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正经人,真的

昨日重现 九 完结

不要质疑我做的桂花糕,同一个盘子同一个梦想

but我还是回去乖乖写文吧。。。。。。


自从林殊住在了靖王府之后,都由蔺晨过来诊脉,所以这位无形无状的江湖人就经常出入靖王府。

那日萧景琰从宫里回来却撞上蔺晨在和林殊下棋。

林殊的棋艺,说实话,普通得很,走一步算一步,偶有灵光乍现却又不大专心,像是从来不肯在下棋上费心。

此时他正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一眼瞧见萧景琰过来立刻大声招呼,“景琰!快来帮我!”

萧景琰过来一看,眼看着是要输了,随手指点他几下算是垂死挣扎。

蔺晨却来了兴致,“来来来,快让位,我与靖王殿下下一盘。”

林殊不情不愿地起身让位看他们下棋,没一会儿就无聊起来。...

昨日重现 「八」

没啥意外的话,下章完结
以及,大家一周年快乐!

这个问题林殊从未问过自己却拿出来问了萧景琰。
而萧景琰的反应也与他想象完全不同,他是惊讶却又没那么惊讶,仿佛只是因为自己从未想过而毫无防备地一愣,随即便释然了。
“想不起来便想不起来吧,记得现在和将来就好。若是真能忘了那些苦痛的,其实大概也不是坏事。”他的眼睛黯了黯,或许是想起了他不久前刚知道的那些事,光听一听也让人胸口发疼。
林殊盯着他,“你不是喜欢他吗?你肯就让他这样消失?”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抚过他的眉毛,“他怎么会消失呢?他不是一直都在吗?”
一个人换了样貌和名字就真的能变成另一个人吗?
一个人失去了一段记忆就不是原来那个人了吗?
只要那些发生过...

昨日重现 「七」

好像写歪了⋯⋯_(:3 」∠)_ 

「七」
回府时,林殊又熟门熟路地走在萧景琰前面,他一贯是这样,在靖王府横冲直撞比在家里还放肆。
萧景琰看着他的身影却觉得眼眶有些微微发热,他扭头吩咐苏宅的车夫回去带个话,“苏先生要在这里住几天,他平日要喝的药烦请准备好,我亲自去取。”
那边林殊见他没有跟上来,停下脚步在不远处等他,萧景琰连忙赶了上去。
“说什么呢?”林殊咕哝了一句。
“说你喝药的事。”萧景琰轻描淡写地说。
林殊闭上嘴,偷偷地在心里龇了龇牙。
他们走在长廊里,林殊东张西望,随口说道,“怎么靖王府还和以前一模一样?”几乎让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
他在林府看到时光荒烟蔓草,可靖王府才是真正的...

昨日重现 六

上上次是腿毛,上次是雨神,这次不要有啥新的啦><


「六」

萧景琰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和人这样拥抱过。

手臂紧箍,胸膛相贴,仿佛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那人的面孔埋在他颈窝,眼泪洇湿他衣衫,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因为湿热的潮气而微微发痒。

是的,梅长苏在哭。

可梅长苏怎么会哭呢?

你见过炭盆里烧成灰烬的檀香木还有水分的吗?他怎么会有眼泪这么多余的东西?他应该干燥得像被火烤过烧过锻造过,即便别人的眼泪落在他身上也只会发出“刺啦”一声就蒸发得干干净净。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哭呢?

可梅长苏又的的确确在哭,并且就埋在他怀里,哭得压抑却又放肆。

他听到他呜咽,感到他颤抖,好像一座...

昨日重现 五

雨神改啦改啦(/ω·\*)嘤嘤嘤

「五」
林殊的心情阴晴不定,但苏宅的人却仿佛都很高兴似的。
蔺晨整天和飞流咋咋呼呼地追来跑去,简直一刻不得安宁,有时还要带上黎纲和甄平一起闹一闹。
其实这不怪他们,是蔺晨把他们叫过来说,你们知道为啥你们宗主忘了自己那些事吗?就是因为他过得太苦,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所以你们也不要整天哭丧着脸围着他,说不定他心情好了就能想起来了。
虽然听起来很不靠谱,还有给自己找玩伴的嫌疑,但除了听这位蒙古大夫的馊主意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况且每天苦着脸对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的确也不大人道,于是整个苏宅的人都打着精神一个个地让自己在林少帅面前高高兴兴地出现。
而林殊只觉得大家...

【靖苏】昨日重现 「四」

人仰马翻的一周,你凯生日贺文也没赶上。。。

只好等周六加完班来更一更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四」

萧景琰在挣扎了许久后,还是踏入了通往苏宅的密道里。他独自走过这条已经熟悉无比的密道,却没有摇响铃铛停在了暗门前。

他与苏宅,与梅长苏只隔了这一道门板,可他竟然有些犹豫不决。

昨日那一幕的确是尴尬且仓皇的,可再尴尬的情意也是情意,并不会因为尴尬或害怕尴尬而淡化消退。

也许长久以来他与梅长苏之间也就只差了一层薄薄的门板,昨日他终于推动了那道门板却不知怎么又推了回去。

那今日这道门板还能推动吗?

萧景琰停...

昨日重现「三」

「三」
林殊醒来时原本挤满了人和情绪的屋子已经空了。
萧景琰硬留下来守了半宿,但最后还是被劝走了。倒也不是真和他客气,实在是担心他们宗主又在睡梦里说出不该说的话。
林殊没有梅岭的记忆,所以他不会一次次在噩梦中惊醒。
只是十几岁的林殊和三十几岁的梅长苏在梦里叫的人始终也没什么分别,让在一旁守着的黎纲听了倒是有些心酸。
而林殊全然不知黎纲的心情,他还有些恍惚,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胸腔里有太多情绪暴动,巨大的痛苦与悲伤在他身体里拉扯着,还余出一丝无法形容的恨意勒住他让他无法呼吸。
这些情绪也许是来自梅长苏,却在他身体里复苏了一刻,在他醒来时依旧余音袅袅不肯散去。
据说人在遇到巨大的痛苦时,晕倒是一种本能的逃避方式...

【靖苏】【琰殊】昨日重现 「二」

「二」

他问他记不记得林殊?

萧景琰一愣,苦涩地笑笑,垂下头低声说,“先生年前不是还质问过我有何颜面去见林殊,此时却来问我记不记得他?”

他重新仰起头望着上方,仿佛是被屋内的横梁迷住了似的,又仿佛他仰起头就能看到林殊的在天之灵。

可林殊就在他面前,还是十几年前他突然失去的那一个。

林殊看着他,万般疑惑又不忍地想,梅长苏怎么会对景琰说这样诛心的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这样对景琰,这样对自己?

但林少帅毕竟是林少帅,再困惑不解也要先把自己想问的事情问清楚了再说。

“殿下记得便好,”他瞬也不瞬地盯着萧景琰,勇敢地不肯退让,“请问在殿下心中林殊是个怎样的人?”

萧景琰也望着他,过了许久...

【点梗】昨日重现「一」

从悬镜司回来后宗主失忆只记得自己是林殊梗
于是换个角度继续三角恋?
以及,某种意义上的双向暗恋?
————————————————

黎纲和甄平都猜不到梅长苏在想什么。
他们宗主一贯是思虑过人的,但此刻又不一样了,让他们万般担心却无能为力的人已不是梅长苏,而是赤焰少帅林殊。
自梅长苏从悬镜司中丢了半条命后回来就陷入了昏迷,又说中了乌金丸的毒,好不容易晏大夫说没有性命之忧了,可等梅长苏醒来时却全然不记得梅长苏的一切,只一口咬定自己是林殊。
黎纲和甄平当即就拜倒在了地上,哭得涕泪横流。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或许是因为他们在十余年前就一直想听梅长苏这样说,十余年后终于听到却已全然不是当年想听的那个滋味了。...