅长苏,对方简直尴尬到了极点:“抱歉,他是我的主治医生蔺晨,也是我朋友,他说话一向这么夸张。”

“没事,看得出是好朋友。”萧景琰干脆又坐下了,看来他是真的打定主意要等药单。

梅长苏忍不住说:“你不用理会他的。”这简直是在明示让他赶紧走。

但萧景琰坦然地看着他:“很少有人能把医生气成这个样子的,我倒是有点好奇。”

话说到这个份上,梅长苏大概也实在拉不下脸赶他走,最终自嘲地说:“其实没什么,就是我觉得药物副作用有点大,想减药而已。我一向不是个好的合作者,你知道的。”

“但还是有人愿意和你合作,不是吗?”萧景琰平静地说。

梅长苏没答话,他专注地打量了萧景琰几秒,然后不客气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萧景琰眨眨眼,诧异于对方的敏锐:“你好像很了解我?”

“我记得你不是一个会浪费时间的人,通常也不做无意义的事情。”梅长苏垂下头,微微笑了笑,“尤其是对别人的隐私,你一向避之不及。所以,能让你留到现在,最大的可能是想找机会和我说什么不太好说的话题。”

萧景琰想了想,舔了下嘴唇:“本来是有的,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他站起身,又说了一遍告别的话,“好好休息,还有一堆事情等你回来做。”只是此时此刻听起来倒不像是一句客套话了。

萧景琰走出病房在医护中心等了一会儿,蔺晨就风风火火地出现了,毫不客气地把一张表格塞进他手里,然后指着那种图文并茂的表格吩咐说:“这是时间表,你不需要知道他吃什么,只要提醒他记得吃就行,最好能盯着他吃下去。”

这番话说得实在过分,但萧景琰点点头:“我知道,尊重隐私嘛。”表格上连药品长什么样都有,唯独不写名字,含义不言而喻。

蔺晨看了他一眼,大概是对他的表现感到满意,语气也缓和起来:“那个人没有家人,也没什么朋友,你是唯一一个能管管他的人了。”

萧景琰有些惊讶但没表露出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倒也没想到做老板的责任这么重大。放心,我会照看好重要合作伙伴的。”他随即正色道,“如果副作用那么大,不能试着调整个方案吗?”

蔺晨瞪他一眼:“这当然是已经调整过最佳的方案了。”言下之意是还用你说。

萧景琰立刻聪明地闭上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在蔺晨的恐吓中莫名觉得手里那张表格沉重得很。

 

萧景琰回来后没和柳岚提这事,只是说他没问梅长苏那个尴尬的问题。

柳岚对他的行为不置可否,反正他们就算知道了原因也不能真的和人解释。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对梅长苏生出一点异样的好奇心而已。

“然后呢?”柳岚漫不经心地问,“你就真的只是探了个病?”

“我建议他可以在公司直接叫我名字。”萧景琰说,“如果要传谣言,那还不如就把谣言坐实。公司高层关系好,那又如何?”

柳岚淡淡地看他一眼,终于什么都没说。

 

————————————————————

总有评论提示却看不到评论,是被屏蔽了吗?

下章开始谈恋爱

评论(42)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