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憩【季林】

1.感谢大家祝我生日快乐,今年生日是真的很快乐,什么状况都没出,完美!谢谢大家这么爱我,无以回报!
2.暮星老师真是一言九鼎言出必行义薄云天,一百个赞!
3.还是忍不住怨念一下,我差点就想把名字改成“暮星老师今天更新了没”……所以她问我贺文要看什么的时候,我简直饥渴难耐地说,什么都好,只要你写!
但我只准备好了迎接一篇甜蜜的贺文,让人从生日一直高兴到满月的那种,万万没想到等来了一篇季林。
4.我都没法去形容这一篇,因为作为作者不可能有人比我更熟悉原来的情节,暮星老师用了另一个角度把故事里季白的那一半给补完了,而且细致入微地解读了季白的情绪变化,我看的时候都觉得“哇,写得比我构思时的脑补好多了”。
5.这篇大概可以让我高兴个一百天吧,所以我要怎么感谢暮星老师呢?把名字改成“暮星老师就是这么英明神武”这样好不好呀?
6.好了,我要再去看十遍了!

暮星☆♪:


祝(應該是)和兒童同天生日的 @阿穿用生命刷淘宝 生日快樂🎂🎉


>///< 1216真是好日子,羨慕(滾


基本上這篇生賀是一篇認真的三創,除了穿太本穿,其他人可能都要回顧一下【凯歌衍生】【季林拉郎】防不胜防 05 和 《防不勝防》第六章 才有「啊!我看懂了」的感覺!





---------------------------------------------




季白不知道林丛腹诽过他是一个隐藏的控制狂,或者,隐藏两个字可以去掉。


 


不过这并没什么差别,季白有自知之明,倘若他当真亲耳听到林丛说出口,约莫也是不会否认的──打从刑警队连夜跨城追凶的行动开始,季大队长已经握了方向盘五个小时──或许还会得意地扬扬唇角。谁知道呢?


 


直到此刻被上级和同事半强迫地要求换手。


 


哪怕是战神也要保养,「弄坏了我们可赔不出霖市个一样的。」魔都的上级牢记霖市那方的指示,季白的借调是在重大伤害后调整身心状态的缓冲期,何况这还是季司令心爱的小孙子,他们也赔不起季家一个一样的。 


 


说得季白像台多么尊贵的机器,于是被季白捶了一拳。


 


一来一往间仍保持着警觉,季白留意着所有车灯光源扫过的地方,却忍不住眨了眨眼,刚才专心开车时不觉得,现在注意力发散,他的眼睛盯着前头的光线才开始发涩。


 


林丛的眼睛怕光,不时会连连眨动,如果身在此刻的情况里,他一定会轻轻眨眼。


 


这个念头突兀地闪现,像涟漪一样很快散开,和失踪白领女性的档案照撞在一起,猛地摇晃几下。


 


总是天神般毫无破绽的男人有一瞬间的怔忡,他讶异于自己的恍神──彷佛这辈子没恍神过似的。


 


他应该要收拢心神,季白的心里有个声音在推搡他,但林丛工作的模样不知为何明亮地画过脑海,他想,若是林丛在他的位置,肯定还是会支着精神执行勤务。


 


车里的冷气开得强劲,或许是为了让可能已经两日没阖眼的刑警保持清醒,或许是紧绷令所有人生出虚幻的躁热,其实季白的手脚都是凉的,但却并不感觉太冷。


 


休息其实还是件不错的事。


 


如果林丛知道他把这片刻定义为休息,不知道会不会露出错愕又惊慌的表情。


 



 


季白的第二次休息是进了他市预备伏击绑架犯的时候,这阵子受了林丛影响,见了猫就像看见小孩儿在外面蹓跶,所以当有只猫从瓦墙上跳进刑警们的视线范围时,季白下意识地就想挥手把那只猫赶离这里,不过不待他挥手,猫儿就一溜烟不见了。


 


他这才恍然想起这不是他为林丛讨回来的那只小猫。


 


把小猫交给林丛时很仓促,当时他急着要出这趟任务,来不及说太多,话虽不多,其实也费了心,比如那番开场白。


 


那番开场白……就算不说也可以。


 


如果季白想把事情办简单一点、多节省几分时间,直接把猫塞进林丛怀里转头就走也成,林丛不会认不出他心系已久的那只小猫,林丛一样会很高兴,那样好的性情更不会怪罪他的粗率。


 


所以季白说那番话,无非就是想增加林丛见到小猫那一刻的喜悦罢了。


 



 


遇见林丛以后,挑战季白的事似乎多了起来。


 


季战神素来万能惯了,所以要发现这点并不困难,但现在他没心思琢磨这究竟是为什么。季白正站在那户领养小奶猫的家门前,怀里抱着另一只极其相似的小猫。


 


如果许诩在这里,也许会两臂紧一紧怀里的文件,微微垂下头,「那只是因为师父现在乐意揽一些他以前不乐意揽的事情而已。」


 


是很像……季白摸着小猫的头,但就是有哪不一样。


 


如果连他都觉得有不一样的地方,对林丛来说,那就更是不一样了。


 


季白突然很想抽根烟,让烟雾盖住可能会换猫失败的焦虑,他来之前不断来回审视自己内心,发现自己一直在逃避、拒绝去想可能会没法把小猫换回来这件事。


 


没事的,他对自己说──季白也很不熟练于安慰自己──就算没换成,林丛也不知道,不至于再失望一次。


 


……就是这念头令人抵触。


 


其实平常他们出外勤也会将万一任务失败的情况考虑进去,反复推演,当然不是还没做就先退却,不过是因为这种事,将失败最小化才是成功的最大化罢了。


 


现在他却一直不愿意去想小猫可能换不回来这件事……换回一只林丛的猫和抓补一个人贩头子,放在天秤上称半天居然也不感觉哪边有比较容易。


 


季白又深吸一口气,把凉气吸进肺叶,终于冻出一个正常的季白。


 


如果成功,他要找林丛抽根烟,这个念头积攒在胸腔里,季白居然觉得比较有底气了点。


 



 


其实成功的机会还是很高的,毕竟他是季白。


 


──话术和攻坚技巧都修炼成精的男人。


 


这家的女主人走了出来,先是看向季白,意外地没有太多陌生的感觉,显是还记得这个年轻男人,或许要归功于季大战神一张容易让人记住的出色面孔,视线又移转到和刚来家里的小家伙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猫,眼底果然露出诧异的神色。


 


是,他是突袭来着。


 


季白事先没有告诉这户人家他要来换猫,虽是无礼了点,但他要的就是这出其不意。


 


人对于有温度的生物很容易建立奇怪又莫名的依恋,要是他先打过招呼要来换猫,哪怕季白真能找到一只完全一样的小猫,让那家里的人想一晚上,拒绝的机率肯定也要上达九成,真真夜长梦多。


 


季白先是勾起唇笑一笑,亲和力有意识地化开,几乎就让眼前的年轻少妇卸下防备,他天生就有一股可靠感,彷佛跟着这个男人怎么做都是对的。


 


而有时候……比如这种时候,季白也不吝于利用他外貌和气质上的优势。


 


说明来意后,对方果然露出为难的神情,季白也不意外。


 


小猫从少妇脚踝边窜出来,朝季白洪亮地喵喵叫,又往前一蹬舔舔季白的裤管。


 


──牠还认得他。


 


这让季白有一丝莫名的得意,即使原因可能是林丛把小猫照顾得太好……像林丛那样在照顾人的实在少见,照顾猫的就更少了,这个念头滑过脑海,季白立刻觉得小猫瘦了。


 


肯定是瘦了,看看,叫声也没有三天前响亮。


 


小猫欢快地在季白腿边绕圈圈,像是重新给领地边防加固,这画面看在新收养小猫的少妇眼底,倒像是新家庭对小猫不够好似的。


 


眼看着女主人要开始困窘,似乎想要蹲下抱起小猫,季白当机立断。


 


上门求人的最高原则就是不能让人厌烦,而困窘自然是容易转化厌烦的情绪之一,季白立刻掐断了这个可能。


 


他先把怀里的小猫自然而然塞到少妇手上,「牠一向就是能不安分。」季白发出低沉而迷人的笑声,「麻烦您帮我抱一抱。」自己则蹲身抱起这只很吵的小猫。


 


悄无声息地就先偷转乾坤。


 


林丛的小猫于被抱回季白怀里,对、林丛的,此时正猛舔他的手,季白忍了。


 


「我知道这个请求对您来说也很突然,所以我们方便里面谈谈吗?」季白精巧而谨慎地用词,他说的是「突然」而不是「困扰」,避开任何引导出对方负面思考的可能。


 



 


要拒绝季白的请求太困难了,少妇明显地开始动摇,只是这样过于突然反复的请求,难免让人类的潜意识警铃觉得其中有诈,进而心生不安。


 


毕竟三天前说无法留下这只小猫,才托给人养,怎么如今又恋恋不舍了?


 


说到这个季白就有些为难,他没有直接说是林丛不舍,而是说自己回去后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这只猫或许就是和他有缘分,分开后又百般想念,万般不习惯,审慎思量后无论如何也想留下牠。


 


说得季白自己都要翻白眼。


 


「可您是刑警……?」


 


是,林丛当时和这户人家直言季白的工作不适合照顾小猫,才会想送小猫来一户有小朋友陪伴的人家,或许更多是为了说服林丛自己放手,他们这一行,要照顾身边亲近的人和物,都不容易。


 


这下就变得有点麻烦,季白尚在思忖,一旁始终没有介入谈话的男主人却突然开口:「就别为难人家了,我看是为了女朋友要的,人不好意思说罢了。」说着推搡了一下自己的妻子。


 


嗯?


 


「反正孩子小,还怯着,没怎么跟猫崽玩到,不熟悉,换一只也是一样。」


 


季白想着要不要认下这番话,要驳的倒不是女友这事,而是人心总是奇怪的,比如季白说是自己舍不得猫,对方共鸣的是「舍不得」的感情;但季白若是承认为别人要的,人就会不自觉做一个比较,要是让这女主人觉得丈夫偏帮外人,别人家的女朋友舍不得很重要,自己对猫舍不得就没关系,反而不美。


 


女性心理有时是很玄妙的。


 


但他也不想说破林丛的事,季白不愿将林丛的脆弱坦露在不相干的人之前,林丛过去不能养猫的理由,年少时的流离与无措,就这样揭出来的话,这对夫妻多半会谅解,坦率说出他是为了朋友,林丛「需要」这只猫,也有很大的可能将这团小东西讨回去,但……没有但是。


 


季白是不会说的。


 


他捏着小猫的颈子,小猫舒服得翻了肚皮,看得季三哥嫉妒,他望着一团毛绒绒,短暂得陷入失神,眼前浮现林丛的脸。


 


『我原本想,过了这个星期,还没有人领养的话就证明和我有缘分,就留下牠,但就是……还差了这么一点。』


 


差一点?季白不喜欢这种论调。


 


在他看来这「一点」是心理距离,是林丛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获得想要的,而与所有他渴望的事物所保持的距离。


 


可人总不能永远这样活着,季白的唇抿成一条线。


 


这不是季白的哲学,只是这一刻,他也没有想季白的哲学关林丛什么事就是。


 


他只是觉得,等这个人自己伸出手索求,太慢,由他拽着他的手往前的话,那就快一些。


 



 


『实不相瞒,我有个喜欢的人,分不出身时,我就拜托他为我照顾猫……。』


 


人还是挺好事的。


 


这段话一出口,似乎什么都再也不必说,年轻的夫妇以为季白用小猫作为羁绊在追一个女孩,而平常季白因为工作身不由己时,小猫则由女孩在照顾。


 


也算是利用了一回人们就爱玉成这种好事的心理,季三哥一下成了急须恩爱夫妻帮助的单身狗。


 


季白挽着小猫到林丛家门口时,想着,他才不是什么单身狗。


 


他这是机智。


 



 


女性白领早在被掳的那天撕票,队中气氛阴沉,其实过了救援的最佳黄金时间,大伙儿心里多半有数,只是该做的事仍要做,也不愿放弃一丁点希望。


 


在这样的氛围里,季白没想到他会收到林丛的信息,当然他接到的时候离它被发送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那时他正在出任务。


 


或许是他已经很习惯在这样的时刻把现实中所有美好的一切隔绝,人性透出来的恶总有股虚幻的味道,于是他也习惯在心里密不透风的地方,把这一切先处理掉,再回到现实。


 


『注意安全,保重身体』


 


季白其实没空,但他还是反复看了又看路边草皮上挂着的标语似的几个字,默默忍受现实踏入虚幻的不适应。


 


意外的感觉还不坏。


 


或许是因为是林丛发的吧,林丛的温柔一向是这样形式规矩的灵巧,表面生硬但其实是从不自作聪明,收敛得谨慎反而在不知不觉渗透每个缝隙。


 


没有侵略性。


 


没有侵略性,却又能让人狼狈。


 


季白总觉得那天他是从林丛家落荒而逃的,他能预想到林丛见到小猫时会很高兴,但他好像……没料到林丛居然可以这么高兴。


 


林丛眼中乍然迸发的温柔和喜悦,彷佛可以溅出来,泼洒地整个天地都是幸福的,季白被圈在其中,望着林从那双向来淡然的眼此刻明亮的不寻常,像狭窄的世界里唯一一道的光源。


 


那道光源看向季白的时候,季白感觉自己被烫了一下,那阵滚烫成了热,他的脑子也一阵烧──很少人能让他脑子发热,林丛却可以。


 


而林丛的一语不发更让他觉得这个人识趣的过分,那种对季白的心态浑然天成的理解,在季白心里掀起一股急迫的涌动。


 


他感觉自己做的这一切都不能更值得,或者更甚,更少。


 


就是做什么都值得。


 


这样失控的、近乎煽情的念头,让季白在当下有股不得不逃的狼狈。


 



 


季白惯用强迫威压拐带的方式来表现亲近和不见外的恶习,大概是从赵寒开始养成的。


 


所以现在林丛的行程被他打乱的锅,应该要怪赵四,在催着林丛上出租车时,季白没良心的替林丛在赵寒身上记下一笔。


 


以后让他自己去跟赵寒抗议。


 


但是林丛和赵四又不一样。


 


比如赵四走在他身后时,季白从不觉得有什么妨碍,哥儿们,要走哪自己随意开心就好,他不会想找个借口让赵寒滚到他身边来,两人并行。


 


但此刻,季白看着他身后一步提着两大袋猫粮的林丛,竟莫名地……不够顺眼。


 


季白知道有什么不一样。


 


林丛在他身后,晶亮的眼底一片藏得很好的戏谑,像是在嘲笑边走边吃的他幼稚,看得季白很想把他一起拖下水。


 


而季白也真这么做了,他喂了林丛满嘴夜市零食,林丛一边抱怨,一边孩子似的張口,慢慢咀嚼,所以也听不清他是否真在抗议。




直到车厢内苍白的光线打落在他们身上,像城市里万千幻灯片的其中一张,在车窗上一回又一回地播放。


 


半梦半醒间,他知道林丛的手在整理他的衣领,他没有拒绝,只觉得指尖滑过颈侧的感觉很痒,季白起了坏心,他也想让林丛的脖子痒上这么一下。


 


他靠到林丛肩上,找着一个舒适的角度,让林丛别动。


 


林丛轻轻地僵了一下,没有把他推开。






(完)


——————————————————





写了一大篇后记但后来觉得没什么意思,贺文要什么后记呢!!!


真心希望它并没有变成一篇毫无味道的流水帐QQQQQ唔唔,只要能取悅壽星我就覺得很滿意了


不是我要说,季林真的,超难写的QQQQQQQQQQ细水长流,人生最牛啊QQQQQQQQ




评论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