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12-15

十二
袁浩住在市中心的一个高档星级酒店。
十几年前他来这儿住的还是经济连锁酒店,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回到这个城市见的还是同一个人,住什么酒店又有什么差别呢?
他在心里有些自嘲,转头问周凯,“要不要上去坐坐?”
周凯显然没想到他会发出邀请,愣了愣,刚要回答手机却振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说,“你等我一下,我接个电话。”
“不。”袁浩拒绝得非常干脆,让他几乎有些不知所措。
袁浩讽刺地笑了笑,“周凯,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一直在等你,等你下班,等你来找我,等你的电话,等你的消息,等你出海回来……我他妈等了你十几年,你呢?你在干什么?”他顿了顿,转开头看向别处,等情绪调整过来了才继续往下说,“我等够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等你了。”
仿佛为了印证自己说的话似的,他一说完转身就走,连一秒钟都没耽搁。
周凯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进酒店里,手里的手机还在持续地振动。

十三
袁浩等周凯的电话等了好几天,从一开始的紧张期待一直到后来的失望沮丧,他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弄丢了他的联系方式,还是他已经把他忘了。
到了第六天头上,他才接到了周凯的电话,很奇怪,明明之前一直等着,终于等到了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种有点奇怪的通话方式保持了下来,在他们的通话记录中从未有过滔滔不绝,反而是不痛不痒的对话占了多数,甚至连次数也不算多。周凯通过了船员适任证考试后几乎一直在海上漂着,只在偶尔回来的间隙里给袁浩打一个仿佛漫无目的的电话。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快一年,在周凯打电话来说他又要出海的时候,袁浩追问了一句“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他问的时候有点急迫,急迫到连他自己都发现了,他心虚地环顾四周,同寝室的同学有两个没回来,剩下的一个戴着耳机。
他松了口气,轻轻地补了一句,“我要放假了。”我要放假了,我有时间,我想见你。
周凯在那一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回答,“是,我知道。”

十四
他们重逢在七月的尾巴上。
袁浩有些诧异来火车站接他的人不是周凯,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头发略长,吊儿郎当的样子,袁浩不由生了些防备心。
“我叫皮筋,”那人说,“周凯有点事来不了,让我帮忙来接你。”
袁浩点点头,“谢谢。”他有些紧张地抓紧了背包带。
皮筋显然只把接他当成一个任务,一路上并不热情,只漫不经心地问了问他和周凯是什么关系。
“朋友。”袁浩说,他直觉眼前的皮筋和周凯不是一路人便留了个心眼,“我是来采风的,想找凯哥带路玩一玩拍点好照片回去。”
皮筋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路上算是顺利,很快到了目的地。周凯替他安排的住所就在他原来住过的酒店,皮筋将人送到便开车扬长而去,袁浩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是本能地不怎么喜欢这个青年。
但在那时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这个陌生人,他洗了脸嚼着口香糖在房间内紧张地等待,时间仿佛回到去年八月的海上,他也是这样在房间里焦虑不安等着周凯过来,而周凯也是这样迟迟不来。
那时他就知道,等待是世界上最折磨的事情。
袁浩盯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盯得眼睛发酸,门口有什么脚步声都让他以为是周凯来了,甚至暗暗摆个姿势装作在看书没在等他,可是每一次希望都落空。
直到天色都暗了而周凯还没来,他终于丢开手里的书放弃了伪装,趴在床上沮丧地想也许从头到尾就是他在一头热,是他想见周凯,是他想过来,而周凯在忙着的是别的事情,只是随便找个人来接他,可能他已经忘记他还在等他了。
袁浩这么想着眼眶就有些发热,幸好在他陷入到更糟糕的胡思乱想中之前,房门被敲响了。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门口却突然停住了,手放在把手上迟迟未动,心里有些莫名的迟疑,他怕门口的人不是周凯却更怕门口的人是周凯,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这么不管不顾地过来是多冲动。
是的,他想见周凯,可是见到了又怎样呢?周凯是不是也一样想见他呢?这些问题他统统没想过,可现在却一股脑地涌出来,让他突然之间变得不知所措。
房门又响了两声,他咬住下唇一狠心打开了门。
周凯站在门口,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袁浩满脑子的奇怪念头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他看着那双眼睛,一时间竟然忘了让他进去。
“眼睛怎么红成这样?”周凯皱了下眉,问。
袁浩当然不会告诉他,他昨晚就紧张得一夜没睡,匆忙低下头,侧身让他进来。
“房间还好吧?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就按照你住过的订了。”周凯进来先打量了一圈房间,然后问,“饿了吧?我先带你去吃个饭。”
袁浩点点头又摇摇头,从昨晚起他的胃就揪成一团丝毫没感觉到饿。他原本觉得自己只想见他,而现在见到了,他却依旧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说不出的不满足。
“怎么了?”周凯有些紧张地看着他,“等久了所以生气了?”
“是我不好,”他慌忙解释,“我本来可以早点过来的,但忙完之后我又去剪了个头发。”他的神情看起来几乎是羞涩的,“一直在船上,好久没剪头发,我怕你认不出我了。”
袁浩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他终于意识到原来周凯也是紧张的,甚至可能像他一样手足无措,以前周凯哪里会说这么多废话。他心里的空虚被一种难以言喻的酸软填满,他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周凯刚剪的头毛,“傻里傻气。”他说。
周凯静静地看着他,不甘心还击了一下。
他们终于相视而笑。
精神放松下来后,袁浩才发现自己又饿又困,他们在酒店附近随便吃了顿饭,吃饭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突然有好多话要和彼此说,这一年发生的所有变化都恨不得统统拿出来和对方分享。
这些话原本应该在平时的电话里说的,但在种种顾虑下都没有说,怕太琐碎根本不值一提,又怕说的完全不是对方的生活里的事会觉得无聊,可现在他们不怕了,看着对方的眼睛就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恨不得了解彼此生活的全部。
重新回到酒店里,他们的话题也没断过,但袁浩毕竟一夜没睡,吃饭时又喝了点酒,很快睡过去了。
他在半夜醒了一次,发现周凯还没睡,房间里只有电视屏幕的光亮,声音开得非常小,几乎听不清。
“怎么还没睡?”他坐起来迷迷糊糊地问。
“在船上习惯了,不晃反而睡不着了。”周凯笑了笑,“没事,你继续睡吧。”
袁浩点点头,揉揉眼,“那你回来就不睡觉啦?”
“我平时也睡船上。”
袁浩一下来了精神,“哪哪哪?你不是说要自己买船的吗?现在就有船啦?带我去看看。”
周凯有点好笑地看着他,“我爸以前的一条破船而已,好好好,带你去带你去。”

十五
周凯说话一向算话,第二天就带着袁浩去了码头。
可能是因为长久不回来,他的那条船停在码头最偏僻的地方。
的确是十分老旧的一条船,船舱空间狭小,硬塞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低矮的桌子之后便没有多余的家具,旁边放了个行李箱,放的应该是周凯的衣物。但整个室内有一种空了很久之后被打扫过的干净,没什么人味。
“这是我爸的船,从家里出来后我就一直住在这儿。”周凯说,“本来想攒点钱把船好好修一修,不过实在太旧了,我也没时间,所以就不折腾了,过两年把它卖了再贴点钱买艘新的。”
袁浩点点头,“这船现在还能开吗?”
“可以,我修过了。”周凯随便找个地方让他坐,“不过也不敢开太远,附近转转应该行。”
船舱本来就小,陡然进来两个高大的男孩便显得越发拥挤局促,舱里没有空调,两人很快感觉到闷热,空气里有种说不出的粘腻,让人有些坐立不安。

上车补票

评论(21)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