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周凯X袁浩】人生海海 32

三十二
袁浩发誓自己并没有守在周凯一棵树上吊死。当他终于确认周凯是存心要消失之后,他就干干脆脆地把周凯送他的所有东西都扔了个干净,然后心无旁骛地开启他的加班生涯。
年轻的小伙子,长得漂亮又勤奋好学,很难不被人喜欢。早几年盛行“绩优股”“潜力股”的说法,毫无疑问,他是公司里最惹人注目的一支潜力股。
他也的确没有让人失望,认真学东西,跳了三次槽,薪水跟着水涨船高,在28岁的时候就做到部门经理,手里有人脉身上有本事,觉得自己可能短时间内不能再往上升便果断放弃了手里的饭碗,和几个同事朋友出来创业。
起先吃了不少苦,也有人中途退出,但是他撑过来,如今公司盈利不少,走出去也要被人叫一声“袁总”,自己生活过得不错,也给父亲挣足面子。
唯一让父亲担忧的是他的婚事,早几年说是拼搏事业没时间忙着全世界跑来跑去,现在稳定下来家人难免会催促。
他是真的没打算为周凯孤独终老。谈了三次恋爱,和其中一位同居了半年后分手,还有一个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又崩了。
在朋友中苦笑着说自己有婚姻恐惧症,实际上的问题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不是不喜欢女孩子,软玉温香抱在怀里的确能让人产生幸福的错觉,可是激情褪去后心里却没有满足感,只有无尽的空虚和疲倦。他的心里像是有一个永远无法被填满的空洞,多少柔情蜜意倒进去最终都流失得干干净净。
他最终意识到这一点是在和女友同居的半年里,蜜月期没超过一个月,剩下的日子对他来说简直焦虑。那种焦虑源自于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对自己的失望和对对方的愧疚,甚至一度发展到夜夜失眠的地步。
许多人都说他明明是个温柔体贴的好人却偏偏对感情优柔寡断。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源于愧疚所以才用体贴去弥补,也源于愧疚所以总是万般犹豫,因为害怕伤害对方而拖延,最终却两败俱伤。
可能是他生来就太过娇纵,父亲因为离异的关系给他许多补偿,一个什么都不缺的人在感情上实在是很难委屈自己,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要以自己过得不开心为代价去维持一段凑合的婚姻。
他只想要一个纯粹的爱人,对于对方的身家背景统统不在乎。
那些温柔体贴的女友们,不是不好也不是不喜欢,可是喜欢是不够的,喜欢总是在蛮不讲理的爱情面前溃不成军。
这么多年来,能让他毫无顾忌地去爱去恨,欲望来临时坦坦荡荡退去时心满意足,包容他一切娇纵的小脾气又时不时能使点坏让他又气又笑的人,也只有一个周凯。
他甚至都不是他的初恋,他想,他的初恋是高中时前桌扎马尾辫的女同学,可他现在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只有周凯,唯独周凯,他的眉眼笑容拥抱的力度身上的气味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都怪他离开得太突兀像是硬生生地在他记忆中撞出一个人形大洞,让他忍不住对着这个空洞的形状去补全他的样子,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往里填统统都不能合适。
爱情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事,凭什么你一走了之我却还要对你念念不忘?
袁浩恨过他,恨过自己,最后却还是爱着。哪怕他现在一身落魄满脸沧桑,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依然对他有吸引力。
爱情多盲目,盲目到悍然,盲目到义无反顾。
我明明是来告别的啊,袁浩无力地想。他回到这个城市,是认清自己对周凯始终无法忘怀后的一次告别,可谁知道告别会成为重逢呢?
或者,他这次回来,心里就真的没有一点想与他重逢的肖想吗?
只是虚幻的念头成了真,反而令人不能接受,他总不能在看到周凯的那一刻就欢天喜地地扑上去,涌上来的情绪一瞬间五味陈杂。
重逢以来他面对周凯时的心情总是复杂的,就像现在这样,他伤害他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心痛还是快意。
被刺痛的是周凯,可在泥水里打滚的却是两个人。
周凯站着没动,只是努力地不让眼泪掉落,他说,“你知道就好。那就离我远点。”
看,到这种时刻他依旧抱着自尊不放,不肯说一句软话。
袁浩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你以为我多想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忘记你,没有办法和别人在一起。
所以你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我统统都知道,我就是没办法而已。
这态度蛮横无赖,却又有点说不出的悲伤。
要多少年多少努力才能得出“没有办法”的结论?
周凯当然听懂了,他一向能听懂他所有的言下之意。他想哭又想笑,欢喜又悲伤,最想做的是道歉,想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错了,可太多情绪同时堵在胸口,他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只能伸出手,试图摸摸他的脸,只是他面前的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柔软漂亮的男孩,轮廓清晰棱角分明,这是一张成熟男性的面孔。袁浩抿着嘴神情严肃,让他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触碰他。
突然,袁浩皱了皱眉扭过头,周凯以为他要躲开他,没想到紧跟着的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袁浩揉揉鼻子,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回过头虚张声势地说,“看什么,不准打喷嚏吗?”
他以前就是这样,做了什么事被他嘲笑了就一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一边恼羞成怒地扑上来又咬又挠。
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扑上来了。
周凯忍不住一笑,原本迟疑的手轻轻落在他脸上。“对不起。”他说,当他终于敢触碰他,好像这句抱歉也没有那么难以说出口。
袁浩脸上的恼怒消失了,他僵硬了一下然后往周凯的手心蹭了蹭,就像很久以前他们常做的那样。
周凯心里顿时酸软得能拧出水来,他托住他后脑与他额头相抵,“对不起。”他喃喃地重复。
他知道多少声抱歉也弥补不了他给袁浩带来的伤害,可是他除了“对不起”之外也说不出其他任何的话。
袁浩眨眨眼,仿佛不情不愿地说,“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原谅你。”
周凯点点头,“随你考虑多久都行。”
“还有呢?没别的了吗?”袁浩还和以前一样不依不饶。
周凯笑了笑,口音无比僵硬地说,“我想塞特侬了。”说着说着就有透明液体落下来。
袁浩扭开头望着天花板,咬住嘴唇,半晌才吐出两个字,“戆大。”然后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周凯没说话猛地抱紧他。
而这一次,袁浩终于回抱住了他。

评论(32)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