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靖苏ABO】万无引力 十三

从萧家大宅出来时间刚好去公司,萧景琰稍稍绕了路回去接梅长苏一起走,路上顺便就把刚才的事从头到尾复述一遍。
梅长苏听得十分认真,虽然防护镜遮住他大半张面孔,萧景琰依旧能感觉到他的目光牢牢地停留在他身上。
虽然说着正事,萧景琰却莫名地想赶紧到公司,好让他能摘下梅长苏脸上的防护镜,对上那双眼睛,再好好地吻一吻。
alpha不分场合的占有欲,一旦开启便无法控制。他自嘲地想,大概回公司后还是要吃点抑制剂,不然这也太影响工作了。
还是beta好,他想,至少梅长苏看起来十分正常,完全不会因为心爱的人在身边而引起信息素动荡。
所以此时此刻,梅长苏还能和他分析局势:“萧景桓和萧景宣出事有关是毫无疑问的,但他的目的可能并不是在于彻底击败萧景宣,因为按照我们上次的推论,萧景宣这样的反抑制剂上瘾者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他现在这么做应该是为了逼迫萧选尽快做决定。你想,萧景宣倒了,他手里那些公司怎么办?所有人,包括萧景桓自己都这么觉得最有可能接手的就是萧景桓,就算不是全部接手,随便得到几家也是给他加砝码,他手里的实权越多也就越不怕萧选改主意。谁知道这次萧选竟然完全没理他,他这一趟倒是白白给你做了嫁衣。”
萧景琰笑了笑:“你是没看到他脸色多难看。不过他做得也太明显了,难道他以为爸爸会看不出来?”
“可能他以为萧选只有他一个选择,也就不顾忌那么多了,谁想到还有一个你。”梅长苏的声音十分愉悦。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如愿?”萧景琰扫了他一眼。
“我不知道啊,”梅长苏说,“我就是想试试看罢了。”
早上他们一块洗澡时,梅长苏在萧景琰脖子上硬是留了个吻痕,萧景琰原先只当是情侣间的秘密印记,把脖子遮得密不透风。不料梅长苏却特意替他解开一颗扣子,还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个幸运痕,你这次过去一定会有好运气。”
萧景琰在过去的路上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吻痕很可能是用来试探萧景桓。萧景桓和萧景宣斗惯了,平时萧景宣有点这样那样的小细节都被他揪着不放,这回萧景宣不在,想必萧景桓也不会放过他。
就算被萧景桓揪住了,他也没什么错处,毕竟他一向对萧景宣的事都不大热心,完全不知道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反倒只能显得萧景桓过于积极。但这和好运气又有什么关系呢?萧景琰百思不得其解,但他终究是相信梅长苏的判断,也就厚着脸皮高调地秀了一回恩爱。
没想到除了试探出萧景桓早就知道萧景宣的事之外,竟然真的有好事降临,萧景琰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脖子,问:“你到底猜到了什么?今天的事和这个到底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直接关系。”梅长苏爽快地说,“只不过从你说高湛提醒你给你爸爸准备生日礼物开始,我就觉得你爸爸其实有扶持你的意思。”
“高湛从来不做没意义的事,也不会随便指点别人,唯独提醒了你,那必然是因为他知道萧选对你有所期望,才会出言指点。为什么之前不提醒你呢?一方面很可能是因为今年你的公司做得不错,萧景宣今年又的确不像话,另一方面,你注意到吗?他提醒你,正是在萧景桓说你有交往对象之后。所以我猜测萧选很在意你有没有放下过去,如果你始终抱着过去不放,他可能对你一直有所保留,并且他认为你开始和新的对象交往是一个放下过去的讯号,所以他才会这么急迫地想见我来证实这一点。”梅长苏伸手触碰了一下萧景琰的脖子,“这个小印记可以让他更放心,更彻底相信你。”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这个吻痕,萧景琰依旧会得到他今天得到的分配,却不一定会听到后来萧选那段推心置腹的话。
萧景琰把车开进公司车库,终于看到梅长苏那张摘下防护镜的脸,那人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发自内心地为他喜悦。
萧景琰忍不住凑过去在他唇角轻轻地亲了一下:“这个是不是幸运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遇到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梅长苏愣了愣,然后替他把衬衫最上面那颗扣子扣上了,故作镇定地说:“好了,该起的作用起到了,以后谁也不许看了。”
萧景琰忍住笑:“遵命。”
两人又交换了一个吻,这才下车,肩并肩上楼。

萧氏的办事效率颇高,当天下午就有人来找萧景琰交接。
上午刚到公司萧景琰就找众人开了会,简短地交代了下来龙去脉,所以大家也都有所准备,有条不紊,各司其职。
来交接的李林虽不算萧景宣的左膀右臂,但终究是受过重用的,特别了解萧景宣他们原来的办事风格,来交接先介绍公司上下人脉和背景。
萧景琰听得眉头一皱,当即让他停下了:“不必说这些,说点有用的,公司部门经理及以上职位的人员简历柳岚自己会过一遍。”
李林很是尴尬,简历当然有,只是简历上哪会写明人脉关系。
还是柳岚一眼看穿他心里想什么,出来打了个圆场,又给萧景琰使了个眼色,这才继续下去。
其实像这样的交接对普通员工来说无非就是换了个老板,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影响不大。
但是对于高层来说有可能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最关心这位之前被忽略很久,这两年才异军突起的新老板的办事风格。李林这回过来不仅仅是交接工作,更是打探军情。
他临走时,梅长苏特意送了送他。
等梅长苏回来,萧景琰问:“有什么话非要单独和他说?”
梅长苏便笑:“没什么,就是让他别担心,在你这儿只要专心做事就行,不用想些有的没的。”
萧景琰陷在椅子里,向他伸出一只手:“过来。”
梅长苏顺从地走过去牵住他的手,被他拉到身边。
萧景琰深深地看着他,暂时处理完了正事,他终于能定下心来好好看着他,想一想昨晚那些让他胆战心惊又蠢蠢欲动的猜想。
“怎么了?”梅长苏用空着的那个手轻轻地撩了撩他的头发。
“晚上去我那儿吧,”萧景琰说,“我有话想和你说。”
梅长苏仿佛犹豫片刻,才说:“有什么话非要到你家说?”他笑得有一点勉强,手上的小动作也停了。
“不想去我家的话,你家也行。”萧景琰显得并不在意,“我就想要个二人世界,行吗?”
“当然。”梅长苏飞快地答应,俯下身来在他眉头轻轻啄了一记。
萧景琰圈住他的腰,刚想说什么却被敲门声打断。他们飞快地分开,萧景琰在放手时不动声色地挠了下梅长苏的手心,然后才懒洋洋地说了声“进来”。
进来的人是柳岚,显然是在那堆简历中看到了些问题要找他商量。
“你们聊吧,”梅长苏说,“有事再叫我。”说罢匆匆出去,耳朵尖有一点点发红。
柳岚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慨了一句:“果然是遇到真爱了。”
“什么?”萧景琰专注于目送梅长苏出去,没听清她说什么。
“我说你果然是遇上真爱了。”柳岚耸耸肩,“看吧,我之前和你说过多少次,你对他和对别人不一样,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萧景琰笑笑,没说话。
柳岚看着他,突然说:“挺好,这样我们也算两清了。”
“嗯?”萧景琰一愣,没防备她突然提起这一茬。
他们曾经走得很近,甚至长辈也十分期望他们能在一起,可是偏偏不行。
“我本来以为我们应该是一对的,但是后来想想好像我们其实也没有真正地郎情妾意过,你心里一直有个人,而我只是不知道爱一个人会是什么感觉。”柳岚低头玩了玩自己的指甲,“直到我遇到我未婚夫才知道原来真正爱一个人的话根本不会犹豫那么多。”
“不过,我还真的挺好奇,你是放下了林殊,还是因为他真的太像林殊?”柳岚并不认识林殊,她对林殊的印象就一直停留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描述中,所以梅长苏到底像不像林殊,她真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她更不知道萧景琰此时心里关于林殊和梅长苏之间的疑惑与猜测正在悄然无息地进行着,被她一问之后愈演愈烈。
萧景琰却也不能和她说什么,只能含糊地说:“过两天我再回答你,先把正事办了,你找我什么事来着?”

当天晚上还是萧景琰去了梅长苏家里,梅长苏对萧景琰家似乎有一些难以言表的微妙抗拒,萧景琰也不勉强,反正只要是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随便去哪儿都无所谓。
就比如现在,他们稍稍喝了一点酒,有点慵懒,气氛刚刚好。
萧景琰整个人都陷在沙发里,梅长苏更放松,侧躺着把头搁在他腿上,干脆闭上眼睛。
也许无论是beta还是omega,在和自己的alpha有了亲密关系之后都会变得温驯一些,又或者其实和信息素或性别也都没什么关系,就是情侣到了某个阶段后相处模式会自然而然地粘糊腻味起来。
萧景琰的手指无意识地把玩着梅长苏的头发,这样的氛围让他整颗心都柔软了,可他却不得不说一些可能会煞风景的话来破坏这时刻。
“长苏。”他轻轻叫他。
“嗯。”梅长苏慢应一声,几乎是快睡过去了。
“你上次不是问过我有没有标记过人吗?我后来想想,其实是标记过的。”
他的话刚说完就能明显感到梅长苏原本放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你现在要告诉我你有个标记过的omega,不觉得太晚了吗?”梅长苏显然是故意开个玩笑。
“不是omega,你知道的,是林殊。”萧景琰有些艰难地说,也许因为紧张,他说出这个名字时喉咙发紧。
“林殊是个alpha吧。”梅长苏的声音也有一点发涩。
“是,我们曾经相互标记过,并不太成功,但是,终究是标记过的。”犬齿切入皮肤流过血,一同颤抖着交换过灵魂,不管成功不成功,都应该被称为是标记。
“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些?”梅长苏问,“你不怕我吃醋吗?”言下之意,他说得够多了。
可萧景琰觉得还不够,还要继续说下去:“我就是觉得你完全不吃醋才觉得奇怪,我们今天早上一直在说因为有了你,我爸才觉得我放下了林殊,放下了过去。可你完全没在意我的过去,这本身就很反常。你曾经是个alpha,所有alpha都不会这么大度。”
“不是你说的吗,他是他,我是我,我还在意什么呢?”梅长苏依旧趴在他腿上,也许因为这样他就不必直视萧景琰的眼睛。
“如果他是你,你是他呢?”萧景琰无比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可说出来后反而觉得如释重负。
梅长苏沉默片刻,突然笑了:“我和他很像吗?”
“不像,可是又太像。”
“你信不信我至少有一百个理由告诉你我和他完全不一样。”梅长苏闷声说。
“我不信,”萧景琰俯身抱住他,把脸贴在他脸颊上,喃喃地说,“我不信。”
他的声音有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哭腔:“我不信这世上除了他,还有人能像他一样爱我。”
他们的脸颊贴在一起,很快变得冰凉湿润。

评论(60)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