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李熏然X郑秋冬】游客 03

虽然迟到了,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郑秋冬觉得李熏然真是个有趣的人。虽然李熏然绝不会认同他的想法,但郑秋冬是真心这么觉得。
朋友圈对于郑秋冬来说其实是工作的一部分,许多人脉关系都维持着点赞之交,而在这群日常点赞中,李熏然的朋友圈内容简直是一股泥石流。
一日三餐,每天定时地拍一张发上来,有时参杂个电影票根之类的活动证明,不修图不构图,十分简单粗暴。
郑秋冬起初觉得讶异,李熏然堂堂一个刑警,就算是在休假吧,那也不至于无聊到发这种朋友圈,后来发现那人把发朋友圈当成打卡任务在做,照片拍得一言难尽,顿时又觉得不造作得可爱。关键是,他好像养成了跟着李熏然的饭点吃饭的习惯,一看到李熏然发朋友圈了哪怕照片上的菜色被拍得并不怎么诱人还是会条件反射般的觉得饿了。
真神奇,他想,顺手打了个内线电话让前台替他叫个餐。
然而送餐进来的却不是前台而是贾衣玫,在熊青春和惠成功相继离开之后,好像贾衣玫就成了跟他最久的人。
这个女孩之前给他的印象就是惠成功一直暗搓搓在追的人,有时熊青春会在他面前夸几句,其余好像也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但在今时今日,他稍稍注意了她一下,才发现这个年轻的女孩与刚到他那个职业介绍所的样子比起来已经脱胎换骨。
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变化,包括他自己,只是方向不同罢了。郑秋冬想想当年的自己,好像那个天真莽撞,浑身是胆却又怯懦地不敢面对真实自我的自己已经恍如隔世。
“郑总。”贾衣玫小声喊他。
他这才回过神来,“什么事?”
“晚上您要加班吗?要不要提前为您订一份加班餐?”女孩很体贴。
郑秋冬点点头,“好的,谢谢。”

李熏然要独自去上海的决定让所有人都有点惊讶,他们一个个的仿佛都很为难,既不好直接说不行,又不好完全赞同他去。
“就是一个讲座,我去听两天,然后如果想玩就随便玩两天,不想玩就直接回来。”李熏然说,“张医生说了是个PTSD的专业讲座,有机会去听一下,不听也没什么关系。”
李局皱了眉头,但还是说,“去吧,出去散散心也好。”
李局发了话,老妈也不好拒绝,大概他上次去北京,简瑶带回来的反馈不错,于是也就松了口,只是依旧不放心地让他和家里多联系。
李熏然点点头,“放心吧,朋友圈随时汇报。”
所以他刚踏上上海的土地就立刻开启发图模式,下飞机了一张,到酒店了一张,自己出去吃了个小杨生煎又一张。
小杨生煎有点腻,没有传说中好吃,他评价说。
但看到照片的郑秋冬并不这么觉得。
郑秋冬看到照片是在凌晨一点,刚刚发掉邮件合上电脑,然后手贱刷了下朋友圈,在一片奢侈品或者房地产政策中李熏然岁月静好地发了一盘生煎。
郑秋冬饿了。
他愤愤地去厨房煮了包泡面,边吃边嫉妒那盘生煎,然后才意识到李熏然竟然去了上海。
——去上海了也不顺路来找我?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他顺手给李熏然发了个微信,才不管现在几点。
没想到李熏然竟然回了,这个点他还没睡。
——你在哪儿?
——杭州啊,高铁一小时就到。
——好,我考虑一下。
李熏然这个人真有意思,“我考虑一下”这要是托辞的话,那也太生硬了。
郑秋冬笑出来,好像这碗泡面也不那么寡淡了。

李熏然慎重考虑了郑秋冬的提议,他当然不是把郑秋冬请吃饭的提议真的当成了一回事,而是认真地想是不是就着这个说法在外面多逛几天,反正在哪里逛都一样,他只是不想回家而已。
这既然是一次名正言顺的出逃,那就多逃几天吧。
于是,两天后李熏然买了去杭州的高铁票。
他没有给郑秋冬发微信,开玩笑的话怎么能当真,但还是乖乖地发了朋友圈。
而郑秋冬那天并没有时间刷朋友圈,他忙到很晚才回了公司,公司里只剩下贾衣玫一个人。
年轻的姑娘,身段柔软姣好,背对着他舒展开来,说这不是存心诱惑,郑秋冬自己都不信。
可是那又怎样呢?还有人打他的主意,难道不是证明了他还有魅力?都是单身,女下属暗恋英俊又年轻有为的男上司也无可厚非。
郑秋冬半推半就地送了她回家,回程的路上他不能否认自己对那个娇俏的背影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心猿意马。
而他到家后,竟然还收到了贾衣玫的微信。虽然是客气地表示关心和自责,但彼此都知道这是一个试探也是一次撩拨。
成年男女,有些话都不用挑明说,全看郑秋冬要不要愿者上钩。
郑秋冬想了想,小贾这个姑娘在熊青春在的时候恪守本分,遇上他空窗了才开始施展手段,也算是聪明懂事。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何惠成功一直追不上小贾,原来她就没把惠成功放在眼里,她的目标是老板而不是跟班。
这姑娘有点意思,而且身材也不错,只是如果他就这么欣然接受,好像又有点说不上来的膈应。
那天晚上郑秋冬孤枕难眠,胡思乱想,睡不着刷了会微博又刷了会朋友圈,冷不防看到李熏然竟然真的来了杭州。
——来了杭州不找我?明天请你吃饭。
他给他发了条微信。
李熏然当然没有回,郑秋冬等了他几分钟没等到回应居然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李熏然第二天早上才看到郑秋冬发的微信。
昨晚半夜酒店走廊里有人喝醉了闹个不停,可能有人打总台电话投诉,保安上来了,结果两边推推搡搡动静更大,他忍不住吞了片安眠药,结果睡得是挺死,早上醒来嘴里发苦,十分难受。
他有段时间没吃安眠药帮助入睡了,之前吃药帮助治疗时,药物本身就有镇定作用,每天十点就犯困,一夜无梦到天亮,但停药之后,噩梦又再度找上他,医生给配了点安眠药,剂量不大,只是帮助他维持好点的睡眠质量罢了,但他也只在实在无法入睡时才吃一粒。
药物会让人反应迟钝,他明显觉得自己在服药期间不如之前思维敏捷,这也是他执意停药的原因之一,如果还要做刑警,判断力和反应力都决不能受影响。所以他一直保持规律的作息,也从未放松过锻炼。
他起来用凉水洗了把脸,迅速清醒过来,在换完衣服准备去晨跑时才看到了郑秋冬的微信。
——却之不恭
他回复说,然后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他那天独自逛了逛西湖,虽然不是节假日称不上人满为患,但也是游人如织,好不容易找了个休息的地方喝口水,掏出手机来随便刷一刷,这才看到郑秋冬的回复。
——你定个时间?
李熏然眯着眼睛打量了下四周,爽快地回复过去。
——就今天吧,我在西湖边上呢

郑秋冬手里正握着他的手机,贾衣玫就在他的办公室外,与他一墙之隔发着微信。
昨晚的试探大概算是成功,今天就趁热打铁更进一步。
郑秋冬犹豫着要不要和她一起吃饭,毫无疑问,如果去的话,毫无疑问他将会和她敲定关系,如果不去,那这两天最多是城市男女寂寞之下的互撩,算不得数。
这一步,一旦踏出就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了。
微信提示音又响了一下,他以为是贾衣玫忍耐不住又催他,当下有些烦躁,结果一看是李熏然的微信。
他忍不住笑了笑,这下倒好,李熏然直接替他做好了决定。
他取了外套,大步走出办公室,外面贾衣玫冲他扬起脸,是不能掩饰的希冀。
“我有个朋友来杭州了,晚上要陪他吃饭,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他看着女孩眼中的神采瞬间黯淡下去,有几分于心不忍,但他没有再犹豫,径直离开了公司。
许多事,纠结的都是做决定的时候,一旦做出了决定,整个人反倒轻松了起来。
郑秋冬坐进车里,愉悦地发了条语音信息,“我过来了,西湖边有不错的餐馆,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先去那儿等我。”

评论(32)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