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靖苏ABO】万无引力 十二

萧景琰在凌晨时分被频繁的信息吵醒,先是柳岚劈头盖脸地发来了一句“萧氏出什么事了?我爷爷被你爸叫走了”。
萧景琰睡得迷糊,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想回复过去,梅长苏那边的消息也来了,梅长苏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扫了一眼便递给萧景琰。
消息很简练,不过短短六个字——“萧景宣出事了”。
两边连起来就能拼凑一个大概,萧景宣必然又出了昏招,并且这事一定涉及到了公司层面。
萧景琰给柳岚回了消息,又等了几分钟,梅长苏便收到了新消息。
上个月市内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案,受害人一死二伤,性质十分恶劣,当时还引起了一阵恐慌。前几天,警方宣布犯罪嫌疑人已经落网,歹徒抓到后供认不讳,既然人都抓住了关注度也就下降了。但是警方却顺着这条线往下查歹徒的枪械来源,中间不知道绕了多大的弯,一来二去就查到了萧景宣的头上。
“你早就和我说过萧景宣走私军火,可我那时还不太相信。”萧景琰轻叹一声。
梅长苏低了低头,忽然问:“这回你怎么不怀疑是我安排的?”他的语气是淡漠的,可萧景琰从其中莫名地听出来了些自嘲。
找几个和萧景宣有仇的人,假意抢劫,实际上则是为了揭露萧景宣的黑军火渠道,梅长苏既然能知道萧景宣在做这种事,再弯弯绕绕过几道手去联系渠道,对他来说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这点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
萧景琰看着他,毫无犹豫地说:“不是你。”
“你就这么肯定?”梅长苏反问。
“不是你。”萧景琰平静地重复了一遍。如果是梅长苏安排的,绝不可能出现无辜伤亡,这一点简直毋庸置疑。
“为什么?”梅长苏说,好像他比他更不信任自己似的。
房间里只有角落亮起的微弱声控灯光,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萧景琰觉得他分明是落寞的,仿佛他其实并不想要他的答案只是习惯性地反驳他的信任而已。
他们初识时梅长苏总是这样的状态,总是试图拉开他们的距离,可是现在他们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或者,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也是拉不开的。
萧景琰伸手捧住他的脸,无比认真地望住他:“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梅长苏躲开他的目光,侧过脸,语气刻意地云淡风轻:“哦,我是什么人?”
萧景琰靠近他,靠得那样近,呼吸落在他脸上,嘴唇轻轻擦过他的唇角,他说:“是我爱的人。”下半句话就融化在了一个吻里,“也是爱我的人。”

萧景琰又一次被吵醒是在清晨六七点,这回吵醒他的人是高湛,看到这名字就让他清醒了一半。
“景琰少爷,”他的声音总是那么平和客气,“吵醒你了?”
萧景琰看了一眼梅长苏没醒,连忙压低声音回答:“没事,有什么事您说。”
“萧总请你们兄弟几个都回家一趟。”
萧景琰飞快地回答:“好,什么时候?”
高湛的声音依旧平和但说出的话却并非如此:“越快越好。”
看来是昨晚开的紧急会议得出了结果,萧景琰嘴上却说:“什么事这么急?”
“这个我也不清楚,您过来就知道了。”高湛回答得滴水不漏。
“好,那我尽快过来。”萧景琰爽快应答。
等他结束通话,梅长苏也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他:“萧选叫你回去?”
萧景琰点点头,又觉得梅长苏迷糊的样子十分可爱,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然后才无限可惜地说:“我冲个澡就走,你再睡会儿。”算起来他们加在一起也不过才睡了四五个小时,的确不太精神。
梅长苏摇摇头:“急什么,你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景琰微微一怔,立刻反应过来:“是啊,我急什么。”
既然不急,他便又再讨了个吻,意犹未尽地邀请:“一起洗?”
昨晚折腾了两回又因为太困直接睡了过去,也是该好好洗个澡。
只不过一起洗就平白多费了许多时间,于是即便萧景琰加快车速赶回去也没追回多少时间,等他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来了。
大多数人因为赶得急都没吃早餐,正用些点心补充能量。萧景亭见他来了,赶紧招呼他:“景琰,没吃早饭吧,过来吃点东西垫垫。”
萧景琰的确饿了,接过萧景亭递过来的小块三明治咬了大半,这才含含糊糊地问:“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萧景亭摇摇头,“我也是刚到。爸还没下来呢。”
萧景琰塞下那块三明治,喝了口咖啡,还没和萧景亭说上几句,萧选就下楼来了,萧景桓跟着他身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上楼的。
“景琰,你可来了,就等你一个了。”萧景桓一看到萧景琰就大声招呼。
萧景琰没搭理他,随着大家一同走向餐桌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
没想到萧选发了话:“景琰,坐过来。”
他便只好乖乖在萧选左手边坐下。
萧景桓正坐在他对面,打量了他几眼,突然发出一声冷哼,摆出兄长架子来:“景琰啊,不是我说你,家里公司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情在外面寻快活?”
其余人的目光自然地都投向了萧景琰,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衣着整齐一身清爽,只是头发还没完全干,显然是刚洗过澡不久。
萧景桓拉开衣领往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位置,坐得近的人便忍不住往萧景琰领口张望。
萧景琰动也不动根本没去遮掩,于是他脖子靠近肩部的那块红痕便落在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眼里。
那块红痕是早上洗澡时梅长苏留下的,又新鲜又醒目,一旦注意到就很难忽略其存在。
“我昨晚是没在家过夜。”萧景琰神色自若地说,“可是五哥这声‘寻快活’我却担不起,我和长苏的事爸爸是知道的,人也是带回来见过的。至于家里和公司究竟出了什么大事,我是不如五哥消息灵通,到现在还懵着呢。”
他一番话说得坦荡荡,倒把萧景桓噎住了。谁也不能未卜先知,没人知道昨晚会发生什么,情侣间亲热也不需要和任何人报备。
萧景桓常年和萧景宣斗嘴,倒也算是能屈能伸,只一愣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看我,急得都忘了,刚刚爸爸才告诉我,我就以为大家都知道了。我也是急坏了,景琰,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五哥也是为了我好。”萧景琰平静地说。
两人看似握手言和,但彼此心中都知道自从萧选生日那次反抑制剂事件之后,他们之间本来就单薄得可怜的兄弟情便荡然无存了。
萧选看了一眼他们两个,疲惫地说:“行了,我老了,你们也都长大了,以后萧氏的事也该轮到你们来担了。”他一夜未眠,仿佛苍老了许多,与前两天生日宴上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简短地说了萧景宣的情况,目前说是被请去协助调查,但证据和供词都十分不利,很有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变成被告,公司现在只能打个时间差,在消息对外公布之前抢先做出动作,把萧景宣名下管理的所有公司都与他切割,争取把损失最小化。
萧景宣名下公司不少,如何分配也不是小事,但萧选显然已经在昨晚讨论出结果,无需再和他们商量,直接宣布结果。
出人意料的是,萧景桓一家都没分到,被其他几个兄弟基本上均分。数量上是均分,但根据盈利情况来说,重头戏倒都在萧景琰身上,萧景亭也分到家不错的。
“景桓自己本身就忙,就不给你加负了。”萧选说。
“为家里,为公司,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出力的。”萧景桓说得冠冕堂皇。
萧选摇摇头:“你有孝心是很好,但你只要管好你手里的公司,就是出力了。”他看向其他人,“你们几个都要向景桓学学,把公司管好,我就能少操点心了。”
众人点头称是,不管心里怎么想,明面上都是兄友弟恭父慈子孝,而刚犯了事的萧景宣已然被抛弃,恨不得立刻与他撇得干干净净。
萧选只是说个通知,具体交接事宜自然有人去办。萧选疲惫地挥挥手,意思是都散了吧,唯独留下了萧景琰:“景琰,你陪我上楼。”
刚才萧景琰已经独得青睐,现在又不知道要被单独安排什么好处,其他人倒没什么,萧景亭拍了下他的肩,而萧景桓的笑容都僵硬起来。
萧景琰一脸平静,没有受宠若惊也不像萧景桓平时做的那样搀一下服一把的,只规规矩矩跟在萧选身后一路去往楼上书房。
萧选在书桌后坐定了慢慢地喝了一口茶,然后才问:“知道为什么不把景宣的公司分给景桓吗?”
萧景琰点点头。萧景宣和萧景桓相争多年,他要是接手了景宣的公司必然大刀阔斧地换一批人,这对目前只求稳的萧氏来说并不是好事。除此之外,恐怕萧选也不想让外界以为萧氏的继承权已经稳稳地落在萧景桓的手里。
萧选继续喝茶,头也不抬地接着问:“那知道为什么把你留下吗?”
萧景琰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
萧选放下茶杯,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竟然有一丝少见的欣慰,他叹了口气:“你啊,这些年脾气一点都没变。”他几乎是自言自语,“也好,不变也好。”
萧景琰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样喃喃自语,心中竟然有些恻然,萧选那样严酷的一个人,此刻看起来却几乎真的像一个老人了。
“从小你就和景禹最亲近,你们兄弟几个中到现在还记得他的,恐怕只有你一个了。”萧选出乎意料地提起了萧景禹,“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怪我,怪我不肯去查明他和林燮父子的死因,你觉得我冷血,心里只有公司,没有亲情,是吗?”
萧景琰不敢回答,但不回答也是默认了。
萧选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竟然有几分凄凉:“可景禹毕竟是我儿子,最喜欢的儿子,他死了我怎么会不难过呢?我不是不想查,而是不能查。”
萧景琰想接上去问“为什么不能查”,可是他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莽撞执着的少年了,于是他只是暗暗握了握拳,轻声说:“爸,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提起又如何呢,没做就是没做,再懊悔再伤心,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萧选看着他,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好,你是长大了,你能放下过去,我很高兴。高湛告诉我说你交了个男朋友,我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仓促地说,“很好,这样很好。”
萧景琰默默地补了一句:“他是很好。”
萧选居然笑了,欣慰地说:“很好,都很好,下次等你妈回来的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让她也见一见。”
萧景琰的母亲是个医生,在多年前就与萧选分开,她毅然决然地做了omega转beta的手术,然后去了国外的医学实验室做她的研究,近几年回来得不多,但每次萧景琰见她都觉得她比离婚之前快乐得多。
“是,我会和妈妈联系下,和她说这事。”萧景琰应下来。
萧选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这几个儿子里,景宣跋扈,景亭优柔,景谦景文他们又都没什么心思在公司,只有你是最像你大哥的。”
萧选看着他,目光中有一丝期许之色,慢慢地说:“好好干,别让我失望。”
萧景琰点点头,沉声应了。
萧选便挥手让他出去了。
萧景琰慢慢走去车库,边走边细想萧选刚才和他说的话,他只有一点没想明白,为什么萧选历数他那些兄弟们时压根就没提到萧景桓呢?

评论(24)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