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ABO】万无引力 十


反抑制剂的持续时间大约在6小时左右,萧景琰疲惫不堪地挺过这6小时,感觉自己的信息素一片涣散,不堪一击。
蔺晨建议他留院观察一晚,反正他所在alpha病区的医护人员全是beta,不会对他脆弱的信息素感知系统再带来什么刺激。
萧景琰原本想谢绝,alpha的工作狂属性让他很想尽快了解萧选那边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以及萧景桓最近有些什么动向,这次事件是针对他的个人,还是因为他的公司挡了他的路。但是梅长苏没给他表达意见的机会,直接替他答应下来,于是他不得不在医院多留了一夜。
当然他们也没闲着,梅长苏第一次在萧景琰面前展示了他的信息渠道——一个叫“江左盟”的黑客组织。这个黑客组织曾拿过黑客大赛的冠军,萧景琰也有所耳闻,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组织有许多成员都在萧氏及萧氏旗下的各个子公司工作。
“有许多人愿意加入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件事是有意义的,萧氏涉及到反抑制剂的内容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深。”梅长苏说,“如果能找到内幕并公布出来,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幸事,还有一些受害者也将获得安慰。”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如果你和萧氏有仇怨的话,为什么还会相信我?”萧景琰坦荡地问,他觉得他与梅长苏之间应该可以完全坦白。
“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梅长苏同样坦荡地看着他,“别问我从哪儿看出来的,反正事实证明我没看错人。”
萧景琰笑了笑:“我现在算不算受害人?能不能加入你的组织里?”
梅长苏抿了抿嘴唇:“我考虑一下。”
两人都笑了起来,但正事还得继续做。根据梅长苏的消息,萧氏生物科技公司的实验室进行反抑制剂研究是合法的。
按照蔺晨的说法,反抑制剂的成分本身可以是治病救人的良药,如果控制剂量进行治疗可以帮助本身信息素分泌不足的人群,甚至在非常时刻可以当作急救药物使用,只可惜有人把它制作成了近似毒、品的违禁物,反而害了许多人。
萧景琰认真地听了蔺晨解释了两种反抑制剂的效用,突然灵光闪现:“短效反抑制剂用多了会怎样?”他怀疑萧景宣是反抑制剂的瘾君子,萧景宣这几年做事越发不靠谱,有些决定一看就是昏招他却不知哪里来的自信,遭萧选数落过多次却屡教不改,近来在萧选心目中地位下降得厉害。
“跟吸、毒差不多吧,上瘾后就无法摆脱,迷恋那种不可一世的感觉,时间长了自身信息素会紊乱并且他的性、兴奋阈值会变高也就是说他可能在正常状态下很难再对普通的beta或omega有冲动,他只能依赖这种药剂然后只选择发情期的omega。”蔺晨说。
萧景琰想起白天在度假村萧景宣的浪荡事和他之前那些混账话,对他怀疑更甚。
蔺晨听了他的描述之后挑了挑眉毛:“你下次可以用信息素试试他,如果他信息素混乱,很难集中,那就很有可能。”
一个不能自如控制自己信息素的alpha换句话说就是很容易被其他alpha威压,毫无疑问会在各式竞争中败阵。
萧景琰和梅长苏对视一眼,心里一凛。
梅长苏皱起眉头:“那另一种呢,长期服用会有什么影响?”
蔺晨朝萧景琰方向努努嘴:“你问他愿不愿意再吃一次?”
萧景琰无辜地往后退了退。
“所以嘛,根本没有人会主动吃这玩意,没有快感,全是折磨。如果在他身边放个omega,他会身不由己地靠近,也可能会去占有对方,但没什么特别的快感,就是本能行为。”蔺晨说。
萧景琰刚想吐嘈说“原来这款就是用来折磨人的”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立刻看向梅长苏,梅长苏也正朝他看过来,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确定彼此担心的是同一点。
萧景桓想要的并不只是让萧景琰在萧选和梅长苏面前犯错,让他们知道他在别墅里饥渴地睡了个omega的确可能让梅长苏和他翻脸,萧选对他失望,但如果这个发情期omega的作用远远不止于此呢?
只要等到萧景琰对信息素最敏感的时候,完全可以用这个omega的信息素折磨他,等他精疲力尽不堪一击的时候,只需一个alpha或者是萧景桓本人就可以让他输得毫无还手之力,从此在萧景桓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所以萧景桓才会说“别墅区多的是空房间”,因为他知道萧景琰只要去了任何一个房间休息,他都能让他完全失去竞争力。
这是一次针对萧景琰个人的行为,可是萧景琰始终想不通为什么萧景桓要针对他。
“也许我们可以从高湛那里着手。”梅长苏说,“我觉得他会提醒你准备礼物这件事并不寻常。”
萧景琰点点头:“的确不像是他平时一碗水端平的风格。”
梅长苏替他拉了下被子:“好了,你该休息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可能是还在后怕。
萧景琰握了握他的手,露出一个抚慰的微笑:“别担心,我们今天没有输,以后也不会输。”
梅长苏重重地点头回握住他,他们目光交缠在一起久久未分开。
蔺晨清清嗓子,大约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没事儿了吧?没事儿我就走了啊。”
他们的手终于松开,梅长苏轻声说:“我跟蔺晨去拿点吃的,马上就回来。”
萧景琰点点头,无声地目送他离开,梅长苏出门前突然回头冲他眨眨眼,他忍不住笑起来,心想这样一个人哪里还像最初时冷静漠然的beta,是不是他原本就是个活泼的alpha?

萧景琰在第二天一早顺利出院,临走前蔺晨吩咐他这几天别吃抑制剂,让他的信息素系统慢慢恢复。
萧景琰自然是从善如流,尽管他习惯将信息素收敛得很好,但在某些时候不注意还是会小小的泄露一星半点。
比如他们几个聚在顶层会议室说起他亲历的反抑制剂事件,他说出最大的疑虑——如果说制造短效反抑制剂是为了大量牟利这还说得通,那么缓释长效的反抑制剂呢?他们制造这个是要做什么?是用于拷问?惩罚?还是要通过这个控制别人?
这答案深思后简直令人不寒而栗。萧景琰说这些时,信息素就有点起伏。他身边的列战英对他是最熟悉的,脱口而出:“老大,你今天没吃抑制剂?”
萧景琰一愣:“对,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好久没闻到你的信息素了,好多年了,感觉像回到了年轻时候。”列战英不好意思地挠头。
“你这是想起以前一起打架的时候了吧。”萧景琰吐嘈说。
气氛变得轻松起来,暂时抛开了刚才的沉重。
“你们考虑一下我们beta的心情好吗?”柳岚抗议说,“第一我们闻不到,第二我们不打架。”她靠近梅长苏,试图拉拢他形成beta联盟。
梅长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萧景琰已经把人给拉回去:“你可能没打过架,但是他一定打过。”
梅长苏含笑默认,萧景琰得意地挑了挑眉示威,alpha的占有欲和好胜心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完全不加掩饰。
柳岚扶额:“萧景琰,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吃抑制剂时候的样子。”
所有人都笑了,萧景琰的目光本能地去找梅长苏,却发现那人的笑容里有一层淡淡的黯然。
那天晚上他送他回家时,忍不住提了提:“今天说信息素的时候你不高兴了?”
梅长苏戴着护目镜,下半张脸上看不出端倪:“没有,你怎么这么问?”
“哦,我还以为你因为闻不到我的信息素所以不高兴了呢。”萧景琰故意说,他显得心情很好,车子驶下主干道时竟然都没减速,凭借技巧轻松地滑过两辆车扬长而去,难得的小恶作剧。
梅长苏嗤笑一声,意思是“你就自作多情吧”,根本懒得搭理他。
萧景琰也笑,丝毫不觉得尴尬,心情愉快地把车停在梅长苏家楼下。他们两家离得不远,开车五分钟的距离,自他们在一起开始萧景琰就每天接送他一同上下班,自然熟门熟路。
梅长苏摘掉护目镜,扭头看向萧景琰:“要是我真的因为这个不高兴,你怎么办?”
萧景琰想了想:“我会告诉你我的信息素味道一点也不好闻,闻不到也没什么可惜的。”
这说法太拙劣了,梅长苏笑着摇头下车。
萧景琰跟着下车,疾步过去挡住梅长苏的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骗你,我从小就被同伴嫌弃信息素味道太老成,一点也不受欢迎。”这倒是实话,在少年群体中活泼的果香和花香总是比较受欢迎,年轻轻的alpha配上木质气味难免会被说是少年老成。
萧景琰说完便得寸进尺地搂住他的腰,明知道梅长苏是闻不到的,他也只是想和他拥抱而已,但他还是稍稍地释放出一点信息素环绕着他们,形成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气息空间。
梅长苏的手轻轻搭在萧景琰肩上,他好像在认真感受他,也可能是在思考什么,眼睛微微下垂,不笑也不说话,静默得像一尊雕像。
可世上哪里有这么优美的雕像?萧景琰的心情十分微妙纠结,他极其想要触碰他的脸却又不忍破坏眼前静谧的画面,于是克制着自己没有动。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久到萧景琰几乎觉得再多一秒他都承受不了了。就在这时候,梅长苏动了,他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然后他微微抬眼,目光百转千回地看向了萧景琰。
这就像一个讯号,萧景琰完全来不及思考就跟着这个讯号行动,他的右手轻轻托住梅长苏的脸颊,慢而凝重地凑上去,在嘴唇马上就要相触时又稍稍退开些,似乎想要确认对方的心意。而梅长苏的目光再次下垂,他看起来几乎是羞涩的,萧景琰得到了默许终于稳稳地吻住了他。
这个吻进行得有条不紊,alpha的控制欲在亲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先是吮吸,然后舌头试探地滑过牙齿,在得到允许后克制地深入,等对方开始回应时再开始真正的唇齿纠缠,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到最后萧景琰将梅长苏牢牢压在车身上,几乎剥夺了对方的呼吸,梅长苏的胸膛激烈起伏,搭在萧景琰肩上的手转而变成紧紧的攀附。
在梅长苏真的无法呼吸之前,萧景琰放开他,转而含住了他的耳垂,梅长苏猝不及防地发出一声令他自己面红耳赤的惊呼,萧景琰似乎得到了鼓励,轻轻地用牙齿啮咬了一下,梅长苏后退无路只能推开他,而萧景琰也没有坚持,往后退了一步,用大拇指擦了下嘴唇,对着梅长苏有几分得意地笑。
他原以为梅长苏会有些恼怒的,但并没有,梅长苏只是本能地捏了捏自己耳垂,尽力平复了呼吸,没有恼怒也没有太多羞怯的意思,坦然地看着他。
beta就是好,没有那么多欲拒还迎的小毛病。萧景琰在心里想,或者也不是每个beta都这么好,就是梅长苏有这么好。
都是成年人,走到这一步大家都很清楚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梅长苏整理了下散乱的头发和衣服,仿佛只是不经意地邀请:“上去喝杯咖啡吗?”
这回萧景琰真笑出来了,太可爱了,他想,嘴上却说:“这么晚了还喝咖啡,不太好吧?”
梅长苏一愣,目光还来不及黯下去,萧景琰已经重新搂住他,轻快地说:“我记得你的药单上还有睡前吃的药,我想彻底监督一下,好不好?”

评论(48)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