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24-26

第24节有修改

感谢@风 老师私信来提出周凯和袁浩见面处理的草率

嗯,其实之前我写了一段,但是删了,现在还是补上吧


二十四

马柯带来的插曲让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略微消散了些。周凯好像终于有勇气邀请他,像一个不太好客的主人客套地请客人去家里坐坐,“上去看看吗?”

可是客人多么识相,这种客套话听听就算了。

袁浩摇头,“不了吧。”

周凯果然没有继续邀请,反而抬头看了看冬日里惨淡的日光,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对话。

袁浩看着码头上一片拥挤的船只,每个人都在忙碌,周凯也是属于码头属于船的,只有他在这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他突然冒出一句古怪的话,“不上去了,被人误会就不好了。”

周凯转脸看向他,“误会什么?”

“误会我要买了你的船,”他指指自己,“你看我像不像刚才那边那个老板?人家会不会误会我才是这条船的主人?”

的确,袁浩看起来体面又精致,和粗糙落拓的周凯看起来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周凯眯了眯眼睛,笑了笑,“这有什么好误会的。”

袁浩直直看着他,慢慢地说,“如果我会误会呢?”

他当然不会误会自己是周凯的老板,但他如果跟他上了船,会不会误会自己是这条船的另一个主人,就像很多年前一样,船是他的,而他是他的。

周凯怔住了,他听懂了袁浩的意思,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袁浩低下头,看着自己一尘不染的鞋面,心里有微妙的怒意,有一种一拳挥空的感觉。周凯像是堵空墙,无论他怎么挑衅都不愿给他任何回应。

这实在不能不让人丧气。

他扭过头,生硬地说,“走吧。”

本来周凯来等他,他以为他们可以说些什么,可周凯不愿开口,那他来等他做什么?有病吗?

离开码头后,袁浩的火气终于退散,他突然觉得疲惫,不想这么干耗下去。所以他潦草地想要道别。

然而周凯叫住了他,“等等,你号码换过了吗?”

袁浩露出一个报复性的微笑,“当然,不然你以为我还在用动感地带吗?”

你的号码都换了,凭什么我不能换?你真以为我会等你到天荒地老,守着一个空号码过日子?

周凯脸上没有任何神情,只是递过手机,“这是我的号码。”

他们匆匆交换了手机号,像两个关系一般的老同学,关系再一般,见了面也要换个手机号说着下次联系。

“有事就找我。”周凯说。

“能有什么事?”袁浩淡淡地接口。

是啊,能有什么事?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事?

周凯讪讪地笑了笑,“随便什么事。”

袁浩这回没接话,顾自点了支烟,抽烟这回事还是跟着周凯学的,说什么“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其实都是骗人的。

只剩一个人的时候,烟都是苦的。

“你过来是来办事的吧?”周凯突然说,好像到现在他才想起来问他过来是要做什么。

袁浩眯了眯眼,不想回答也无法回答。

幸好周凯也不是真心求一个答案,他只是继续说,“那你去办事吧,我就不耽误你了。”他的神情很是坦然,“明天我该去送货了。”

袁浩缓缓吐出一口烟,想起他们重逢那天周凯运的那一车海鲜,这是他的工作,本来就不该为他耽搁生计。世间庸碌,有什么比生计更重要的事情。

于是他也只是点点头,“好,你忙你的。”

分开前他们握了握手,像是什么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周凯稍稍用了点力将他拉近,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走的那天告诉我一声,我送送你。”

袁浩神色不动,简短应了一声,“好。”

可能周凯也觉得他们这么不咸不淡的见面实在过于尴尬,恨不得提前结束,偏偏却又有些舍不得。

只是不知道他舍不得的是袁浩还是年轻的自己。

 

二十五

袁浩从来不是个听摆布的人。自从他跳上周凯的船那天起,他就再也不能做回一个乖乖牌。

毕业后他没听他爸的找个安稳工作,非要天南地北地到处跑,终于事业有成了又不肯乖乖听话成个家。

他爸的话,他是彻底不听了。周凯的话,他当然更不会听。

他们上午分开,下午他就又跑回了码头。

他当然不是来找周凯的,他找的是马柯。

显而易见,马柯是周凯这几年最亲近的人,虽然看似因为某些原因出现了些罅隙,但两人之间很明显依旧是相互关心的。

所以,如果想知道周凯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柯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找马柯不是件难事,“一个瘸腿的台湾人”这么明显的标识让他很难隐藏,何况他也懒得隐藏。

但找他很容易,搭话却很难,马柯根本不理人。好在袁浩有耐心,他等着马柯慢吞吞做完了工才拦住他,“我请你吃个饭。”

“我不吃饭,”马柯看着他认真地说,“我喝酒。”

“好,那我请你喝酒。”袁浩爽快地说。

“我不和陌生人喝酒。”马柯不领情,顾自拖着腿离开。

袁浩在他背后大声说,“我就想问问周凯的事。”他也懒得讨好人,干脆实话实说。

马柯迟疑了一秒,转过身,“跟我走。”

 

二十六

马柯身上有一股桀骜落拓的气质,谈起周凯一口一个“我大哥”,显得十分复古。

他带袁浩去了海边的一个大排档,人不算少,啤酒很便宜。

他们坐在露天位置,冬天的海风吹得人浑身发冷,袁浩本能地紧了紧身上的羊绒大衣。

马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对他的举动十分嫌弃,“你和我大哥不是一路人。”

袁浩顿时觉得不是自己刚才的举动被他嫌弃了,而是他整个人都被嫌弃了。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没错,他这一身精英行头的确和周凯看着不搭,可是那又怎样,他想,我们在一艘船上厮混的时候,你他妈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所以他也一点都没客气,“这和你没关系。”

马柯一愣,竟然没反驳他。

袁浩逐渐摸清马柯的脾气,直来直去可能更适合他,该硬气的时候还得硬气。

他想干脆开门见山地问他周凯这几年到底做什么去了,总不见得一直在这儿卖鱼送货,可他刚想开口,服务员送菜上来了,他就等了一下。

这么一分钟的功夫,马柯看着他,突然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牙。

原本黑脸的年轻人一笑起来,白牙森森,小兽似的,竟然有几分天真意味,他说,“袁浩,我知道你。”

废话,袁浩想,上午才见过。

不对,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之前就知道袁浩这个人的存在。

袁浩盯紧他,“周凯提过我?”心脏不争气地猛跳了几下。

马柯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肯提你,但我知道你。”

袁浩咽了口唾沫,调整了个舒适的坐姿,略微后仰一些,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说,“我不知道你。”

马柯一愣,立刻上套,“凯哥是我大哥,十年前他救了我,我一直把他当亲哥。他有时候像我哥,有时候像我爸,没有他,我可能活不到今天。”

袁浩点点头,喝了一口酒,“这十年你一直跟着他,跟着他跑船吗?”

马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垂下头笑了笑,“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跟着他跑船,不过我们跑船是为了运货。”

袁浩消化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运货?”

马柯嘲讽地笑起来,用口型说,zou si

袁浩的表情逐渐凝固,后来他和周凯的见面都是周凯来找他,每次都给他带点什么日本最新款的手机之类的礼物,轻描淡写地说是固定了航线专跑日本,既然去了就带点东西回来。

也许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开始了。

“你们什么时候不做的?”他定了定神,问。

“三年前,凯哥被人设计,进了班房,我们就不做了。”马柯看着他,“你知道皮筋吗?就是他害了凯哥。”

袁浩机械地点点头,又立刻想起来早上的对话,问,“皮筋死了?”

马柯突然又笑了笑,这回笑容里带着野性残酷的味道,“是死了,”他指指自己,“我杀的。”

袁浩这辈子也没和一个杀人犯接触过,虽然马柯看起来并不像一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但是他眼前坐着的就是一个沾染过人命的人。

马柯是这样,那么周凯呢?

周凯有没有杀过人?

也许是袁浩的脸色有些难看,马柯补充了一句,“这事和凯哥没关系,我一个人去日本做的。”他拍了拍自己的腿,“这条腿就是那时候废的。一条腿换一个皮筋,不算亏。”

袁浩还是没说话,一条腿和一条人命,他换算不来亏不亏。

马柯顾自吃了起来,“早知道你会这样,我说了你和凯哥不是一路人。”

袁浩缓缓望住他,“所以呢?”

马柯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所以你们才要分开啊。”

袁浩迟钝地看着他,“你知道?”

马柯好笑地说,“我又不傻。”他慢慢剥开一个虾壳,慢条斯理地说,“凯哥喜欢你,我一直都知道。他每次出去都给你挑东西,挑了东西又不送,藏在自己船上。我问他,他就说你们已经分开了。不是你提的分手吗?”

袁浩几乎一下要跳起来,谁提的分手?他才是被分手的那一个好吗?周凯一声不响就玩消失,突然就找不到人了,他还以为他只是跑船去了很远的地方没有信号,整整过了一年多才终于相信自己是被甩了。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甩,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被甩了个锅。

“我没有,”他说,“我没有和他分手。”

马柯无辜地看着他,“不是你?我看凯哥一直都没忘了你,我就以为是你……”

他没说完,因为袁浩红着眼睛瞪他,嘲讽地说,“他没忘了我,没忘了我为什么不来找我?”

这个问题显然马柯无法回答,他只能替不在场的周凯说些没用的好话,“凯哥真的没忘记过你,不信你去看,这些年送你的东西都在他那条旧船上。”

“旧船?不是卖了吗?”袁浩狐疑地问。

“没有,就停在西码头最边上。本来是要卖的,价钱都谈好了,最后他突然反悔了。”马柯说,“那条船已经不能开了,也不知道留着干嘛。”

留着悼念青春,袁浩想。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当然不会明白这一点。

“我能去看看吗?”他低声说。

马柯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我劝你不要去了,你们分开这么久了,凯哥现在,”他顿了顿,“凯哥现在想重新开始,以前的事情他都不做了,你就让他去吧。”

袁浩站起来,在杯子下压了几张百元大钞,冷冷地说,“这和你没关系。”

他没再理马柯,他和周凯的事情,别人有什么资格出来说三道四。

他想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甚至以他对周凯的了解,为什么周凯当初会一声不响地离开他,他也能猜得七七八八。

还能为什么,无非就是马柯说的,他觉得和他不是一路人了,就趁早分开。

老套又自以为是,觉得自己牛逼得不得了,其实就是个傻逼。袁浩在心里愤愤地想。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咬牙切齿地想,妈的,做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什么都不告诉我,有没有把我当成男朋友?

他迎着海风,一路往前走,夜风太凛冽,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袁浩伸手一抹,一手的湿漉漉。


评论(27)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