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一个不长也不能算短的评

怒赞一言九鼎的红茶老师
😘😘😘😘😘😘
这篇虽然是补偿文,但写的过程中居然补偿了自己一直以来写狗血桥段的愿望
我的脑子也只够写写谈恋爱,并且其实我也最喜欢写掉马了( •̀ω•́ )
给红茶老师一百个赞
爱您!


来一杯红茶:

给 @阿穿用生命刷淘宝 的作业。


就像《欢乐今宵》让我接受了RPS,《万无引力》事实上也让我接受了ABO。说到底,RPS也好,ABO也好,都只是一个设定,不是一个故事最核心的部分。


《万无》花了很多笔墨在社会设定上。就好比科幻小说对科技的幻想,《万无》里有很具体的对多性别社会的构想。而这些构想,是为情节合理所需的。因为人的行为总是需要动机,而动机最终要归于人性和人的处境。反抑制剂为什么无法禁止?因为alpha的好斗本性以及过剩的数量。有激烈的竞争存在,可以致胜的暗器就会有市场。


文中社会的描绘里有大量投射自现实的歧视与偏见。比如人们更倾向于认为服用抑制剂是omega分内的事,而忽略了暴力会发生首先是因为施暴者的存在。好比一幅画会存在,是因为有人画了它。在这样魔幻现实的背景下,有些梗因为太现实看着有点扎心。像景琰说梅长苏不会是omega,因为omega受到的教育是如何自我保护,并不会那么有攻击性。


《万无》是反类型的。琰殊是双A,靖苏是AB,他们之间并不能做生理学意义上的标记,但标记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此。就像真正的吸引其实也并不需要信息素的作用。情在本能之上,所以才珍贵。就像友善在竞争的本能之上,所以难得。


“掉马”几乎是靖苏文必有的一个桥段。甚至,当我们读靖苏,我们是在看宗主花式掉马。在掉马情节的设计上,阿穿保持了一贯的精彩。没有浪费ABO插件的所有元素,标记、信息素、抑制剂都物尽其用,在主线叙事和闪回的穿插里,简简单单一个“苦”字就足以让人动容。


掉马不是靖苏唯一的特征属性。靖苏好看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有成年人的谨慎也有少年的无畏。人们都希望这样。年少时希望除了愣和冲动,还有成熟的判断和处理,而成年后又希望除了丧和暮气,还保有年少时不顾一切的勇气。景琰说,他不信还会有人像林殊那样爱他。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活到萧景琰的年纪,能深爱的只有一直深爱着的,因为这份感情包含了一个最炽烈的开始和足够长的岁月发酵。而两者中任何一个因素,在一段新的感情里都再不可能有了。过往是割裂不了的,人是这样,感情也是。


故事的结尾是开放的,但两人感情的部分是完满的。原著是复仇+夺嫡+恋爱(?哈哈),复仇是最主要的线索,但同人的首要目的是谈恋爱啊。所以两个人公开订婚,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完整的HE。这个系列其实可以继续写,因为对这个世界已经有很多具体的描绘,很多事都可以在其中发生。而在引力失效秩序失控的背景下,爱情顽强的吸引也会特别的带感。

评论(1)
热度(34)
  1. 阿穿用生命刷淘宝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转载了此文字
    怒赞一言九鼎的红茶老师😘😘😘😘😘😘这篇虽然是补偿文,但写的过程中居然补偿了自己一直以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