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靖苏ABO】万无引力 十四

私设,很多很多私设
以及,感谢大家带我飞٩(●˙▿˙●)۶…⋆ฺ


十四
萧景琰一直都知道林殊多爱他,那是因为他是世界上最了解林殊的人。
萧林两家关系密切,林殊自小和萧景琰一起长大,他妈妈去世得早,林静瑶几乎把他当亲儿子看,甚至比亲儿子还要更亲上几分。
一般情况下,有另一个alpha过来分享母爱往往会引起alpha的本能排斥,但萧景琰从未与林殊计较过什么,更不用说争夺什么。
“我的就是你的。”萧景琰这样对林殊说。
林殊懒洋洋看他一眼,笑了。
少年林殊笑起来灿烂夺目,毫无阴霾,母亲早逝,父亲忙碌,这些对他来说仿佛并无太大影响,他堂而皇之地享受着众星捧月一般的万千宠爱。
当然,他也有足够资本让人宠爱,长得好,脑子也好,懂事但又不像萧景桓一样少年老成,而是恰到好处地保留了些孩子气的任性妄为,很难让人不喜欢。
只有萧景琰知道林殊的恣意妄为有时候是故意的,许多时候甚至是为了讨打而讨打。
“这么喜欢挨打,不如我来揍你啊。”萧景琰说。
林殊乜斜他一眼,说:“滚!”
萧景琰便用手臂一把勾住他脖子,两人又打又闹地扭成一团。
其实萧景琰明白,只是因为众人都喜欢这样孩子气的林殊,林殊才成为这样的林殊。年轻的alpha自尊惊人,不肯让人为他担心便出演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郎。
而林殊那些掩藏起来的少年人的空茫和敏感统统只有萧景琰一个人知道,林殊对他是什么感觉,他也知道。
萧景琰一度认为他们两个同身为alpha唯一的好处就是对于对方信息素变化十分敏感,连带着彼此的心思也跟着透露得七七八八。
林殊在青春期时的信息素十分不稳,充满少年人的躁动不安,这在年轻alpha中非常常见,而他反常之处在于面对omega时信息素还能收得一丝不乱,唯独在萧景琰面前暴躁得不行。
偏偏两人还总是凑在一起,有时原本还好好的,突然就无端地狂躁起来,他的信息素不稳地在空气中震颤,导致萧景琰的信息素跟着一同紊乱地弥散,相互冲突纠缠。
甚至有时萧景禹也会被惊动到,然后过来看一眼,问:“你们俩打架呢?”
但其实又没有真打起来,最后大家都见怪不怪,最多觉得可能是alpha之间的排他性导致的信息素冲突,建议他们两个少接触些。
他们还真的因此相互回避了一周,也就是在这漫长的一周里,萧景琰懂得了林殊的躁动。
那种躁动来自想要又得不到的渴望,又混合着找不到解决办法的焦灼与懵懂的无望,像埋在情绪里的地雷,一旦想起便一触即发。
所以当林殊的信息素又一次焦躁地传来时,萧景琰的信息素毫不犹豫地反扑了过去,同时扑过去的还有他的人。
他几乎把林殊扑倒了,林殊踉踉跄跄地退了好几步也没撒手,萧景琰当然更不会撒手。他们胸膛相抵着剧烈起伏,心跳震耳欲聋,信息素像浪头一样对冲,但他们顾不上压制信息素,只忙乱着找对方的嘴唇。可当他们的嘴唇终于触碰到一起时,两个人又触电一样地瞬间分开了。
不是因为觉得不对劲,而是因为太对了。
像乱流终于找到宣泄口,无处安放的情绪终于找到归属地,连信息素都在那一瞬间静止。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彼此,不约而同地再次拥吻。只是这一次立刻不一样了,alpha的征服欲瞬间觉醒,彼此争夺着主导权和所有权,一场亲吻像一场征战,还偏偏分不出胜负。
最后两人气喘吁吁地松了手,林殊擦了下嘴唇,吐出一个字:“苦。”他说的是萧景琰的信息素味。
萧景琰笑着推搡了他一把:“再苦也给我忍着。”
青春期的信息素动荡期十分难熬,几乎所有年轻的alpha在这个时期都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经历,他们也不例外,只是常常动着手就不知不觉变成拥抱和亲吻,信息素随着气血翻涌,热烈升腾,迫不及待想要让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
但很遗憾,他们都是alpha,一样强烈的征服欲和控制欲冲突得太厉害,不是不想妥协,而是信息素根本不让他们妥协。
直到整个动荡期结束,他们的信息素终于趋于稳定并达到允许使用抑制剂的法定年龄。
抑制剂能让alpha不那么具有攻击性,但其中的镇定成分吃多了会让人犯困。他们手忙脚乱的第一次计划中,因为生怕又起冲突,两人都吞了好几片抑制剂,结果什么也没做就抱着睡了一觉。
于是第二次计划实行中,林殊独自吞了两片抑制剂,萧景琰原本想他自己来吃抑制剂的,也没别的原因,就是舍不得,舍不得让心爱的人有一点疼痛或受伤。
可是林殊满不在乎地说:“你笨手笨脚的,靠你怎么行,还是我来。”
他仗着自己还记得一些不知道从哪儿看来的姿势,学着omega的样子十分主动地缠住萧景琰的腰。
萧景琰哪里经得起他这样,脑袋轰一下就只剩下本能了。
他们的首次亲密关系就这样发生,但说实话,过程简直一塌糊涂。
林殊完全不知道自己学了个什么姿势,萧景琰的前戏又做得十分不到位,唯一庆幸的是他们至少知道要准备润滑剂,但即便如此林殊还是疼得够呛却又忍住了一声不吭。
萧景琰几次想就此作罢都被他拒绝,他那样隐忍而坚决,整个人身上都是汗,脸上则根本分不清是汗还是泪,咬着牙拼命要把萧景琰留在他身体里。
后来萧景琰想,这世上不会有人真的喜欢疼痛,林殊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其实是通过疼痛来换取安全感。
疼痛,巨大的疼痛证明他们那样密不可分。他心里到底有多大的不安全感需要疼痛来填补?或许这种不安全感自他母亲去世时便开始,明明年幼却已经明白再爱自己的人终有一天也会离开自己,于是非要有点极端的行为比如“标记”与“被标记”,以此来证明自己拥有与被拥有。
当他们潦草而艰辛地完成双方关系的质变,林殊抱住萧景琰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他一口,抱怨也就一个字:“苦。”
萧景琰无声地抱紧他,感觉自己像抱着一团火焰,炽热得足够焚烧他们两个人,化为火化为灰,彼此相融再也不能分开。
由此萧景琰知道林殊爱他,爱到如此害怕失去他,爱到这世上不会有另一个人这样爱他,爱到像他爱他一样爱他。

萧景琰的脸还贴着梅长苏的脸颊,他的眼泪落在他脸上让他的整张脸都湿漉漉的,可是他不想掩饰也没必要掩饰,在这个人面前根本就没什么可掩饰的。
“你就凭这个说我就是林殊?”梅长苏说,声音情绪很淡却又很重,“如果我真不是呢?”
“你是。”萧景琰说,“你知道小殊的事,那些事应该只有少数人才知道。”他在病房内听见的梅长苏和蔺晨的对话,梅长苏怎么会知道他青春期信息素动荡时都是林殊陪着他?
他认真回忆过一遍梅长苏是林殊的疑点,这才发现原来一切早已有迹可循。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早已诉说他的秘密。
如果他不是林殊,他为什么要说他介意的是这些年不是他陪在他身边?
如果他不是林殊,他怎么会这么了解他?光看他的神情就能判断他有没有吃抑制剂。
如果他不是林殊,他怎么会在高热昏迷时喊“景琰”?这一向是林殊的专利。
如果他不是林殊,世界上怎么会有另一个人这样毫无保留地对他,这样渴望被他标记?那种渴望,那种义无反顾的付出与包容,他这一生只在林殊身上看到过。
他紧紧抱着梅长苏,生怕他会从他怀里消失一样,一条一条地说他的推断他的证据。他能感觉到他怀里的人紧绷着轻轻地发抖,便伸手试探着碰了碰梅长苏的眼睛,那里是温热湿润的。
萧景琰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停止列证,低声问:“还记得我信息素的味道吗?”他的信息素像一片小小的森林,将他们包围在其中。
梅长苏沉默许久,终于吐出一个字:“苦。”

萧景琰的信息素是橡木苔。平时还好,只流露出一点淡淡的森林气味,可在信息素失控爆发时过于浓郁的信息素味苦到几乎辛辣。
林殊说:“哪个omega能受得了你这种味道?亏得老子是个alpha。”
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试图融合他们的信息素味,就像完成过标记的alpha和omega一样,但无论他如何尝试,alpha的信息素始终是干干净净的两种,丝毫不肯相通。
林殊失败多次开始生闷气时,萧景琰才从背后把他整个人都圈在怀里,靠近他颈后的腺体深深吸气,然后才说:“我挺喜欢你的味道,干嘛非要混合?”
林殊冷漠脸:“我想所有人一闻到你的味道就知道你是我的。”
萧景琰笑了:“闻不出又怎样,我还是你的。”他低头在他腺体上咬了一口,他们试过很多次了,alpha之间无法标记,但是在两具身体紧密相连时,无论是情绪刺激还是生理快感都与标记无异,毕竟最重要的不是一切外在表象而是心理上的归属感。
那时他们彼此相信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萧景琰低头找到梅长苏的颈后腺体该在的地方,那里在昨晚被他咬破,现在已经结了痂。他的舌头灵巧地滑过结痂与手术留下的伤疤,梅长苏无法控制地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敏感还是因为情绪激烈。
萧景琰的声音闷闷地从他颈后传来:“怎么连性别都变了?”
梅长苏显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淡:“alpha排异本能,免疫系统太强导致移植手术后排异反应太厉害,只能去掉性腺改变激素。”
萧景琰的眼泪啪一下落在他颈后的皮肤上,但他还是继续问:“吃的药都是抗排异的?发烧也是药物引起的?”
“是,吃多了就会有点反应,发个烧什么的,没什么大事。”梅长苏极力轻描淡写地说。
萧景琰抱着他的手臂又紧了紧,声音里的哭腔再也藏不住:“为什么不来找我?”
是啊,为什么不来找他,为什么要隔了这么多年才肯回到他身边,说好要一辈子在一起为什么能狠得下心与他分别这么多年?
梅长苏沉默许久,最终低低地说:“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萧景琰无声地抱紧他几乎要将他勒进身体里:“你知道我不会在乎的。”他不在乎他变成什么样子,是alpha还是beta,能不能感觉到他的信息素,他只要他在他身边。
“可我在乎。”梅长苏的声音近乎冷冽,“我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让你家养着我,更不能给你带来麻烦和危险。”
萧景琰无力反驳,是的,当年他也不过是个不到20岁的学生,哪有力量去保护林殊?林殊来找他最终结局也只是倚仗萧选。可是林燮的死亡和萧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林殊要如何盲目才会选择在九死一生后还去找萧家帮忙?
梅长苏似乎感觉到他的僵硬,终于推了推他,从他腿上起身转而拥抱住了他。
“景琰,别胡思乱想,这事不能怪你,换了谁都一样。”他终究是最了解他的人。
萧景琰点点头,他终于明白梅长苏那句话的意思。
“我介意的是这些年和你那样亲密的人不是我。”
——我介意的是这些年为什么不是我陪在你身边,让你的痛苦煎熬都只能一人承受,我却不能分担半分。
这种情绪对他们来说,本就是一样的。
巨大的悲伤在他心头弥漫开来,他强行忍住了这些令人软弱的情绪,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弥补,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你的车祸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这件事是不是和萧氏有关?”萧景琰直视着梅长苏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
梅长苏看着他,突然笑了笑:“我说是意外,你信吗?”

评论(31)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