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9-11

好吧我错了,上中下绝对不可能写完了

而且写着写着怎么风格有点跑偏了。。。

不管了,大家随便看吧

——————————————————————————————

袁浩第二天一整天看到周凯都觉得不大自然,昨晚那点事周凯一无所知,可他莫名看着周凯都觉得心虚,不由自主地躲着他。而周凯以为他只是不适应船上的生活加上他自己又有工作要做,于是也没怎么问他。

一吃完晚饭袁浩就躲进了船舱里,他心里有点莫名地发慌,他当然知道今晚他应该邀请周凯再过来挤一下,可是一想到又要和周凯紧靠在一起过一晚,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期待。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凯跑来敲他房门,“老躲舱里干嘛?”

“没,没事。”袁浩莫名有点结巴。

“你不是要看星星吗?”周凯没在意,“走啊。”

袁浩身不由己地跟着他往外走,他们在甲板上躺成一个大字。

“想家了吗?”周凯问。

“嗯?”

“我看你今天心情不好,不是想家了吗?”

“没有,我就是有点闷。”

“嗯,海上是这样的,看刚开始觉得新鲜,久了就会觉得闷,看来看去都一样。”

“…………”

“星星再漂亮,看多了也就那样。”周凯说,“所以大部分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生活。”

大段的难以忍受的枯燥和寂寞,加上过于空旷的环境甚至会让人生出恐惧,这实在不是一份适合年轻人的工作。

“你呢?你受得了吗?”袁浩轻轻地问。

“我?”周凯轻笑了一声,“我哪有什么可选的。”

袁浩没法接话,他知道他们是不一样的,周凯轻描淡写地提起过他的家庭,同样是单亲,周凯显然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父亲嗜酒,酒后对着不听话的儿子挥拳头也是常态。

他起初听到这些的时候只是觉得惨,而现在他的胸口却有点莫名的酸疼。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干脆闭上了嘴。

周凯等了一会都没听见他说话便以为他睡着了,夏季的海风是热的,说实话吹在身上并不怎么舒服,时间长了还会让皮肤变得粗糙干裂,他瞄了一眼身边的袁浩,那样细皮嫩肉娇生惯养的男孩怎么可能忍受得了海上的生活。

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再投缘也不是。明天袁浩就该下船了,然后他们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他这么想着,心里有些微微发堵。

“走吧,”他坐起来,把袁浩从甲板上拉起来,“外面热死了,回去洗个澡吧。”

袁浩站起来,他们的手很快放开,他感觉自己手心一点潮意,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的。路过活动区时,其他船员在打牌,招呼周凯过去,周凯应了一声,低声说,“我过去一会儿,现在没人排队洗澡,你赶紧去吧。”

袁浩点点头,见他就要走,没忍住“哎”了一声,周凯停下来看他,“什么事?”

“你,那个,你晚上再过来挤一挤吗?”袁浩觉得自己脸都发烫了。

“你昨晚睡好了吗?”周凯反问,“你要是睡不好,我就去驾驶舱睡,没关系的。”

“我睡挺好的。”袁浩不自觉地咬了下嘴唇,“我是怕你睡不好,我就太不好意思了。”

周凯笑开,“行,那我再来挤一晚。”

 

袁浩知道自己撒了谎,周凯在他身边他怎么可能睡得好。或许在昨晚之前,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在今晚一定是不成立的。

周凯还没过来时他就已经紧张得手心冒汗,说来可笑,他甚至因为害怕晚上会闹笑话于是在浴室里预先解决了一下可能产生的生理问题。

早知道会这么紧张,干脆就不要让他再过来好了。他暗自恨恨地想,可心里明白他的焦躁并不只是因为紧张,明天他就要下船了,有可能,有很大的可能,他以后再也见不到周凯。迫在眉睫且无能为力的分别让他整个人都心浮气躁,本来带上船打发时间的小说翻了半小时都不知道这段在说什么,直到袁浩的室友都回来了,周凯依旧迟迟不来。

等待是一种折磨,尤其是前途未卜的等待更让人焦虑。

册那,老子等高考成绩都没那么紧张过。袁浩气鼓鼓地想,不来算了,谁稀罕。

就在这时,周凯拉开了舱门,袁浩的眼睛瞬间亮了。

“看小说呢?”周凯和室友打了个招呼,然后不客气地坐在床沿上,他刚洗了澡,身上是船上沐浴乳的香精味。

袁浩“嗯”了一声,合上书随手塞在枕头下面,然后躺下。这架势是摆明了不想继续聊天。

周凯笑笑,和室友道了晚安,他们很快熄灯睡觉。

依旧是背对背的姿势,袁浩在黑暗中睁开眼睛,面对着墙壁发呆,他当然是睡不着的,任何人藏了这么多心事都不会很快睡着。

不知等了多久,另一头室友的呼噜声又有节奏地响了起来,周凯像昨晚一样翻身转向了他。袁浩悄悄转身,周凯的面孔在黑暗中看不太真切,但没关系,他依旧能找到他薄薄的嘴唇。他装作不经意地往周凯那里靠了靠,假装只是睡梦中的小动作,嘴唇仿佛是不经意地擦过了周凯的嘴唇。

周凯没有任何反应。他大概睡得很熟,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袁浩的心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因为紧张他出了很多汗,感觉身下贴着的床铺都有些粘。他们离得太近,周凯的呼吸几乎就落在他脸上,温热的,痒痒的,让他想起昨晚他的呼吸落在他耳廓里时那种酥麻的感觉。

那是一种极其隐秘的快乐。

也是他第一次这样强烈地想要接触一个人。像着了魔中了蛊,身不由己,又心甘情愿。

袁浩努力调整了呼吸,鼓足勇气再次轻轻擦过了周凯的嘴唇,这次他停留的时间稍稍长了一些,反正周凯睡得够死,他什么都不会知道。

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他想,反正明天他们就再也不会见面,周凯会很快把他忘记,像远航的货轮遗忘路过他的每一条海豚一样。

他这么想着,眼睛有些酸胀,呼吸沉了些,嘴唇有些舍不得挪走。

而这时周凯的嘴唇动了动,也许是在睡梦中感觉到了嘴唇上有什么东西触碰了他,所以本能地微微张开了嘴舔了一下。

刹那间,袁浩浑身的血液都直冲向了头顶,他的头脑一片空白甚至有些晕眩,呼吸紊乱,心脏不知是跳得太快还是根本就忘了跳动,他僵直着一动不动,不敢动,也不能动。

而周凯不知梦到了什么,微张着嘴唇仿佛还下意识地寻找了一下,然后含住了袁浩的上唇。

这几乎算是一个吻了,或者这就是一个吻。

袁浩快十八年的生命里迎来的第一个吻,竟然是来自于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孩。当然他当时根本没有去想这些,他唯一的念头是——他要不要回应他?

还没来得及想出答案,他发现他已经在回应了,生涩地,本能地吮吸了一下周凯的下唇。他更没想到的是周凯的反应更为热烈,他的舌头滑过袁浩的嘴唇然后毫不客气地往里伸——这回袁浩可以确定他完全清醒了,因为一个睡梦中的吻不可能这么具有侵略性。

周凯睁开眼睛,他的眼睛那么亮,比今晚的星空都要更明亮。袁浩看着他,几乎有些发傻,脸颊烫得要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周凯放开他,压低了嗓音恶狠狠地问他,“你没事招我干什么?”

袁浩无法回答也不能回答,他咬住自己的嘴唇展示自己不开口的决心。可是下一刻他的决心就粉碎了,周凯欺身上来,再次重重地吻住他。

这是一个真正的热吻,只属于少年的热情无畏混合着青年粗暴的占有欲,让这个吻带来的快感远远超过他们自己的想象。袁浩从来不知道亲吻居然可以让人的头皮都发麻,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拥抱在一起,年轻的身体出现的反应天经地义无从遮掩,周凯的手一路向下迫不及待地想要触碰他,袁浩又急又羞一把按住他的手,他们僵持不下,呼吸沉重,可彼此都知道要发生的事情已经千钧一发。

就在这时,室友的呼噜声突然停了,好像还嘟噜了一句什么话。两个人顿时都吓得屏住了呼吸,大概足足十秒,室友翻了个身,呼噜声再度响起。

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激情被惊吓打断,头脑终于清醒了一点,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袁浩松开手,周凯收回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汗,一时间仿佛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对方。

但刚才的感觉实在太好,让他们有点意犹未尽,几乎是同时的,他们向对方那里靠近,再度交换了一个吻,这次的亲吻是温柔的,温柔得像海水托住了船体海浪轻轻拍打船身一样。

拥抱,亲吻,周凯的手轻轻滑过他的背停留在他腰间。袁浩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样定过。

 

十一

袁浩醒来时,周凯和他的室友已经不见了。他慢吞吞地坐起来,盘算着还剩下几个小时能和周凯在一起。

而周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忙着他的工作,连人影都找不到。

袁浩的心里有些委屈,或许对周凯来说,昨晚就是一时激情而已,并且他们也没做什么。那种委屈让他胸口又酸又疼。

既然这样,他也不能输,他想,你不在乎,我也可以不在乎。

这种较劲式的不在乎一直持续到了下船前,周凯单手使劲搂了他一下,“回去好好和你爸说,别管你这么严了。”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袁浩冷着脸说。

“怎么了?”周凯笑着问他。

“滚!”袁浩从他怀里挣脱,使劲推了他一把。

周凯被推得差点摔倒,他维持住了平衡,站定了看着他,眼睛里情绪像海一样深不可测。袁浩被看得从心脏深处泛起一阵战栗,扩散到他全身血管,不知道气的还是被他的目光摄住了,他发现自己竟然在轻轻颤抖。

“你们两个小子要干嘛?”有船员大声招呼过来。

“没事。”周凯喊回去,但眼睛还是盯着他不放。

袁浩低下头,避开他目光,顾自回船舱拿行李,与他擦身而过时被周凯一把拉住手臂,“去哪儿?”

“关你屁事。”袁浩恶狠狠地说,却没注意自己的尾音带了一点哭腔。

周凯松开手,一声不响着跟着他回了船舱。

袁浩不理他,只管自己把已经收拾好的行李背上肩就低着头往外冲。周凯挡住他,一把把他拉进怀里,“你他妈有病啊?”

“啪”一下,袁浩的背包应声落地,他把自己的脸埋进周凯的颈窝里,温热的液体低落下来。周凯捧住他的脸,轻轻地吮吸他的眼泪,“别哭啦,像个傻子似的。”

“滚,你他妈才傻。”袁浩恶狠狠地说,但没推开他。

周凯笑了笑,揉揉他的头,“舍不得我就明说,闹什么别扭。”

袁浩想说“你少自作多情了,谁舍不得你”可是周凯看着他,让他根本说不出来。

“你不给我留个地址,我怎么找你啊?”周凯继续说。

袁浩瞪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纸塞进他手里,重新背上背包,从他身边跑了出去。

袁浩就这么跑着,一直到下船都没回头。


评论(24)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