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19-21

这回总没什么好屏蔽了吧……叹气

十九
袁浩虽然盯着周凯的新船却没有一点要上去看看的意思,而周凯仿佛也并不想发起邀请。可能对他们来说,这条船代表着新老更替,但被替掉的是他们共有的回忆,所以也不值得庆祝,甚至在袁浩看来,这条新船漂亮得有些扎眼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彼此都有些欲言又止。突然码头另一边传来喧闹的争执声,周凯探头看了一眼,立刻说了一句,“我马上回来。”他走得那么匆忙且迫不及待,简直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终于能够摆脱此刻的尴尬沉默。
袁浩来不及反对,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迅速地拉远,他自嘲地苦笑了一下,说什么再也不等他了,你看,他让他等着的时候甚至都不给任何理由。
幸好这次周凯言而有信,不到十五分钟就回来了,还拉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看着有些落魄的青年,长发纠结,衣服又脏又旧有许多明显的磨损,走路不太方便,似乎有腿疾,神情却是一脸愤怒反叛。
即便是当年的袁浩也看得出周凯和皮筋不是一路人,更何况是现在的袁浩,他一眼就看出来周凯和这个青年的关系不一般,周凯仿佛带着些愧疚,而青年看着很生气,刚才一定发生了让他特别不愉快的事情,而现在他在把怒气转向周凯,而周凯决定承受这些。
袁浩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周凯介绍的时候颇有些尴尬,“这是马柯,我弟弟。这是袁浩,我……”他没想出个合适的词来就被青年打断。
“谁是你弟弟?”叫马柯的青年愤愤地甩开他的手,“我没有你这样的大哥!”
马柯一说话就暴露出浓重的台湾口音,让这个看似暴戾的青年无端添上几分柔软。当然他的行为一点都不柔软,他硬气地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径直拖着腿走开了。
周凯没有追上去,看来是管不了,也可能是他并不想管他,刚才只是替他解围而已。
“你弟弟姓马,还是个台湾人?”袁浩看着马柯走远的背影,讽刺地问。
“我认的弟弟,十年前我救过他,他就认我做了大哥。”周凯忽略掉他话里的嘲讽,平静地解释。他现在好像很少生气,无论是对马柯的怒气还是袁浩的讽刺,仿佛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激怒他。
不知为什么,袁浩不喜欢他这个样子。一潭死水似的,扔什么进去都没有波澜。他认识的周凯不是这样的,他的周凯是活泼热情的,会生气会抱怨甚至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还会撒娇。
眼前这个沉默隐忍的中年人,怎么会是他的周凯?
可是他又偏偏的确是周凯,即便眼睛里的热情都烧成了灰,那也还是周凯。他现在的每一处不同都在提醒他们分离的时光太过漫长,漫长到足够让一个活蹦乱跳的青年变成颓丧的中年人。
他们分开的这些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周凯到底经历了什么?袁浩想问却又问不出口,最后只能讪讪地说,“是吗?我都没认识他。”
我都没来得及认识他,我们就已经分开了。
即便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二十
袁浩在青岛过了半个暑假后,带了一堆周凯替他买的特产和各式乱七八糟的照片回来。
特产拿去寝室分了分,照片挑了几张不错的也算是交了差,一切看似都应付过去了,唯独应付不了的是他的渴望。
他太想念周凯了,这次分离不比上次,上次是纠结的暧昧的痛苦却甜蜜的,而这次就只剩下渴望与焦躁,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等着下次暑假到来。
他那时太年轻,年轻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控制想念与渴望,而周凯又一次在上船之后杳无音信,宛如人间蒸发,只留他一个人去承受这躁动且漫长的等待期。
他唯一的安慰就是硬盘里藏着的几张他抓拍的周凯的照片,聊胜于无地供他缓解相思之苦。
大概过了半年,他毫无防备地收到了一个邮政包裹,国外寄过来的,里面是什么东西全然不重要,他一眼就看到了包裹里的一封信。
迫不及待拆开一看,不过寥寥数语。
周凯的字写得不错,但是情话实在太糟糕,连“想你”两个字都不敢写,只说,“我在某某某某地,上了岸所以给你随便寄点东西,我一切安好,就是船上实在太无聊,要是你在就好了。”
袁浩在这干巴巴的几句话里嚼出一点甜味来,心里又欢喜又暗自想着,下次要和周凯提意见,这又不是明信片,写这么客气干什么,这种私人信件写一百个“我爱你”别人也看不到啊。
当然,周凯要是真的写一百个我爱你,大概会被他嘲笑死,但是现在袁浩心情大好,想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也没人可以分享,更不会有人反驳。
他靠这个包裹过了个还算愉快的年,然后数着日子熬到了暑假。
但是周凯没回来。
他在电话里万分歉意地说,真的赶不回来,他知道他在等他所以排除万难地给他打了个电话。
盼了一年的相聚顿时没了盼头,袁浩丧得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整个暑假都宅在家里,连门都懒得出,靠电脑游戏打发时间,只是他玩的全是航海游戏,把整个世界地图航海线都快背了出来。
等到10月中旬,周凯终于来消息说他快要回来了。
袁浩几乎毫不犹豫,“什么时候?我来看你。”
周凯在电话里模模糊糊地笑了笑,“你不上课了啊?”
袁浩顿了顿,避开这个问题,“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一个月不到。”周凯说,“不过我回来没几天就要走。”
“我来看你。”袁浩坚持说,“翘几天课,没事的。”
周凯沉默了一会儿,“我真的待不了几天,你赶来赶去时间都耗在路上,没什么必要。”
“什么叫没什么必要?”袁浩委屈得要命,“我们一年多没见面了,你说见面没什么必要是什么意思?周凯,你是不是根本不想见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周凯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你这么翘课不好。”
“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袁浩气极,不等周凯再说话就挂了电话。
这是他们相识到现在第一次争执,袁浩简直有天大的委屈,心心念念一年多的恋人终于回来了,在他看来哪怕一天一小时的相聚也是弥足珍贵的,可周凯居然说没必要见面,他这是真的毫不在意呢,还是对他们太有信心?难道他就这么笃定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见不到面而变质?
周凯这混蛋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不想念他?难道他不想见他?
袁浩气得简直想把周凯揍一顿,偏偏又没有人可以给他揍,一个人发了半天脾气之后才意识到周凯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不打就不打,谁稀罕。他愤愤地想,余怒未消。
然而又过了两个礼拜周凯还是没来电话,袁浩就有点不安了。他想总不可能周凯到现在还在生气,再说了,周凯有什么资格生气,气的人明明是他好吗?
他没法找到周凯,这才发现自己陷入完全的被动中。第一次,内心深处有说不出的恐惧感爬上来,这种恐惧对年轻的他来说是陌生且不知所措的,他一直以为相爱的人都是对等的,爱情是世界上最明亮纯粹的东西,但现在他发现原来在爱情中也存在着分歧,忐忑,嫉妒,自私。
他试图开导自己,也许周凯只是很忙或者很累,如果他非要过去可能会影响他的计划或工作,周凯不是不想见他是没空见他。他不该这么任性地扑上门去,影响周凯的生活。
结果这开导实在失败,他越想越委屈,整天挂着脸,连室友和同学都看出来了他这几周精神不振,还和他开玩笑说,“失恋了?”
袁浩翻个白眼,嘴上说,“我哪里来恋可失?”心里却想,不是失恋也和失恋差不多了。
又过了一周,周凯终于有电话过来了。
“我回来了。”他说,电话音质清晰很多。
“哦。”袁浩说,本来不想提,想了想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遍,“真的不要我过来吗?”
周凯明显犹豫了一下,最后说,“算了,我礼拜天就要上船,一个礼拜都待不到,你过来的话,路上时间倒要花不少,算了。”
今天周二,明明要周日还有好几天呢。
袁浩咬住嘴唇,尽量克制住失望,“哦”了一声。他不想再因为这事和周凯吵架了,但他不能改变自己的心情。
周凯显然察觉了他的失望,安慰道,“我带了礼物给你,收到就不会不开心啦。”
袁浩心想就知道拿礼物糊弄我,什么东西都不及见一面来得重要,嘴上也就说了一声“好”。
他不想要礼物,他只想见周凯,他太想念他了,上一次见面太甜蜜,让他现在回忆起来都有一种恍惚感,觉得那可能都不是真的,只有周凯能证明那一切都真实发生过,可是周凯却不要见他。
失望变成沮丧,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发酵成巨大的失落,他甚至想自己要是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周凯又会拿他怎样。
怎么样,也不怎么样吧?
只不过再多冲动也抵不过内心骄傲罢了。


二十一
虽然周凯人不肯见他,礼物倒是寄得飞快,大概是内心愧疚,想尽快安慰他。
第二天全天有课,下午还剩一节课时袁浩接到电话说有人给他送包裹来。
这回他全然没有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让人把包裹扔在门卫室等下了课再去拿。
等他半死不活地熬到下课,再拖拖拉拉地去校门口拿包裹,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还没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斜斜靠在门卫室门口,百无聊赖地不知道看着哪儿。虽说校大门来来往往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学生,偏他觉得就门卫室门口那个人最打眼。
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他简直想直接扑上那人身上去,刚跑了几步却又停下,故意磨磨蹭蹭地慢慢走到那人面前,“不是说了吗,东西留下,人就可以走了。”
“贵重物品,本人签收了才能走。”周凯一本正经地捧出个小纸箱,“你先拆开看看。”
袁浩一把夺过纸箱抱在怀里,“现在签收了,你可以走了。”
周凯笑眯眯地说,“收好了。”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袁浩抱着箱子站在原地没动。
周凯似模似样地走出几步,突然急转身回来一把勾住袁浩的脖子,大半个人都压在袁浩身上,笑骂道,“小混蛋,还和我闹别扭呢!”
袁浩挣扎了几下,没从他胳膊下挣脱出来于是放弃了,不情不愿地被周凯拖着走。
虽然大门口往来人多,但他们看起来也就是普通男生打闹,倒也没怎么引人注目。没走出多远周凯拦了辆出租,拉开车门明知故问,“上不上去?”
袁浩瞪他一眼,气鼓鼓地抱着箱子坐进车里。周凯笑着跟着上了车,报了个大概地址。
“去那儿干嘛?”袁浩说。
“我住那儿。”
袁浩瞪他一眼,“住那么远,有病啊?”
“你想让我住你们学校门口啊?”周凯瞪回来,“你怎么不干脆让我住你们学校招待所呢?”
两人互瞪半晌,都没绷住,几乎同时扑哧笑出来。袁浩赶紧扭头看窗外,重新板起脸,“你不是不想见我吗?”
周凯想说什么,但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憋住了没说,改口道,“别翻旧账了,看看礼物喜不喜欢。”
袁浩冲他做了个怪腔,但还是乖乖打开箱子,只见里面躺了个日本单反相机包装。袁浩吐吐舌头,小心翼翼地把包装盒从箱子里取出来,“你发财啦?买这么贵的东西。”
“在日本买没那么贵,”周凯看着他笑眯眯地说,“你不是摄影社吗?装备总要好点。”他突然压低声音凑近说,“这样才能去我那儿拍照片不是?”
袁浩正爱不释手地拆了包装看相机,听到这句话突然红了脸。他低下头重新把相机包装好,这才抬眼看了周凯一眼。
周凯本就一直盯着他,两人目光相接,粘稠地碰撞,又迅速移开眼神。
周凯清了清嗓子,突然说,“哎,你鞋带开了。”
袁浩赶紧低头一看,开个屁啊,明明系得好好的。可周凯已经俯下身去,他当然没碰什么鞋带而是轻轻撩起他裤管轻柔地握了握他的脚踝。
袁浩的心猛地狂跳起来,周凯的手没在他脚踝上停留多久却成功地勾起他无数旖旎回忆。
久别的恋人哪里经得起撩拨,他恶狠狠地瞪了周凯一眼,周凯立刻做无辜状瞪大眼睛看他。
最后,袁浩嘟嘟囔囔地骂了一句,“神经病,住那么远。”
周凯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评论(45)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