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29-30

二十九

周凯收获不佳,一个下午只钓上两三条鱼,他把鱼重新抛回海里,喃喃地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收拾了钓具,他决定给袁浩打个电话,想劝他趁着最近风平浪静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还是早点离开这里。

三年来社会变化突飞猛进,从手机支付到外卖平台,共享单车或各式打车软件,对于刚出狱不久的他来说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让人措手不及,同时也让他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就好像现在,他还是习惯打电话而不是选择微信,对他来说,好像只有听到对方的即时反应才能安心。

袁浩的声音听出一点疲惫,“晚一点吧,我有个网络会议要开。九点行吗?”

“好,九点,我在你酒店楼下等你。”周凯简短地说。

是啊,他想,袁浩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他和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真的不该再有什么纠缠。

八点五十,他准时出现在袁浩的酒店楼下,看了下时间还充裕便没有进去,打算在外面抽根烟调整一下思绪。

没想到那根烟还没吸完,周超却出现了。

他的弟弟瞪着他,又失望又警惕地质问他,“你到这儿来干嘛?”

周凯手里还夹着烟,莫名地看着他,但还是本能地回答,“我等人。”

“你到这儿来等什么人?”周超愤愤地说,“你来这儿不止一次了,什么人住在这里?”

原来阿仓没有跟踪他,跟踪他的人是他的亲弟弟。周凯突然明白过来,周超一定以为袁浩是他以前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以为他还和他们在保持联系。

也是,他一个刚出狱的穷光蛋,还有什么朋友会住这样的酒店?

手指被烟头烫了一下,周凯嘴角微微一抽,勉强露出的笑容就有些变形,他掐灭烟头扔进垃圾箱里,低下头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等个朋友。”

“什么朋友?”周超不依不饶地追问。

周凯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他不知道袁浩是他什么朋友,在十几年前他想过要把袁浩介绍给弟弟,他想他们一定会合得来,可是不是现在,更不是这种狼狈的时刻。

兄弟二人沉默地对峙着,一个失望一个伤心。

“他在等我。”袁浩的声音温和又镇定地传过来,“有什么问题吗?”

他站到周凯身边看着对面的青年,语气是客气的不友善,“酒店门口不允许等人吗?”

周凯吸了口气,“这是袁浩,这是……”

“警察。”周超打断他的介绍,掏出警官证一脸公事公办,铁了心要和周凯撇清关系,“他是重点关注对象,我查一下他。”

这是一种羞辱,周凯闭了闭眼睛,没说话。

袁浩爽快地从皮夹里抽出身份证,“这位警官,要不要查一下我的身份证?”

周超接过他的身份证,扫了一眼就还回去,他第一眼看到袁浩就知道他身家清白,这是警察的职业本能,但这个人这么护着周凯,到底和周凯是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是朋友,他可从来没听过他哥提起这个名字,这一点实在让他费解。

袁浩收好身份证,冷冷地说,“如果没问题的话,请你离开。还有,他已经出狱了,请你不要妨碍普通公民的正常社交。”他看得出眼前这个警察和周凯一定有什么纠葛,不然周凯不会露出那样心痛的眼神。

周超抿着嘴,狠狠瞪了周凯一眼准备离开。

“慢着。”袁浩喊住他,刚才周超那一眼让他心里有些恼怒,他凭什么这么看周凯?就因为他坐过牢?

“你警号多少?”袁浩见过太多难缠的客户,这时候只要把他们的嘴脸摆出来就对了,“我要投诉你。”

周超瞪大眼睛却不看他只盯着周凯,而周凯一脸错愕,一把拉住他胳膊,“别闹了。”他抬眼看他弟弟,沉声说,“他不会投诉你的,快走吧。”

换作平时袁浩才不会这么做,但此刻周超无理在前他就得理不饶人,他试图挣脱周凯的手,一字一句地说,“不要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随便怀疑人。”

周超万万没想到会是个这样的局面,这个人竟然这样维护他哥,而且这个人衣冠楚楚一看就是典型的中产精英,要是换了马柯他们一定耐不住火气上来推推搡搡,可这个人不一样,他就是冷冷地站着动口不动手却摆出非要讨个说法的气势来。

周超心里明白这样的人绝不好惹,虽然闹不出什么大事来,但吵到局里的话轻则挨上几句批评重则写检讨,心里满是疑问,他哥怎么会认识这么个人。

周凯头更疼了,一把抱住袁浩强行带着他走,同时对着周超吼,“愣着干嘛,还不走?”他把袁浩半抱半拖地走了几步,看着周超开车走了才停下。

袁浩冷冷地说,“能松手了么?”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揽着袁浩的腰,连忙松开手。

袁浩拉了拉身上的大衣,“为什么拦着我?”为什么任凭他那样羞辱你?

周凯神情苦涩,“那是我弟弟。”

袁浩一愣,他猜到这个年轻的警察一定和周凯有关系却没想到竟然是他弟弟。

这居然是他口中又乖又听话的弟弟?他弟弟竟然做了警察?

一个是贼一个是差,难怪兄弟两人闹成这样。可是即便周凯犯过错,当弟弟的也不能这么对他。袁浩愤愤地想。

而周凯就像承受马柯的怒气一样承受下来,并无怨言。

他们都对他生气,凭什么?

袁浩看了周凯一眼,把自己的忿忿不平压了下去。

“去哪?”他问。

“听你的。”周凯说。

“好,听我的。”袁浩做了个深呼吸。


三十

袁浩想去的地方竟然是海边。

这是他带着袁浩来过的海边,那天他们穿过这城市的下水道来到这里,袁浩欢呼着直直冲入海里的样子仿佛还在眼前。

十几年过去,还是同样的两个人,一切却都不一样了。

那时候是夏天,而现在是冬天。

“找我什么事?”袁浩问,海边风大比他预计的要冷,他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大衣。

周凯张了张嘴却灌了一口风,只能咳嗽几声掩饰他的迟疑与尴尬。

刚才袁浩和周超对峙的那一幕清清楚楚地拉开了他和袁浩的距离,袁浩可以底气十足地和警察叫板,而他呢,无论哪个警察过来查他问他话,他都只能乖乖配合没有任何反驳。

还有什么事情比在心爱的人面前把尊严放在地上一脚碾碎更可怕?

他们一路上都没说话,袁浩是因为余怒未消而周凯却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只能用沉默维持他可怜的自尊。

可是现在不是自艾自怜的时候,他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挤出几个字来,“你能不能尽快离开这?”

袁浩一怔,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有铺垫,没有准备,他没想到周凯会这么直接地赶他走。

“走吧,”周凯说,“这儿没什么好留的。”他整个人显示出一种颓丧来,又压抑又绝望。

“要不要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做决定?”袁浩嘲讽地说。真奇怪,他对任何人都是好好先生,唯独在周凯面前总是压不住脾气。可能因为在这个人面前实在没什么好遮掩的,彼此见证过自己最隐秘赤诚的一面,所有喜怒哀乐都包容过分享过,于是再也不能重新在他面前戴上面具伪装自己。

“算我求你,行吗?”周凯的眼睛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眼眶发热,而他始终忍耐,反正已经在他面前被践踏过了,再糟一点也没什么。

但这更加激发了袁浩的怒意,或者不仅仅是怒意更多的是心痛,他根本见不得周凯摆出这种姿态来,为什么会这样,他想,那个意气风发的周凯呢?到哪儿去了?

他一把拉住周凯的胳膊,拖着他往回走,“好啊,我走,我本来就想走了。”他指着那个下水道的入口,恨恨地说,“你跟我一起,从这走回去,走回去我们就当没开始过。”假装时间可以倒回到2000年的夏天,他和周凯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假装他没有跟着他走过曲折的下水道,没有把手放进他的掌心里,没有为这个带他进入全新世界的人深深悸动过。

对袁浩来说,一切的开始就是这个微醺而刺激的夜,就是从那时开始周凯带着他冒险,上船,下海,背离人群,走上一条他想都没想过的道路。

周凯看到那个入口却如同被电击般地甩开手,“我不走。”

“为什么?”袁浩望着他,眼圈也同样开始发红,“走完我们就一拍两散。”

“我不会再进去了。”周凯说,他的声音开始发颤。

“为什么?”袁浩逼问他,“周凯,你别忘了,你他妈的还欠我一次分手。”

给我一次明明白白的分手,我们就可以正式地说出再见,然后再也不见。

周凯的声音沙哑得几乎要裂开,“我说了我不会再进去了。”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袁浩重新拉住他,“你不能总是不给我理由。”

周凯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挣扎,他看起来像一头困兽疯狂地毫无章法地想要离开这里,可是袁浩同样用尽了所有力气抓紧他,他再也不会轻易地放开他了。

沉闷的肢体接触中,不知道谁绊倒了谁,袁浩揪着周凯的衣服和他一同倒在泥水里,他想他们一定看起来非常狼狈,可是他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他只想抓紧他,不放开。

而周凯的感觉与他全然不同,同样的泥水,倒地,他像回到了被周超逮捕的那一刻,浅色的大衣浸在污水中,他恨不得整个人都埋进污水里,可是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看着周超,看着自己的亲弟弟眼中情绪如何从震惊到失望再到愤怒,在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在周超面前再无尊严可言了。他不再是他的哥哥,而是一个骗子,一个罪犯,一个让他恨之入骨的混蛋。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整整三年他都压抑着自己,他有什么资格生气有什么资格愤怒,一切的指责和愤怒他都可以承受,可是现在他终于承受不了了。

他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嘶哑着重复说,“我不会再进去了。”他不能再走这条见不的人的路,他发过誓从此要堂堂正正地走明路。

袁浩拉住他,也只重复三个字,“为什么?”

周凯惨然一笑,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布满泪水,“为什么?”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突然开始嘶吼,“因为我就是在这儿被我亲弟弟抓起来的!”

袁浩愣住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怪不得,怪不得周凯在周超面前百般隐忍,怪不得周超会这样践踏自己的亲哥哥。

“你看到了,我已经这样了,你还要什么?你应该和我断得干干净净,滚回你的上海!”压抑了三年的情绪终于开裂,他想要怒吼想要发泄想要悔恨,他不是真的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而到头来唯一可以看到这些的,只有袁浩。

这么多年了,他习惯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哪怕被人用牙签指着眼珠他也不会躲闪,所有的恐惧也好焦虑也好统统被他压在假象之下,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要硬着头皮上,他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

只有袁浩。

到头来只有一个袁浩。

只有在袁浩面前他才是安全的,他可以害怕可以软弱可以哭泣甚至可以无理取闹,因为他知道袁浩会接受这样的他。

而袁浩只是看着他,狠狠地将他重新推进泥水里,“你站起来,”他几乎是冷酷地说,“你他妈重新给我站起来!”

周凯当然会站起来,但是还没站稳袁浩又把他推倒在地上。他推得真狠,一点没留余地,周凯的骨头硌在地上的石子上,生疼生疼,但他像没感觉到似的,继续爬起来。

像一场漫长的试炼,他站起来几次就被袁浩推下去几次,两人几乎都要脱力了,当他最后一次摇摇晃晃站起来时,袁浩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一字一句地说,“你倒下多少次不都爬起来了吗?你还怕什么?”他的声音最后带上了哭腔,而他没掩饰,也没必要掩饰。

周凯一脸的泪水和泥水,只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他直直看着同样满脸泪水的袁浩,怔了几秒钟,突然一把把他拉进怀里,他抱得那么紧,几乎把袁浩都给勒疼了。可是生命的开端不就是从疼痛中开始?

一切的开端都需要勇气,无论是开始一段生活还是一段感情。

还好,幸运的是,袁浩就是他的勇气。


评论(33)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