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31

三十一

滚烫的热水冲刷过皮肤,烧灼一样强行让人回暖。

周凯闭着眼睛任热水从头到尾将他冲透洗净,手上的皮肤刚才在地上被石子刮破了,热水一冲便尖锐地疼。可他并不在意,他需要这样疼一疼。

人在情绪激烈爆发过后很容易陷落到巨大的空虚中去,回来的路上他和袁浩都已经精疲力尽几乎都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

直到酒店门口,袁浩才说了一句,“你就让我这样一个人上去?”

他们两人浑身都是泥水,袁浩的羊绒大衣几乎都被毁了,连头发上也沾着泥结成一块一块的,简直狼狈不堪。

这副狼狈相,总该有人一起承担。

他没说话,径直把车开到了酒店地下车库,一言不发地跟着袁浩去了房间。

所以此时此刻他才会在酒店浴室里无尽的热水下洗刷他的过往他的屈辱他的悔恨。

袁浩一直都没来催他,大概是存心要给他一段时间独处,又或者,他自己也需要时间想一想要怎么和周凯继续相处。

刚才情绪失控的时候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去想些有的没的,但现在安静下来,那些问题便又卷土重来。怎么说都是十几年的罅隙,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一脚跨过。

你要回头了,好,我还在原地等你。这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现实里怎么可能有这种好事?

再说,年少时给的伤害就不算伤害了吗?他有什么脸面去央求袁浩原谅他?

周凯一拳狠狠砸在墙上,他知道发生过的事情都已经不能改变,但是他是不是还能有一个挽回的机会呢?

突然,有人敲了门然后径直进来,还没等周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退了出去。

进来的人当然是袁浩,周凯的思绪完全被打断,他关了水走出淋浴房才发现自己的脏衣服不见了。他胡乱擦了擦套上酒店浴袍赶紧走出去却闻到一股现磨咖啡的香气。

袁浩正坐在沙发上吃汉堡,看见他出来就随随便便地冲他点点头,“我没吃晚饭,饿了,给你也叫了一份,吃不吃?”

周凯拉了拉睡袍,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拿起汉堡。

“衣服我让酒店去洗了,”袁浩说,“我叫了加急,你的衣服明天上午就能送回来。”

周凯点点头,咬了一口汉堡。

之后袁浩就没再理他,风卷残云般地吃他迟到的晚餐。他这么不见外倒让周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找不到机会开口说什么。

袁浩很快吃完他的那一份又把周凯那份配的薯条也吃了,这才心满意足地喝起咖啡。手机响起微信提醒声,他便拿起手机刷了起来。

周凯看着他喝着咖啡玩手机的样子,心里头突然有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

他曾经真心实意地想要照顾他一辈子,可是最终他还是独自成长了起来。刚才情绪的剧烈跌宕都已经被他消化,他把自己照顾得非常好,好得几乎无法挑剔。吃饱喝足睡一觉,第二天穿上干净衣服,今晚发生的一切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他完全不需要他了。

他突然意识到袁浩本来就不需要他照顾,他那样聪明,做什么事都不会有做不成的。

所以他凭什么一厢情愿地想要照顾他?更糟的是,他连这一厢情愿的机会都被自己亲手放弃了。

他的喉头有些梗阻,汉堡变得难以下咽,他放下剩下的小半个汉堡擦了擦手。

袁浩抬头看他,“吃饱了?”

周凯点点头。

“那就好。”袁浩说。他放下手机,把咖啡杯往周凯面前推了推,“喝点咖啡吧。”

周凯没动,只是看着他。

他眼神一点都没躲闪,反而显示出些微的攻击性来,“提提神,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你可要精神点。”

对了,本来就是袁浩要他过来的。他当然有他的打算。

周凯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加糖,喝出满口苦涩,“你问吧。”

袁浩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慢慢地说,“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吗?”

周凯低着头,又喝了一口咖啡,“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想听你自己说。”袁浩坚持。

周凯第一次觉得自己当年那些风光的时刻变得如此难以启齿。他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自己想来都觉得十分荒唐。

一开始只是借着船员的身份替人带点东西,收点好处,然后终于脱离船上专心运货,本来年轻的他以为这种事情至多算是灰色地带,他也一心只想赚钱而已。谁知道原来运货的綫是要争夺的,谁知道会发生火拼闹出人命,让他彻头彻尾地成为一个犯罪分子。

人的抗压能力是很神奇的,原本焦虑不安的事情,时间长了就会变麻木,他逐渐习惯这种生活并形成一套自己的处事规则,闯出了些许名头,却最终也因为自己的原则被陷害入狱。

一直在那样的环境中并且顺风顺水的情况下,人是不会质疑自己的甚至世界观也会跟着变化。直到现在他才逐渐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这条路,却仿佛有些太晚了。

袁浩一直默默地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直到周凯说得差不多了,他才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你告诉我,说实话,你手上有没有人命?”

周凯颓丧地摇摇头,把自己赤裸地在袁浩面前剖析开来几乎让他用尽了所有力气,但这也是一个回看的过程,他和袁浩一起看了过去这十几年发生的一切,他在狱中回看过无数遍却没有一次比这一次更痛苦更彻底。

“马柯说是他杀了皮筋,是真的吗?”

周凯点点头,声音干涸,“是的,他去日本找皮筋报仇,我给他立过规矩,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沾人命,打人只打腿。除了皮筋他没杀别人,所以留了命回来,就是瘸了一条腿。”

不沾毒,不杀人,不运洋垃圾。这三条底线死死拽着周凯,让他在这个灰色行当里那样鹤立鸡群也那样格格不入,也让他残存了一点问心无愧的气魄来支撑着自己继续做下去。

这豪气干云的规矩其实处处透着他的心虚——明知道不对却还在做着,只能给自己留那么一点遮羞布。

他自嘲地笑了笑,“我一直在逞英雄,但我大概真的不适合当大哥。”有原则的人走得总比没原则的人来的艰难。

袁浩没说话,他最害怕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周凯的手是干净的。这是当他从马柯口中听说他杀过人开始一直赌在胸口的担忧与怀疑。

如果周凯手上有人命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他。

幸好,周凯还是周凯,他始终有他的原则和坚持。

他暗自松了口气,然后问,“那你当年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他终于可以问他讨一个答案。他本来不想问,因为问出来会显得他那样小气那样耿耿于怀,可是他不能不问。这是他和周凯之间的一个结,必须得解开。

周凯看着他,嘴唇轻轻地颤了颤,他说,“我怕影响你。”

袁浩突然笑了,“说得真好,你突然消失了就不影响我了是吗?”

周凯痛苦地摇摇头,“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想你跟一个罪犯在一起。”

袁浩冷冷地看着他,“那你就别把自己变成罪犯啊。”

是啊,既然这么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他,那就收手啊。说到底,终究是他在赚钱和袁浩之间选择了赚钱。

“我在你心里的分量还比不上你的小弟吧。”袁浩说,“你多讲义气啊,可以为了不出卖朋友自己去坐牢,你怎么不肯为我坐牢呢?”

如果当年他就去坐牢,干干净净出来,他还能去找袁浩,告诉他他做错了,他已经付出了代价,也许他们还能在一起。

可是,他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自己?

“我不想被你养。”周凯说,就像当年他们说过的玩笑话,他绝不接受自己需要袁浩来照顾。

也许这段关系一开始就是不健康的,他需要袁浩崇拜他,不然他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和这样一个出身优渥家教良好前途无量的青年在一起。

就像他们最初见面的时候,他从没见过那样精致漂亮的男孩,那双眼睛里出现惊讶和欢喜的时候让他不知道有多满足。

他喜欢袁浩,愿意与他接触,带他看一切未知新奇的东西,就是为了他眼里毫无遮掩的光。那是好家世出来的孩子才有的天真纯粹的光,他们不会用凶狠或满不在乎掩饰自己的渴望,因为他们不需要掩饰,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拥有的如此丰盛,即便承认有些东西自己没有也不会让人觉得他们贫乏。

或许他们一开始就是错的,他早就知道他们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周凯的眼泪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曾经他们还在一起时,袁浩也会黏黏糊糊地问他,到底喜欢他什么。周凯就笑着说,贪图你美色。袁浩听了还要不高兴,要他好好地哄回来。

当时他们都以为这段关系中袁浩更依赖他一点,但是那统统是假象。真相是其实他才是依赖袁浩的那一个,他需要他的光。

真相陡然摊开,他竟然不能面对自己。

而袁浩看着他,心里有些发凉,刚开始的时候,周凯就会因为他不想让他请客而不高兴,直到他们在一起,整整四年,他觉得他们已经像亲人一样不分彼此,可他竟然还会介意谁养谁问题。

“收起你的自尊心。”他说,恨恨地,眼眶跟着发热。

可是周凯摇摇头,他怎么可能做得到。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唯一能抱紧的只有自己的自尊,二十年前他刚开始闯码头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他站起来,看着袁浩,几乎是绝望地说,“袁浩,你知道的,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他不好,硬把他拖进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里,不然他应该早就拥有了一个完美到可以当典范的人生,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劳改犯纠缠不清。

袁浩看着他,嘲讽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多想跟你在一起。”



——————————————————


今晚写不完了,就停这儿吧

评论(37)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