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李熏然X郑秋冬】游客 05

没坑,就是忙,来不及填

——————————————————

隔了一天后,郑秋冬一早就等在了酒店大堂。

李熏然晨跑刚刚回来,郑秋冬一身休闲装坐在酒店大堂里,他也没认出来,一边擦汗一边径直往里面走,还是郑秋冬出声打了招呼,他才回过神,一脸意外,“这么早?”

郑秋冬就笑,“出来了才发现有点早,路上没堵车,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李熏然点头,随口说,“上去坐会儿吧,我洗个澡换个衣服。”

郑秋冬跟着他上去,这是一家中端连锁酒店,房间布置虽然千篇一律但是好在简约整洁,比起经济连锁酒店来,空间也宽敞了些。

“随便坐。我很快就好。”李熏然拿了瓶矿泉水给他,然后自己拿了衣服去洗澡。

郑秋冬在房间里的小沙发上坐下,随意打量了下四周。李熏然的生活习惯不错,私人物品收拾得一丝不苟,感觉五分钟内就能收拾东西走人,连床铺上没睡过的那半边都纹丝不乱。

简直像强迫症。郑秋冬暗自吐槽,他的目光掠过只掀开一角依旧算得上整齐的被子,停留在了床头柜上的药盒上。

蓝白色长条盒的包装十分熟悉,是常见的安眠镇静药物。许多白领因为工作压力太大或者频繁出差导致的睡眠障碍都靠它解决,在山谷时期他就见过不少同事出差的包里常备一盒。

没想到李熏然看起来生活这么规律的人也会有睡眠问题。郑秋冬感慨地想,难怪之前半夜给他发微信他都会秒回。

郑秋冬还没感慨完,十分钟不到,李熏然已经从浴室出来,他换了件白T,显得十分清爽,正拿毛巾擦着头发。

“在这儿睡不好?”郑秋冬问。

李熏然擦头发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点点头,“是,外面有点吵。”

“就算不吵也睡不踏实。”郑秋冬接口说,“酒店房间住得再久也总觉得不如家里自在。”这大概是他这样经常出差的人心中肺腑之言,年轻时尚不觉得,年纪渐长之后便越发觉得出门在外的疲惫。

李熏然没接话,放下毛巾只拿了手机便向他示意,“我好了,走吧。”

 

路上开始两人没怎么说话,还是李熏然先开的口,“有什么事,说吧。”

郑秋冬舔了下嘴唇,然后笑开,“什么都瞒不过你。”

郑秋冬想说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他只是想借带着李熏然去灵隐的时间撞运气去见个客户而已,上次他就想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担心李熏然会不会不高兴,或者李熏然会不会对他有点什么看法。

其实要是有别的办法,他也不会选择这么笨的方法守株待兔。他要等的人是他的猎物,这位刘总本来是个跨国公司高管,但这个跨国公司大中华区的老大刚刚换人,据说公司内部有点人事变动,虽然没有他的消息但之前的老大与他关系密切,一朝天子一朝臣,总有些捕风捉影的猜测。所以另一个跨国公司来找猎头挖人时,他的名字几乎就是第一首选。林拜那的消息是当他成为猎头目标后,他突然请了年假就人间蒸发了,让猎头们满世界找人。这还是林拜的人脉打听出来他助理说帮他在安缦法云订了房间,不然谁也想不到他居然来了杭州。

“他喜欢喝茶,所以我打算去酒店的茶馆蹲他。”郑秋冬说,语气里带一丝自嘲,“我和他见过面,可以装作偶遇和他接触。”

“如果今天等不到呢?”

“那就换一天再来。”

李熏然笑了笑。

“很可笑吗?”郑秋冬问,“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这些事情很愚蠢……”

“不不不,”李熏然笑着摇头,他比划了一下,“有点像我们以前蹲点,有的扮成小贩,有的假装路人,等目标出现再一拥而上……”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总结,“很有意思。”

“像狩猎。”郑秋冬终于也露出笑容。

“是啊,像狩猎。”李熏然抿了抿嘴,但笑意无法阻止地从眼中泄漏。

 

这次狩猎计划出奇的顺利,又或者其实顺不顺利已经不怎么重要了。

他们愉快地聊了一个上午,李熏然难得地说了许多警队的故事,笑容也多起来。

他真心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郑秋冬甚至觉得他的笑容是水色的。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他自己都忍不住嗤笑了一下,哪有人用颜色形容笑容的,可又偏偏觉得合适得不得了。

刘总还没出现,他看看时间,提议道,“我们先吃饭吧。没吃早饭,饿了。”

李熏然也没吃早饭,自然没意见。

茶馆并不能点菜,一律由厨师根据当日食材配餐,他们向服务生交代了忌口,便等着上菜。

为了制造第一眼偶遇的效果,他们选择坐在室外,在室外吃饭倒是另一种风味。

送上来的菜品并不讲究摆盘,做法也并不复杂,吃点就在一个“鲜”字,新鲜且鲜美,除却不能点菜而显得颇为做作的部分,算是不错的一餐。

两人都饿了,一点不客气,边吃边聊十分投入,投入到连刘总什么时候出现了都没发现。

郑秋冬放下筷子才想起来要观察一下店内情况,然后他发现刘总和一名妙龄女郎就坐在走道边的位置上。

郑秋冬暗道一声“糟糕”,他倒是没想到刘总身边佳人相伴的情况,这种情况要是错过了他实在不甘心,可要是真去搭讪,说不定反而会产生反作用。

李熏然注意到他神色变化,出于谨慎的职业习惯,改用微信问他情况,这么一来郑秋冬反而笑了出来,神经一放松,问题仿佛也没那么纠结了。

两人微信聊得起劲,郑秋冬招来服务生想添茶水却被李熏然阻止了。

“别添了,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他说,“买单吧。”

郑秋冬点点头,“我来,”他转向服务生,“能开发票吗?”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们一前一后起身,一个去开发票,一个去洗手间。等李熏然从洗手间出来,郑秋冬已经站在过道边刷着手机等他。

他看手机的样子十分专注,还微微皱着眉头,李熏然一时玩心大起,从背后猛地挂在他身上,“看什么呢?”

郑秋冬被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手机脱手,不知怎么顺着过道一直滑到其他客人的脚边。

李熏然赶紧松了手,那手机已经被那位客人捡了起来,郑秋冬连忙去拿,忙不迭地说“不好意思,谢谢。”李熏然也跟上来道歉加上道谢。一片小小的忙乱中,那位客人皱了皱眉,试探地叫了声,“郑经理?”

郑秋冬站定了,这才做惊喜状,“刘总?您怎么在这儿?”

刘总上下打量他一番,仿佛是要确认真是偶遇而不是被埋伏了。

郑秋冬赶紧拉过李熏然介绍,“这是我朋友,来杭州度假,我就随便陪他逛逛,没想到遇上您了。”

李熏然大大方方地打了个招呼,虽然都穿得休闲,但他的气质与郑秋冬截然不同,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看得出两个人必然不是同事关系。

刘总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两秒,笑了笑,“你这位朋友看起来特别可靠。”

郑秋冬也笑,“实不相瞒,他是个警察。”

他们又闲聊两句,郑秋冬识相地告辞,一出餐厅门口,他脸上难掩兴奋之情,连眼睛都在发光。

“这么高兴?”李熏然随口说。

郑秋冬伸胳膊搭在他肩上,“太棒了,熏然,你真的太棒了!”

“至于吗?”李熏然有些不自然,他们刚才从郑秋冬等着他到手机脱手再到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机踢远都是算计好的,以前抓嫌疑犯的时候经常用这一招,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帮上郑秋冬的忙。

“当然!”郑秋冬依旧沉浸在兴奋之中,“这是第一步,整个猎头圈子都想踏出这一步。”他看着李熏然的眼神闪闪发光,“我早就说过每次遇到你我的运气就特别好。”

“行吧。”李熏然淡淡地笑了笑,他难得看到郑秋冬这么意气风发的样子,有几分被他感染到,“我来开车。”

“嗯?”郑秋冬一愣。

“你不用和你公司的人打电话什么的吗?”

郑秋冬笑开,心想,李熏然这人看着冷淡,却总是出人意料的暖,关键时刻又特别有招,不知道还有什么本事是他藏着不肯展露的。

他没和李熏然客气,坐在副驾驶上打了一路的电话,等他结束通话,李熏然突然说了一句,“其实我觉得那姑娘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啊?”郑秋冬转头看他,他刚刚才和林拜说了刘总身边女伴的事,还想能不能找到突破点。“为什么?”

“你们刚才聊天时,那姑娘一直看着你,在你出现之前,她喝茶也不情不愿。”如果是女伴,不可能这么不客气地看着一个年轻英俊的陌生男子。

郑秋冬很快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怀疑地自言自语,“我知道刘总离过婚,现在还是单身,倒是不知道他有没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说不定他们本来就很少有机会见面。”李熏然温和地说。

郑秋冬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刘总休假不是因为在公司失了势,而是这是他早就安排好的假期?”他重新拿起电话,“你等等你等等,我再打个电话。”

如果是女儿,那这个可能的突破口的价值就比女伴大得多。郑秋冬脑子里瞬间转了三四个方案要和林拜商量。

李熏然默默开车,再也没在这事上插过嘴。

等郑秋冬终于结束第二通电话,李熏然已经按着导航快把他送到公司了。他看着身边专注开车的人,感慨了一句,“你们当警察的,眼睛真毒。”

李熏然笑着摇摇头。

郑秋冬也笑,他总觉得李熏然还有无限惊喜等着他发现。简直太有趣了,这个人。真可惜今天不能继续和他一起杀时间了。

“那我今天就不陪你了。”郑秋冬一不当心把心中遗憾暴露了出来,说完才觉得这句话怪怪的,但还是继续说下去,“我欠你一顿大餐。”

李熏然笑笑,“欠着吧,过两天我就回去了。”

“这么快?”

“嗯。”

“不住上个把月怎么算休养?”郑秋冬说,想起了早上在他房间看到的安眠药,“是不是在酒店睡不好?”

“算是吧。”李熏然没否认。

“那住我家啊,我家什么都没有,就有空房间。”郑秋冬说,十分诚恳。

李熏然看他一眼,“不用麻烦了。该回去了。”

“别骗我,”郑秋冬突然说,“你一点都不想回去。你上次接电话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李熏然没说话,专注开车,郑秋冬也没再说话,几分钟后,他问,“停这儿行吗?”

“随你高兴。”郑秋冬说。

李熏然看他一眼,默默把车停下了。

郑秋冬迅速解开安全带,不由分说地替李熏然做了决定,“你把我的车开回去,把行李收拾好,然后来接我下班,今晚就搬。”

“喂……”

“住两天,要是还是睡不好就不留你了。”郑秋冬说着拉开车门下车。他仿佛是不给李熏然拒绝的机会,走得飞快。

李熏然目送他走进大楼,莫名垂下头笑了笑,他重新发动车子,缓缓开回了酒店。



评论(42)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